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09章 阴谋初显
    当清晨的阳光洒向姜凡的脸庞,他睁开睡眼,愣了一下。

    “哦,对…我穿越了…”姜凡可能一时不适应这充满阳光的房间,他翻身下地,在宽敞的房间中舒展的伸了个懒腰。

    姜凡拿过床头的储物戒指带在手上。从里面取出清水,开始简单的洗漱。

    姜凡看着水中的自己,一时间还是难以适应。虽然这张脸与他上一世长的差不多,棱角分明,剑眉星目。

    但毕竟是不到十七岁的少年,没经历过社会催残尔虞我诈,那张单纯的脸上,少了些许沧桑和烟火气。

    可以说,这两个姜凡,除了名字之外,人生的经历千差万别。不过,唯一与上一世相同的,便是这一世的姜凡也是个孤儿,听掌门说,是当年他在山角下将姜凡捡回了山门。

    想到此处,姜凡有些无语,自己又不是混祖安的,为何哪怕是重生了,也逃不过成为孤儿的命运。

    姜凡摇摇头,不去想这些了。反正如今的掌门将自己视如己出,大多数师弟们也对自己十分的尊重,这已经让他很知足了。

    姜凡将自己打理干净,推开了房门。院里,李平川已经恭恭敬敬的等在了门外。

    “姜师兄,早!”李平川见姜凡出来,大声的向他打了声招呼。

    “师弟,不用这样。”姜凡笑着摇摇手到,“师兄没那么多规矩,咱们随意就好。”

    姜凡走过李平川的身边,问到:“你是外院弟子,不用去上早课么?”

    “姜师兄,外院弟子若是有了帮带师兄,是可以申请不去上早课的!”李平川骄傲的回答道。

    “李师弟,帮带只是激励弟子的手段,想要变强,还是得踏踏实实,一步一个脚印啊!”姜凡拍拍李平川的肩膀,说到,“你先去上早课,若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回来问我便是。”

    李平川感激的看着姜凡,要知道,一般的帮带师兄,是不允许师弟去干这干那的,毕竟,他们是要使唤师弟给自己帮忙的。像姜凡这样,不干涉自己,还愿意给自己提供帮助的师兄,太少了。

    李平川谢过姜凡,便急急向潜龙院的讲武堂跑去,早课可快要开始了。

    姜凡送走了李平川,正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应该先去灵书堂转转修习一些武技。毕竟自己的灵根与之前大不一样,很多之前学习的手段,并不能很好的搭配灵根来使用。

    “唉,师祖在我心中留下的传承记忆到是不少,只可惜全是一些高深的武功心法,现在的我却是用不上了。”

    姜凡正无奈的想着,一道身影却急急的闯了进来。

    “姜凡!”那人刚进院门,便着急的大声喊道,他看见正站在院中的姜凡,那着急的声音便变成了一阵爽朗的大笑。

    “我的姜凡兄弟!你果真没事!”姜凡抬眼望去,眼中也有了笑意。

    来人是姜凡为数不多的好朋友之一,也是隐仙门的核心弟子陆朝阳。

    那陆朝阳快步走到姜凡身前,细细打量着他:“啧啧,掌门让我来叫你,我还有点不敢相信。你这哪里是没事,你这身体,简直要比受伤前还要好啊!”

    陆朝阳向姜凡胸口锤了一拳,接着说到:“姜凡,跟我走,掌门找你有事!”

    说罢,拉着姜凡就向门口跑去。

    一路上,陆朝阳不停的问这问那,在得知姜凡经历了诸多变顾,修为降到了盈血境之后,陆朝阳大惊失色,随即,便面色铁青,不知是想到了什么。

    “怎么了?那脸色怎么和吃坏肚子了一样?”姜凡笑着问道。

    “亏你还笑的出来!”陆朝阳瞪了姜凡一眼,说道:“我师父昨日同其他几位长老一同去隐仙殿议事,回来时却阴沉着脸。”

    陆朝阳回忆道:“正巧我去师父那问几个武法上的问题,却听见师父正在大发脾气,说什么徒弟辈分不能乱,姜凡必须是大师兄之类的。”

    陆朝阳看向姜凡,说道:“师父见我进门,便不再言语了,我猜测,昨日商议的事,一定与你有关。”

    姜凡闻言点点头,这陆朝阳的师父,也是二十位长老之一,名叫罗云烽。为人耿直,脾气暴燥,对隐仙门却是忠心耿耿,对弟子虽管的严苟,但心里却爱徒如子。

    姜凡不由得想起昨日李平川对他说的话,心中想到:“看来,我灵根重铸,修为下降这件事,长老们都知道了。”

    姜凡微微寻思了一下,便向陆朝阳笑道:“想那么多干嘛,是褔不是祸,该怎么办听掌门的便是了。怎么?我不是大弟子,你便不打算与我来往了么?”

    陆朝阳闻言,翻了个白眼:“你小子想的美,以前比试总是打不过你,我这好不容易有机会虐你了,你想轰我走?门都没有!”

    陆朝阳一边说着,一边悄悄观察着姜凡的表情。发现姜凡本没有因为修为的事情烦心,这才放下心来。

    两人说话间,便来到了掌门凌虚子的住所。凌虚子所住的初云殿,便在隐仙门议事大厅的后面,凌虚子可以算是一位热心门中事务的掌门。将住处安置于此,也是为了方便处理门中大小事务。

    此时,凌虚子正坐在书房之中,与李闻秋两人相顾如言。

    “师父!徒儿来了!”姜凡与陆朝阳进了院子,姜凡便出言唤道。这也就是姜凡,若换旁人,谁也不敢在掌门的住处如此呼喊。

    “凡儿来了?来书房吧,陆朝阳,你也来。”凌虚子听闻姜凡来了,与李闻秋点点头,当李闻秋走出书房,便传音与姜凡说道。

    姜凡带着陆朝阳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凌虚子的书房之中。

    “凡儿,昨日师父在正厅议事,师娘将你苏醒的事告诉我时,已是入夜了。怎么样?身体好些了么?”凌虚子看向姜凡,和蔼的问道。

    “回师父,我已经好了,只是…”姜凡还没说完,凌虚子便将他打断。

    “凡儿不用想太多,灵根虽与修行有关,但主要还得靠个人不断的努力!”凌虚子站起身来,一只手抓住姜凡的手腕。一股灵力探出。

    “嗯?”凌虚子的灵力探入姜凡的身体,只感觉气血中生机勃勃,没有一丝颓败的气息。

    “师父,徒儿正想告诉您和师祖,徒儿没事!那血蛊…并没有对徒儿造成伤害!”姜凡赶紧说到。

    “这……”凌虚子愣了愣,那血蛊可是魔尊成名的手段,怎么可能失效呢?“凡儿,此事我会与你师祖商讨的。”

    凌虚子松开姜凡的手腕,回身坐在了太师椅上:“凡儿,其实为师唤你来…却是有别的事与你商量。”

    “师父请讲。”

    “唉……”凌虚子叹了口气,看着眼前恭恭敬敬的少年,为难的说道:“昨日为师与众长老议事,讨论前几日血域魔宗来袭的事。为师本是要给凡儿你记一大功。可是…”

    凌虚子顿了顿,说道:“可是却有长老提出了一些提议。”

    “师父,提议的可是王长老?”姜凡问道。

    “确实是他!”凌虚子说道:“对于凡儿的奖励,王长老毫无异议。但对于以后隐仙门大弟子的归属,他却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王长老一定是觉得,我姜凡灵根被废,修为尽失,无法继续做这首席大弟子了罢?”姜凡又问道。

    凌虚子点点头,“看来在路上,陆朝阳都与你讲了。”

    陆朝阳听闻,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心说:“闹了半天,姜凡知道的比我还多呢?我都不知道是王长老说的。姜凡你小子,啥时候多了这么多心眼儿?”

    姜凡微微一笑,说道:“倒不是陆朝阳与我说的,只是徒儿修为被损一事,王长老可是在不遗余力的宣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