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03章 姜凡的领导天赋

003章 姜凡的领导天赋

    姜凡冲那弟子关切的问道:“师弟,你没事吧?”

    “大师兄,我没事。”那已经瘫软在地的弟子挣扎着站起来看着姜凡,眼神充满了尊敬与崇拜。

    “嗯,没事就好。”姜凡点点头,向那血雾的核心地带看去。

    那里,正是通往后山洞口的入口处,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与道路两旁雕梁画栋的建筑,此刻都已笼罩在血雾中,看不真切了。

    姜凡将灵力运至双目,才能看到那血雾中那隐约的人影,伴随着耳边的喊杀声,姜凡可以想像,那里面是怎样一幅惨烈的画面。

    “大师兄,掌门和各位长老们,都在那里。那里太危险了,师兄你…”一旁的小师弟顺着姜凡的眼光也向那边望去,只见漫天的血色,不由得一阵后怕,对姜凡说道。

    “呼…”姜凡长出了一口浊气,他努力的使自己平静下来,看着入口处,仿佛血色的深渊。

    姜凡不由得想起,上辈子窝在夜暗的地下室隔间中,只有一扇小小的高窗能看到外面的世界。姜凡就呆呆的躺在小床上,看着窗外的灯光,想像着这不属于他的美好。

    “深渊么?上辈子我身处的地方,才算是深渊吧。”姜凡自嘲的笑笑,看向那小师弟,意志坚定的说道:“你待在这儿,我去看看。”

    姜凡握了握拳,感受着血雾带给自己的力量,扭头便向人多的地方冲去。从山上到山脚,只有数百丈的路程,但这一路上,处处都有隐仙门的弟子在与血域魔宗的弟子在血拼。

    姜凡一路并不与人交手,只是尽量的放出灵力,吸引那些血雾向自己涌来。

    隐仙门的弟子,素质要比那血域魔宗的弟子高出一截,只是碍于血雾的干扰,不能自如的使用灵气。

    姜凡不知,正是自己的出现,让当前隐仙门节节败退的形势出现了转机。

    一处山坳上,数十名隐仙宗的弟子正被魔宗的人围做一团。这些魔宗弟子并不急着进攻,只是满脸嘲讽的看着这数十名弟子在血雾中苦苦支撑着。

    “妈的,灵气运转不畅了,宋师兄,咱们和他们拼了吧!”一个弟子咬着牙对为首的师兄说道。

    “王师弟,我灵气还算充足,一会我去撕开包围,你带着其他师弟,往山上跑吧!”

    “跑有什么用,山上又没有出路,宋师兄,要死咱们一起死,能杀几个魔头就杀几个!”

    “唉!”为首的宋师兄满脸的不甘,若不是这血雾难缠,这几只小鱼小虾,又岂能困住他?

    “若是姜师兄在此…”身后的师弟中,有人刚感叹一声。突然从身后的山坡上,传来一声清啸:“众师弟莫慌!我姜…”

    话音未落,那人从山坡上一跃而下,落地时确被树根绊倒。

    只见姜凡一个鲤鱼打挺站起身来,吐掉嘴里的烂泥,朗声道:“我姜凡,来也!”

    在众师弟半喜半忧的表情下,在魔宗弟子看傻子似的眼神中。姜凡怒喝一声,将自身灵气运转到最大,向众人扑来。

    “姜师兄!不可!”一众弟子见状,都急急的喊道,同时不少人都放弃了用灵力抵抗血雾,咬着牙向魔宗弟子扑去。

    “师弟们只怪杀敌!嗝~这些血雾,嗝~就交给师兄我了!”姜凡一边吸收着大量的血雾,一边费力的和众师弟们交流着。

    众人惊喜的发现,纠缠自己的血雾,被姜凡周身爆发出的灵气所吸引,纷纷向他涌去。而姜凡却来者不俱照单全收,并用鼓励的眼神看着他们。

    不少人看到这一幕,眼睛都流出了感动的泪水。姜凡师兄太伟大了,他一个人承受着血雾的压力,却毫不犹豫的将出手的机会让给了他们。

    要知道,这些魔宗弟子的人头,平日里可是能够换取不少的门派积分奖励的。

    形势顺间逆转,不少弟子感动的看着姜凡,一边砍人一边呜呜的哭出了声。

    而狼狈的魔宗弟子一边狼狈的逃窜着,一边心里想道:“你丫都有病吧?你砍我你哭个屁啊!”

    渐渐的,姜凡身边被解救的弟子越来越多,大家也都默契的等姜凡吸引住周围血雾的注意力,再一拥而上去与魔宗的弟子撕杀。

    每个人,看向姜凡的眼神都透露着崇敬,好几个女弟子拼命围在姜凡的身边,每当姜凡吸收完一处的血雾,就心疼的用手绢擦着姜凡的额头,尽管上面一滴汗都没有。

    山脚下,魔宗的精锐正与隐仙门的宗主长老们撕杀着,渐渐的,有人发现了山上的异常。

    “老六,山上的血雾怎么褪下去了?”一个赤着上身,满身疤痕的大汉一边抵挡着两个隐仙门长老的攻击,一边转身问道。

    “三哥,大概是都死绝了吧?”另一边,一个只有一米左右身高的短小汉子,一边挥着刀,一边随口答应道。

    “老六!你是放屁把眼珠子崩出去了么?那山上明明有支队伍,人越来越多!”

    那赤身的汉子一脚将一个长老踹翻在地,抬手攥住了另一人的长剑,拧成了麻花,扭过头来对着老六骂道。

    “三哥!你能问问别人么!”那老六指指自己的个头,说道:“你问我?我连看见你肩膀都费劲!”

    那矮小的汉子冲另一边叫到:“老七,别打了,想办法上去看看!”

    这边的老六话音刚落,另一边呼地刮起一阵阴风,阴风中,一个尖锐的声音传来:“你们拦住他们,我去!”

    一时间,刺骨的阴风卷过众人,风中一个黑色的身影冲着前方的一个汉子喊道:“大哥,开路!”

    那被唤作大哥的汉子,身长九尺,虎背熊腰,正与隐仙门的当代掌门凌虚子战在一处。这汉子手中挥舞着两把剁骨菜刀,虎虎生风。

    只见他听得老七喊他,狞笑一声,手臂上虬结的肌肉鼓起,双刀猛的用力将凌虚子逼退。那大汉顺势弯下腰来,双刀杵地,猛吸一口气。

    凌虚子惊骇的看到四周的空气如海水倒灌一般灌进了那大汉的肚子,接着,那大汉的脖子处隐隐有着紫光闪动。

    “他咽喉处所生竟是紫色灵根!品阶应该还不低!”

    凌虚子刚想到此处,只听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传来,如平地惊雷一般!

    吼声伴着巨风卷过,那大汉被吼声的反作用力推动,全凭插入地面的两把菜刀稳住身形。一时间,凌虚子等隐仙门人双耳一阵轰鸣,接着便什么也听不到了。

    大汉的吼声逼退了前方阻碍的众人,那阴风中的人影,粲粲笑着,顺势便沿着通道往山上掠去。

    凌虚子第一个反应过来,伸手欲拦,但又飞快的缩回。他惊怒的看着手臂刚才的位置,一把冒着森然冷气的菜刀兀地出现。

    “你的对手,是我!”那持刀的大汉狞笑着,又与凌虚子战在一处。凌虚子向身后的山腰上看去,蒙蒙血雾阻碍了视野,只能看到一群人影向山角下奔来。

    “凡儿,你一定要活着啊!”凌虚子已经看到高空之上他的师父与魔尊正大打出手:“师父出来了,那应该是成功了吧?”凌虚子思绪刚牵出个头,对面那大汉两把菜刀又将凌虚子的注意力拉了回去。

    “长老们,想办法抽出一人,去追那魔头,护我门下弟子!”凌虚子怒喝一声,便抽剑向那大汉砍去。

    远处的山腰上,姜凡正率领着众弟子向山下冲去。

    “身法好的师弟,快去山中找寻受伤的同门!”

    “好的!大师兄!”

    “你们几个,去保护几位师妹!”

    “好的!大师兄!”

    “谁善于宗门的灵疗术?去帮那几位师弟疗伤!”

    “好的!大师兄!”

    “嗝~~~”

    “好的!大师兄!”

    姜凡的每一条神经都紧绷着,从山顶的山洞走到半山腰,他吸食的血雾已经将他的修为从炼体一重天硬生生提高到了炼体九重天,姜凡已经隐隐有了要突破大境界的感觉。

    但眼下,他全部的心思都放在如何调动众师弟将损失降到最小上面。姜凡的指挥越来越流畅,信心也越来越足了。

    “这指挥战斗,和我当年在工地上安排工作,区别不是很大嘛!”姜凡心里笑道。

    只是他没看见,远处,一道黑影裹挟着阵阵阴风,向他们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