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04章 激战七太岁!

004章 激战七太岁!

    那黑影的速度奇怪,转瞬之间,已至大部队的近前。前方,一众魔宗弟子正一边抵挡着隐仙门众人的攻势,一边向山脚下败退着。

    “哼,无用的废物们,都给老子停下!”那黑影飞至两波人中间,暴喝一声,瞬时间,阴风四起,隐仙门前排的弟子只感觉坠入冰窟一般,修为高的周身的灵气运转不畅,修为低的连血肉都被冻裂。

    原本杀声震天的战场,因为这黑影的加入而安静了下来。那黑影静静的站在中央,冷哼一声,周身笼罩着的阴风散去,露出了那刀切斧剁般狭长消瘦的脸庞。

    “你们这群废物,魔宗的脸都让你们丢尽了。”这男子的声音尖锐刺耳,听得人如百爪挠心一般难受。

    他看着眼前这些个残兵败将,心情差到了极点。若不是近百年来正教的打压力度越来越大,此行也不会勉强到就连入宗一年半载的新人都招来充数。

    “我们八位太岁已开启这血刹大阵,你们这群饭桶还让人追着砍?”七太岁越想越气,用细长的手指指着众人到:“若没人给我一个理由,回去我让老八将你们都炼成血奴!”

    众人闻言,一股凉意从心头凉到脚底。想到血奴那残忍的炼制方法,一众魔宗弟子齐齐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

    “回七太岁,这隐仙门的人,有古怪,那血刹大阵,被那一人破了个七七八八。”一人壮着胆子,一点一点跪着挪到七太岁身前,颤声说到。

    “确有此事?哪个人,你指给我看。”七太岁心里暗暗诧异,将那人提小鸡似的提起,问道。

    “是…是他!那个光着膀子的!”那人向隐仙门众人看去,马上就找到了站在队伍c位众星捧月般的姜凡。主要是他光着个膀子,太明显了!

    那人找到姜凡,面露喜色的看向七太岁,邀功般的说道:“七太岁,七爷,我找出他来了!”

    “我不瞎。”七太岁冰冷的声音传来,一只手掐住那人的脖子,“咔嚓”一声,那人脑袋一歪,便没了气息。

    七太岁看看跪在地上的众人道:“我不喜欢真的有人能找出理由来,他救了你们,他得死!”

    隐仙门的众弟子看着眼前的人捏鸡儿一样捏死了一个修为还不错的魔宗弟子,纷纷倒吸一口冷气。

    姜凡更是感到绝望,刚才那七太岁顺着魔宗弟子的手指向他看来,仅仅一个眼神,姜凡便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是一具尸体,被无数只恶鸟撕扯着,啄食着。

    那七太岁将手中的尸体扔到一边,转过身,一步步向姜凡走来。“踏,踏,踏”这一步步仿佛轻轻的踩在众人的心头一般,巨大的压力压的每一个人喘不过气来。

    这个在众人眼中无比强大的魔头,一边走,一边阴狠的笑着,伸出手来用细长的手指缓缓的解下了上衣的衣扣。

    “嘶!”随着那黑色上衣被解开,众人齐齐的倒吸一口凉气,几个胆子小的弟子更是直接吓昏了过去。

    对面魔宗的人,都低下了头,因为他们知道,七太岁的身体,究竟是多么的可怕。

    那是一具已经风干了的骨架,一根根如刀般锋利的腔骨上,还挂着一丝丝的肉皮。腔骨内,看不到任何的内脏,只有一团阴冷的黑气,在翻滚着,散发着冰冷的寒意。

    “桀桀…小子,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但你放心,本大爷的手段不会比你差的。”

    七太岁看着姜凡,根本没把这个炼体境的小子放在眼里。虽然不知他用了何种手段竟能克制的了血雾,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花招都不好使。

    他已经决定,用最残忍的方式杀了这个小子,以振魔宗弟子的士气。

    “各位师兄弟,跟我一起,誓死保护姜师兄!”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姜凡猛然看去,原来是方才他救下的宋师弟。

    也许是压抑的气氛让每个人都疯狂了起来,随着宋师弟一声怒嚎,几十个隐仙门弟子赤红着双眼,大喊着“姜师兄快走!”,向七太岁冲去。

    “还真是令人心里感动啊,哦,我忘了,爷爷我,没有心啊!”七太岁大笑着向众人掠去,腔骨中的黑风大做,向众人袭卷而去,一时间,阵阵惨叫声传来。

    姜凡眼眶欲裂,发出了野兽般的怒吼,他看着众多弟子被黑风拂过,黑发变成了白发,皮肤也变的皱褶。

    “不!”姜凡不顾一切的向前冲去,却被七太岁一脚踹倒,姜凡刚想起身,那只大脚已经踩上了他的胸口。

    “你放心,我没杀他们,只是夺了他们的寿元而已。”七太岁指指其中一人的胸口。姜凡顺势看去,只见一股黑气附在那里,那弟子体内的寿元,便慢慢的被那黑气吸去。

    “我要让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你死!”七太岁说着,一把将姜凡抓起。同时,他那副骨架做成的身体猛的开始生长,几根腔骨纷纷张开,七太岁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将姜凡塞进了自己的胸腔之中。

    随着姜凡落入胸腔,那张开的腔骨又一根根的闭合了,姜凡就被关在这骨笼中无法脱身。

    顿时,原本来胸腔中的黑气散出,幻化成只只乌鸦,向姜凡疯狂的啄去。

    “桀桀桀…这黑气乃是惨死在这骨笼中的怨魂作化,为我所控。”七太岁看着众人,大笑道:“你们敬爱的大师兄,将会被这些冤魂一点点撕咬,吸取生命力,最后成为我这骨牢魂狱中的一部分。”

    姜凡被困在七太岁的胸腔之中,被万鸦啄咬,那每一口除了撕开他的皮肉,还吸去了他的生命力。他只感觉那无数的黑影围绕着他,身上每一寸皮肤,都像被灼烧了一般疼痛。

    姜凡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现在只有炼体九重天的修为,只能使用最粗浅的拳法来驱赶乌鸦。“走开,都给我走开!”姜凡赤红着眼,使着当年炼体境学会的震山拳向那一只只乌鸦轰去。

    “没用的!”七太岁大笑道。“这些乌鸦乃怨魂所化,没有生命,不知疼痛。你就算再高出四五个大境界,也奈何不了他们。

    痛苦吧,哀嚎吧,你越是痛苦,将来化作的怨魂就越强大!”

    “不!你做梦!”姜凡疯狂的催动着灵根,一丝丝灵气透过拳头轰向乌鸦。当那丝丝灵气转化成凌厉的攻击落在乌鸦的身上后,诡异的一幕却出现了。

    灵气,只有质量和属性之分,全靠使用者通过功法运转来实现破坏或治愈的功能。

    姜凡面对乌鸦的攻击,当然使用的是拥有破坏效果的震山拳。但姜凡不知道,自己天下独一份的废品灵根产生的“废品灵气”简直是太垃圾了,用这灵气运转功法轰出的攻击,虽如正常情况一样侵入了乌鸦的身体,但根本没有任何破坏的属性。相反的,这拳风激活了乌鸦体内的生气!

    这一丝生息并不是乌鸦从姜凡身上吸取的,而是通过拳风的“破坏”,乌鸦自己激活的。随着姜凡一拳一拳的“攻击”,第一只怨魂化作的乌鸦体内充满了生的渴望,只见它鸦躯一震,化做一道白光消失了!

    七太岁还在狂笑着,突然他的气息一滞,一道白光飞过,仿佛将他的修为都带走了一丝。

    姜凡根本没注意发生了什么,他一拳一拳的轰击着,越来越流畅,越来越快速。他只感觉体内的血液奔涌着,咆哮着,脑海中“轰”的一声,水到渠成一般,姜凡从炼体境巅峰跨入了盈血境。

    境界的提升使姜凡的攻势更加的凌厉,渐渐地,他发现眼前的乌鸦变少了,化作一道道白光向天空飞去。而骨笼的主人却疯狂的叫骂着。

    七太岁不是不想把姜凡放出来,只是他惊恐的发现,随着乌鸦化作白光飞走,自己的灵力开始外泻,无法正常运转了。

    七太岁开始恐惧了,他回身想去求救,但山脚下已经有两个长老向山腰赶来。

    “都给老子滚开!”七太岁面若癫狂的向山顶跑去。

    “魔尊大人一定能救我!”这是他心里最后的念头了。

    姜凡觉察到了七太岁的变化,他卖力的将最后几只乌鸦变成白光,此时的七太岁已如风中残烛一般摇摇欲坠。

    那些寄宿在他身内的怨魂,不仅是他攻击的手段,更是维持他生命的依仗,如今,他身上的骨骼已经泛黄,甚至开始掉渣了。

    “魔尊!救我…救…”七太岁爬到山顶,对着魔尊虚弱的呼喊着。那魔尊正与寻溪老人激战正酣,听闻有人呼救,不由得转头向山顶看去。

    这一眼,不由得让魔尊三尸暴跳怒目圆睁,只见七太岁跪倒在山顶,一只大脚从他腔骨中踢出,骨片纷纷飞入山涧。一个赤着上身的青年从那巨大的腔骨中钻出,一抬头,正对上魔尊那凌厉的双眼。

    姜凡愣了一下,苦笑到:“收废品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