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06章 今日浪打我翻身!

006章 今日浪打我翻身!

    隐仙门,一处密室内。

    姜凡静静的躺在床上,眉头舒展,呼吸均匀。

    在他的身旁,凌虚子和寻溪老人关切的看着他。在寻溪老人再一次用灵力探查了姜凡的身体之后,他将凌虚子拉到一边,小声的说着什么。

    “师父,您是说…姜凡身中血蛊?可凡儿的身体看起来并无异样啊!”

    凌虚子听寻溪老人将方才的事都讲了一便,当听闻自己的弟子种了血蛊,凌虚子急的头上直冒汗。

    “唉,这血蛊乃是那魔头自创的神功,此血蛊蕴含那魔头本命精血,外加无数高手的气血所炼,炼这一团血蛊,至少要耗他百年时间!”

    寻溪老人脸色难看的说道。“此蛊是那魔头应对强敌的手段,一但血蛊入身,便会随着自身血液流转全身,附着于身体被灵气淬炼的部位。

    一但血蛊附着,会吸收自身灵力,并转化成毒素传递到各个部位器官之上,中蛊之人必日夜受其煎熬!”寻溪老人越说越是激动,那苍老的脸上因为愤怒,已是一片赤红。

    “那凡儿为何看起来无恙?”凌虚子听言,想到自己的爱徒将受这血蛊之苦,心痛无比。

    “凡儿因为灵根被毁,虽重塑灵根,但一身的修为尽失,只能从头淬炼身体。我想,是因为这身体淬炼的部分太少,所以血蛊之痛尚不明显。”

    寻溪老人分析道:“只怕将来,若是他修为精进,体内灵气充足,所淬炼的部位越多,那血蛊之毒便越是可怕。”

    “师父!可有解救之法?凡儿已经为隐仙门付出太多了!”凌虚子看着自己的师父,眼圈竟也有些泛红。

    “哎,这血蛊溶于血液,无迹可寻,为师无能,救不了他!”寻溪老人握了握拳,又无力垂下双手。

    “这几日,你只管打理好门中事务,为师去找一故人,也许,他有办法!”寻溪老人看向凌虚子,面色凝重的说道:“若是凡儿醒来,先不要将这血蛊的事告诉他。一切等我回来,再做定夺!”

    寻溪老人没说的是,若是无法可医,只得再次毁了姜凡的灵根,散去姜凡一身灵气。只是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无法修炼无疑比死还难受,寻溪老人实在是说不出口。

    两人在一旁商量许久,却不知床上的姜凡却好似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他听到两人的话,却张不开嘴,睁不开眼。

    此时的姜凡,感觉身体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正如寻溪老人所说,姜凡此时正处于盈血境,因吸收了魔尊那血云转化的灵力,姜凡现在已从盈血境一重天提升到了盈血境三重天。

    盈血境,正是灵气淬炼血液,以充盈气血的阶段。此时,那血蛊已附着于姜凡自身的血液之中,源源不断的吸收着姜凡体内的废品灵气,将其转化为“毒素”溶于血液之中。

    可让凌虚子与寻溪老人想不到的是,如果毒药也有假药的话,这废品灵气转化成的毒素,简直假的不能再假了。

    姜凡此时非但没有感受到来自毒素的侵扰,更如同泡在了温泉中一般,全身说不出的舒坦。自己的血液细胞吸收了毒素中的“养份”,反而被淬炼的更加生机勃勃。

    只是这个过程才刚刚开始,姜凡全身的血液都在不断充盈着,增加着,连血管都有些发胀。身体一时间适应不了这个变化,进入了休眠的状态,所以姜凡躺在床上,干着急,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此时,两人的对话已经结束。寻溪老人生怕担误一点时间,这就准备出发了。

    隐约间,姜凡好像听到老者提起了一个叫“回灵仙山”的地方,但寻溪老人走的匆忙,姜凡也没听到更多的信息。

    随着密室的大门重重的关上,密室内又变得安静下来。姜凡感觉有人又来到了自己的身边。

    “凡儿,你放心,为师和师祖一定不会让你出事的!”凌虚子站在姜凡的身边,看着姜凡说到。

    姜凡迷迷糊糊间听着凌虚子的话语,那言语中的关切和爱护,让他这个在孤儿院长大的苦命人,心中某明的感动。

    “也许,有人牵挂,人活着才有意义吧。”姜凡想着,又沉沉的睡去…

    …………

    不知过了多久,姜凡睁开了双眼,那股让他懒洋洋的温暖的感觉已经消失了。他转了转头,向四周看去,师父已经出去了,倒是师娘李闻秋正坐在一旁的书案旁,望着桌上的烛火出神。

    姜凡赶忙用手支着床沿,想要坐起身来。可这一支不要紧,手臂上巨大的力量传到手掌之上,瞬间将木板支的木床给拍折了一块,而姜凡整个人也被弹坐起来。

    木头断裂的声音吓了李闻秋一跳,她寻声望去,脸上的惊骇瞬间就变成了欣喜。

    “凡儿!你醒了!”师娘快步走到姜凡的身边。眼中竟已闪烁着激动的泪水。“凡儿,你感觉…怎么样了?”

    李闻秋已听凌虚子说过姜凡的情况,见他醒来,她是又喜又忧。喜的是姜凡不再沉睡,忧的是,怕从此以后,姜凡便要受这血蛊日夜折磨。

    “师娘,我没事。”姜凡向李闻秋笑笑,抬起手来看着被自己撑断的木床,尴尬的笑笑。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李闻秋看着姜凡生龙活虎的样子,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只以为是姜凡修为低下,所以血蛊之毒不甚明显。

    姜凡翻身下床,微微活动了一下筋骨。他惊喜的发现,身体轻轻一动,体内奔涌的血液就带着巨大的力量在身体内流转起来。姜凡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仿佛住进了野兽一般,举手投足间,都充盈着强大的气血之力。

    “师娘,师父呢?我睡了多久了?”欣喜过后,姜凡猛的想起,自己的师父和师祖还在为自己担心,马上出言问到。

    李闻秋听闻姜凡打问师父,脸色不自然的变了变,但又马上笑到:“师父在正厅与众长老议事。凡儿你已经睡了三天了,不急于一时,要不先在这里等你师父?”

    “不了师娘,不如徒儿先回徒儿的住处,等师父不忙了,徒儿再来拜见师父师娘。”

    姜凡一听师父有事,也没想太多,现在他心里就两件事,一是叫师父不要着急,二是弄清楚自己的身体倒底是怎么回事。

    李闻秋见姜凡心事重重的样子,只以为是他灵根被废心里受了打击,一时也不知如何安慰。

    “也好,凡儿你不要苦恼,回自己的住处也自在些。”李闻秋对着姜凡说到,“你师父没事了,便会派弟子去通知你的,凡儿,去吧。”

    姜凡点点头,转身推开门,向自己的住处走去。一路上,姜凡低着头匆匆赶路,有意的避开人群。

    一是因为他虽身怀这一世记忆,但那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总是让人有些别扭,二是姜凡已经迫不及待要搞清楚身体的变化了。

    经历了这生死存亡的一战,姜凡已经对这里有了深深的归属感,他不愿和上一世一样窝囊的活着。感受着体内奔涌的力量,姜凡心里想到:“沙滩一躺二十年,今日浪打我翻身,我王八,呃…我姜凡,这辈子不要再平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