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4章 来自地下十八层的绝望

014章 来自地下十八层的绝望

    姜凡将手中的卷轴收起,仔细打量着前面的几个人。其他的外门弟子都远远的观望着,好奇的打量着对峙的双方。

    “这弟子服外面披蚊帐的货是谁啊?”

    “你小声点,没听人说么?他可是潜龙榜第七位的薛平!”

    “那这打扫卫生的小哥,岂不是要遭?”

    “唉,在这研修阁内倒还好,有长老管着,出不了什么大事。”

    “快看,那小哥向他们走过去了!”

    姜凡看着几人,不急不缓的向他们走去。

    “薛少?”姜凡抬起眼看了看眼前这个穿着浮夸的少年,眼前的薛平有十五岁左右的样子,姜凡不知道他是什么修为境界,但可以肯定的是,潜龙榜上前十的高手,都有通脉境的修为。

    “怎么?叫你滚开,听不到么?”那薛平见姜凡不退反进,心中的怒气已经慢慢升腾起来。

    “听到了,我就问几个问题就走,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姜凡好像根本没觉察到他语气中的怒气一般,自顾自的说到。

    “请问薛少的院子,在潜龙院的什么位置?院子可否干净?”

    “怎么?害怕了?想登门赔罪?”薛平身后一个尖嘴猴腮的少年讥笑道:“薛少的院子可是在潜龙院饮马湖旁,那可是整个潜龙院周围风景数一数二的院子。”

    “不过,我们薛少的院子自然有人日夜打扫,不需要你去献殷情。”

    “哦,饮马泉边,我记下了。”姜凡点点头,对着薛平认真的说道“过几天,我自会去拜访!”

    姜凡说完,便转身从一边走开了。他深知贪多嚼不烂的道理,这功法,有这么两套足矣。

    那薛平见姜凡不气不恼,云淡风轻的从他身边走过,不由得双眉紧锁。

    姜凡刚才看他的眼睛太清澈了,清澈到读不出一丝惧怕,奉承或是愤怒的痕迹。这不由得让这位潜龙院的天骄心中疑惑。

    而且姜凡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只是楼中的光线不充,再加上姜凡一脸的黑,让薛平实在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

    不过这些心思薛平也只是一带而过,在这潜龙院中,他惹不起的人不多,其中绝对不包括刚才这个好脾气的少年。

    姜凡并不知道薛平心里有什么想法,此时,站在研修阁功法登记处的他,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这登记处的长老之前绝对是开黑店的。

    这研修阁的功法卷轴上,都有一层封印,若不去找登记长老花费相应的贡献点数去解除封印,则只能观看卷轴中的功法简介。

    但每一本卷轴所需要花费的点数都不同,像那本《种灵诀》,姜凡只花费了200个贡献点,便可以解开封印一个星期。但这本《无归拳法》,这登记处的白胡子长老却开出了1000贡献点一天的天价。

    “长老,您是不是搞错了?这本功法怎么可能值这么多的贡献点?”姜凡苦笑着问道。

    “你这小子,老夫我在这研修阁待了百十余年了,每一本功法,都和老夫的儿子一般,我岂能搞错?”那白胡子老者翻翻眼皮,顺手将一颗瓜子扔进嘴里。

    “一千点一天,不二价。”老者市侩的像个商人。

    “唉,行,小子听您的便是!和这《种灵诀》一样,研读七天。”姜凡无奈的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外门弟子令牌递了过去。

    那老者狐疑的接过令牌,他见过不少有权有势的外门弟子,他们可以用各种好处从别人那里换来贡献点数兑换自己喜欢的东西。但从未有人肯花七千贡献点,兑换这么一本破功法。

    “这…”那长老将灵力输入令牌,当场呆若木鸡。姜凡的令牌中,竟有着七万多点的贡献点数。

    那长老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随手扣掉了姜凡七千点之后,将令牌如扔垃圾一般扔回到姜凡的手里。

    “你到是有个好师父。”那长老随口嘟囔了一句,又对姜凡说道:“寻求力量没有错,但一定要量力而行。

    这功法我要一千贡献点一天,就是想让人们知难而退,同时为了也提醒你们这些个急于求成的年轻人,想要力量,便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姜凡听完这长老一度话,才知道老者还有如此深远的考虑,心中的不快顿时一扫而空。他后退一步,郑重的对那老者深深一拜。

    “行了,你拜我?我可受不起,也不会给你打折。”老者不耐烦的向姜凡摆摆手。“快走快走,别打扰我修炼。”

    姜凡看了看那一地的瓜子皮,面朝着老者向后退了数步,这才转身离去。

    那老者盯着姜凡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倒是个懂礼数的娃娃,只不过,他学这功法,却还是心境不稳啊!”

    老者不知道姜凡的现状,只以为他被力量的渴望冲昏了头脑。

    “真是闲出病了,我管这凌虚子的徒弟作甚?”老者想了一会,突然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大耳瓜子骂到,将一旁要兑换功法的外门弟子吓了一跳。

    姜凡哼着上一世的小曲儿,向潜龙院里的练功室走去。这潜龙院大体上分为五大区域,分别是研修阁,练功室,丹坊,寻道台和休息区。

    姜凡看天色还早,打算先去练功室里熟悉一下这两门功法。姜凡虽然对潜龙院的各个区域都有了解,但实际上,他之前并没有在潜龙院里修行过。

    姜凡自小被凌虚子捡回宗门后,便由师娘一手带大,以至于当年总有闻风而来的世俗中人,将自己的孩子悄悄放在山下,等待凌虚子下山来捡孩子。

    只不过凌虚子下山的次数太少,就算真的碰到了,那躲在暗处的孩子父母也逃不过凌虚子的灵觉罢了。

    所以,姜凡虽然也曾是外门弟子,但真正修行的地点,却不是潜龙院。他只是有时候做为优秀弟子代表,去潜龙院中讲话罢了。

    但如今两世记忆的姜凡,失去了白玉灵根和一身修为,却在这潜龙院找到了奋斗的乐趣。

    他卸下了宗门对自己的期望,背负起了长辈朋友对自己的关怀。此时的姜凡,没有压力,却冲劲实足。

    很快地,姜凡来到了外门弟子修炼时所在的练功室。这里其实就是一个巨大的地下室,分隔成许多间罢了。

    外门弟子的条件比起内门来,要差的多。在这个巨大地下室的上面,只布置了一个简单的聚灵阵和通风用的引风阵。这纵深几百米的巨大空间中,所引入的灵气,简直稀薄的另人发指。

    而且,越靠下的练功房,所蓄含的天地灵气越少,每个外门弟子,每天都需要早早的来这里,以抢占离地面近一点的练功房。

    很显然,姜凡来的太晚了一点。站在地下十八层的入口处,无奈的叹了口气,找了个空房间走了进去。

    姜凡盘腿坐在石床之上,先是将两本功法大致的看了一遍,接着便沉下心来,运转起凌虚子教他的心法,天人合一,吸收天地灵气,以使身体调整到最佳的修炼状态。

    但这功法一开始运转,姜凡心中便咯噔一下。

    凌虚子交给姜凡的,是十分高深的心法法门,姜凡确信,就算没有这聚灵阵,他也能从空气中吸收到那稀薄的天地灵气。

    但此时此刻,自己的灵根仿佛根本不去配合功法的运转,姜凡的身体就像一个全是洞的竹篮,那随着心法涌入身体的天地灵气,在姜凡体内转一圈后,便又飞出了他的身体。

    “妈蛋,还以为这废品灵根操纵起来更容易呢,现在到好,把号都练废了…”

    姜凡在这地下十八层的练功房中,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