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10章 重头再来
    “凡儿,确有此事?!”凌虚子闻言,怒目圆睁,看着姜凡问道。

    “徒儿的消息,便是听一个师弟说的,那位师弟,便是听王长老说的。”姜凡笑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不过师父,这大师兄的虚名,徒儿不在乎。”姜凡看着脸色不善的凌虚子,朗声道:“修行之路,强者为尊。徒儿看重的是以后的成长,而不是现在的虚名。

    面子,是靠实力争取来的,徒儿总不能在师父的羽翼下混一辈子。所以,我反道要谢谢王长老。”

    “谢他?谢他什么?”凌虚子问道。

    “谢他给了我一个努力拼搏的理由。”姜凡说道:“徒儿不想让师父为难,更不想给师父丢人。但我姜凡失去的,会靠自己一点点挣取回来!”

    凌虚子看着眼前宠辱不惊的少年,眼中满是欣赏。一旁的陆朝阳也一脸赞叹的看着姜凡,心说:“难怪我师父总要我向这小子多学学,啧啧啧,这嘴皮子,虎落平阳,愣是比原来还神气!”

    “也罢,难得凡儿如此的识大体。为师确实是为难,毕竟我不仅是你师父,也是这隐仙门的掌门。”

    凌虚子点点头,对着姜凡说道:“更何况,这首席弟子,是要出席一年后的星月大比的。以凡儿你现在的修为,太危险了。”

    “那从今天起,你便留在为师的初云殿,等何时修为到了锻骨境,再出来历练吧。”

    姜凡听闻,哪里不知凌虚子是想借着让他修炼的名义,将他留在身边好保护他。

    姜凡心里感动,却急急的对凌虚子说道:“师父不可,当初我刚踏入锻骨境,您收我为徒时,便有很多人质疑。觉得我年纪轻轻,境界又不是很高,何以担这首席弟子之位。

    如今我修为、灵根已不是中上之资,应当按门派规矩,与潜龙院的外门弟子一同修行,等三个月后,进入了内门再说!”

    “这…”凌虚子见姜凡一再坚持,无奈的叹了口气。

    确实,在几个月前,刚满十六岁的姜凡到达了锻骨境。

    虽然在门派众多弟子中,姜凡的修为不是最高,但以这个年纪达到如此修为,足以说明姜凡的潜力与悟性,再加上姜凡身怀白玉灵根,凌虚子才得以力排众议,让姜凡成为了这人人向往的大师兄。

    但如今,姜凡失去了所有的依仗,凌虚子虽然不会因为姜凡的变化冷落于他,但做为掌门,却不能再对姜凡区别对待了。

    “陆朝阳。”凌虚子转过头,对陆朝阳说到。

    “弟子在。”

    “从今天起,你就是姜凡的帮带师兄了。”凌虚子看看姜凡,虽然但心姜凡心里有落差,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如果姜凡从现在起重回外门,那至少要等到他通脉境之后,才有资格参加内门的考核。

    “我?他的帮带师兄?”陆朝阳顿时满头黑线,姜凡在修行上的悟性,连外门的那些授业长老都比不上,他能帮姜凡些什么?

    “对!就是你。”凌虚子确定道:“从今天起,你要照顾好姜凡,做好一个帮带师兄该做的事情。如果姜凡有什么要求你做不到,随时来找我便可!”

    凌虚子说罢,一道令牌甩下。“你与姜凡交好,自然知道我与他情同父子。只是如今的隐仙门经历了生死大劫,百废待兴。我身为掌门,要聚人心,所以只能委屈凡儿了。”

    陆朝阳的内心是崩溃的,“您是委屈姜凡么?您这是委屈我啊!还帮带师兄呢,不如说我是姜凡的帮带师弟算了!”

    陆朝阳内心想着,嘴上却满口的答应下来。他恭敬的接过令牌,站到一边。

    “嗯,此令你收好,如有什么事不好解决的,便用此令应急吧。”

    “凡儿。”凌虚子看向姜凡,“你若坚持,为师便如你所愿。不过你要答应为师,要尽快达到通脉境,通过内门弟子的考核!”

    虽然姜凡说他会参加三个月后的考核,但凌虚子根本不能相信,凭他那废品灵根,能做到三个月到达通脉境。

    “放心吧,徒儿说到做到!”姜凡说着,向凌虚子一揖,从戒指中掏出那代表着首席弟子身份的令牌。

    “这令牌,还是由你保管吧。”凌虚子向姜凡笑笑,说道:“总有一天,你还是我凌虚子唯一的弟子!”

    姜凡闻言,心中一股暖流流过。师父身处如此尴尬的位置,却把能为自己做的都做到了。

    要说起来,心里最难受的不是姜凡,反而是自己的师父。呃,当然,也有可能是旁边的陆朝阳。

    “陆朝阳。”凌虚子看向陆朝阳,又吩咐道:“一会,你随姜凡去外门报道,帮凡儿安顿一下住处吧。凡儿喜静,不要让旁人打扰了他。”

    “弟子知道了。”陆朝阳哭的心都有了。敢情掌门叫他来,先秀了一段父徒情深,又给自己的宝贝徒弟安排了一个小弟。

    从这一刻起,陆朝阳已经将王长老拉入了自己的黑名单。他心里想着,总有一天,他要让王如龙做他的帮带师弟,给他鞍前马后,受他呼来喝去!

    就这样,陆朝阳自顾自的想着,一旁的凌虚子又与姜凡嘱咐了半天,这才让两人离开了初云殿。

    回来的路上,姜凡看着陆朝阳不爽的模样,不由得心中好笑。他认真的看着陆朝阳问道:“师兄为何事烦闷?可否与师弟讲讲?”

    “别废话,我要有个好师父,能受这个罪?”陆朝阳郁闷的说道。

    “罗长老不好?当年你去偷灵兽园的赤尾鸡,说要烤着吃,让看园的师兄追着打。

    最后罗长老知道了,不仅不怪你,还陪你一起夜闯灵兽园,抢了人家四五只赤尾鸡出来。这事,我师父可干不出来。”姜凡看着陆朝阳说道。

    “你快别说了,我师父问我为什么偷鸡,我说要烤了找你喝酒时下酒用,师父这才陪我去的。”陆朝阳老脸一红,把锅都推到了姜凡的头上。

    两人笑闹着,从初云殿一路走到了潜龙院的门口。却听闻前方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给脸不要脸的小子,你还真去找姜凡那个废物了?”

    陆朝阳问言,撸胳膊就要冲上去,却被姜凡一把拦住。两人向前看去,竟是王如龙正对着一个外门弟子训斥着。

    姜凡一看那弟子不是旁人,而是李平川。此时的李平川,正涨红着脸,一脸愤怒的看着王如龙:“姜师兄不是废物,他救了我,他是英雄!”

    姜凡身旁的陆朝阳斜眼看了看姜凡,仿佛在说“怎么哪都有个你?”

    也难怪他不知道,当时魔宗来袭时,他们这些个核心弟子,都在凌虚子的身边抵抗强敌,根本没注意山上的事。

    姜凡冲他笑笑,继续看见前方。

    “你一个外门弟子,以为当了姜凡的狗腿子就了不起了?”王如龙恼羞成怒的看着李平川。

    “哼,当日一战,我们外门弟子也参于了,不知王师兄你又在干嘛?”李平川丝毫不惧的看向王如龙。

    “你,好小子!”王如龙气急败坏的揪着李平川的头发,大战当日,王长老早早的就将儿子藏在密室之中,所以王如龙并没有参于那场惨烈的大战。

    “姜师兄因战而伤,你又凭什么羞辱于他!”李平川挣扎不过,眼看着王如龙就要动手,他愤怒的喊着。

    姜凡眼见李平川要受皮肉之苦,再也忍不了了。他上前一步,大喝道:“够了!王如龙,把你的爪子给我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