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的灵根等级是负级 > 002章 灵根显威
    正当二人又陷入沉默之时,姜凡的师祖突然开口道:“时也,命也!罢了,姜凡,不要想太多了,我本就不是那血域魔尊的对手,现在大半的功力又强行输送到你的体内,此刻出去,也只能拖他一时半刻。”

    他看着姜凡说道:“不管怎样,你灵根在心,可承载我对这诸般法诀的感悟,虽不知你灵根品阶,但这些感悟,有多少算多少,你都牢记于心。以后为我隐仙门开枝散叶,就靠你了!”

    老者说着话,身上的气势陡然而生,眼神也变的不再混浊。他一步向前,大袖一挥,刚刚传功时催生的雾气便统统消散了,山洞也露出了深灰色的石壁。

    老者回头看向姜凡,说道:“血域魔尊攻上山门,定是为了这一气浑天诀,如今我已将法诀销毁,所有内容与感悟都传于你的灵根之中,你感受一下,可否还寻的到?”

    姜凡闻言,赶忙沉下心来,努力的调动着体内的灵气。

    由于旧灵根被替代了,品阶下降,所以姜凡的修为也在慢慢消退,灵力也在慢慢减少。他努力催动着不多的灵气进入灵根中,随即,一些晦涩难懂的信息都涌现在姜凡的脑子里。

    只不过,有一些信息已经不完整了,想必是传承被打断的缘故。

    姜凡努力在脑海中寻找着信息,突然,那股玄妙的气息又从心底升起,一时间其他的信息都从脑海中消失了,那股气息进入脑海,凝成几个大字:“一气浑天诀。”

    姜凡大吃一惊,原来方才在脑中凝出文字,催动两心融合生出灵根的,竟就是一气浑天诀!

    但随即他又一想:“那血域魔尊费劲抢这完意干嘛?他不怕修炼了之后,自己的灵根被人当废品给卖喽?”

    “怎么样?可有一气浑天诀的记忆?!”师祖关切的问道。

    “回师祖,有是有,但我现在,看不了!”姜凡实话实说道。

    “有就好!姜凡你灵根品阶不足,难以将我的记忆和感悟转换成自己的,但也无妨,等他日你修为提高了,便可弥补资质的不足了。”

    师祖看着姜凡,出言安慰道,但姜凡眼中看的真切,师祖说道“他日修为提高。”眼神明显暗淡了不少,看来,身怀废品灵根,以后的修行之路,甚是艰难。

    姜凡想到此处,苦笑的摇摇头,谈何以后,麻烦已经上门了。

    “好了,姜凡!记住,一会我拖住魔尊,你赶紧跑!掌门他们,应该已经撑不住了。”

    师祖领着姜凡走到山洞的入口处,师祖将手放在石门上,停下身形扭头对姜凡说道:“记住,你是隐仙宗的希望!”

    师祖说罢,手掌上隐隐散出白光,白光没出石门,石门缓缓而开,一股浓烈的血腥之气刹时间飘了进来。一声霸道的长笑响起:“寻溪老人,你再不出来,你的徒子徒孙可就死光了!”

    寻溪老人深吸一口气,那浓烈的血腥味猛的灌入了口鼻。他愤怒的攥起双拳,两臂青筋暴起,抬头向天空看去。

    那里,飘浮着一朵血云,云上站着一个面色惨白身形枯槁的男子。这男子周身笼罩着腥红的血液,正朝着老者狰狞的笑着。

    “姜凡,快走!”寻溪老人向姜凡低声说了一句,猛的一蹬地,身形便如炮弹一般直直向那血云冲去。“魔头休要猖狂,还我徒子徒孙命来!”

    姜凡闻着血腥味,看着眼前如人间炼狱般的战场,腿肚子都要打转了。他猛的给了自己一耳光,发狠道:“妈的!这条命本来就是白赚的,怕什么!跑了大赚死了拉倒!”

    姜凡怒喝一声,便向一边跑去。天空之上的魔尊看到寻溪老人身后又跑出一个弟子打般的少年,眉头一皱,对下面正在撕杀的众人说道:“开启血刹大阵!不要放走一个人!”

    底下魔尊的众手下听闻,齐齐挥起手中兵器,毫不犹豫的向自己砍去。兵器割破皮肉,带出一道道血花。一时间,隐仙门内的血雾又浓了几分。

    接着,从人群中走出几个将领模样的大汉,口中念念有词,手上结着法印,同时暴喝一声,这飘散在空气中的血雾便好像活了一般,向隐仙门众人身上缠绕过去。

    一些修为不高的弟子,吸入了血雾,身上顿时泛起点点黑斑,接着一股股黑色的血液便透过皮肤渗了出来。

    一时间,哀嚎声,哭喊声纷纷传来。姜凡看着这一个个陌生又熟悉的身影一个个化成一滩血水,不由得愣在了当场。

    “大师兄!救我,救我!”一个弟子身中血雾,慌乱间看到了姜凡,便哭嚎着向他跑来。

    “你,你别,我救不了你!”姜凡见状吓的说话都带上了哭腔,那师弟的背后,血雾正追着他铺天盖地的涌来。

    在姜凡绝望的眼神中,那名弟子化做血水倒下了。他至死也想不通,一向英勇果敢的姜凡,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下一秒,漫天的血雾包裹了姜凡的身体。

    “要死了么?”姜凡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一秒…两秒…

    “嗯?怎么回事?”姜凡感觉血雾进入了他的身体,情急之下,他本能的催动灵根,引出灵力来抵挡血雾。

    姜凡不知道的是,这血雾专门吞噬灵根产生的灵气来壮大自身。一时间,姜凡那废品灵根产生的灵气便被血雾吞噬一空,但因为这废品灵根产生的灵气毫无营养,血雾吞噬之后仿佛食物中毒一般,不仅无法在姜凡体内兴风作浪,甚至都被转化成了那毫无营养的灵气,被那废品灵根储存在了心脏中。

    姜凡睁开眼,兴奋的看着自己完好无损的身体,打了一个饱嗝。弄不清状况的他,只觉得自己仿佛吃了什么补品一般,浑身是力气。就连掉倒练体境一重天的修为,都因为吸收了血雾到达了两重天。

    “这血雾,比五块钱的兰州好吸多了!”姜凡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快感中,但身后阵阵的惨叫又将他的思绪拉回了这个人间炼狱。

    “还是快跑吧。”姜凡抬腿准备跑,却又听见了不远处,一个刚过十岁的少年的哭泣声。

    姜凡望去,那个少年是昨天刚入山门的弟子,当时姜凡做为众弟子的榜样在演武场上讲话时,曾看见过这个少年。只时那时他崇拜的目光变成了现在的无助与惊恐。

    姜回看着那个小年,面露挣扎之色,犹豫了片刻之后,姜凡重重的叹了口气。

    “哎!心脏残缺了,可以坚强的活着,可人心要是残缺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那一刻,姜凡的眼神变的坚定,他箭步如飞的跑到少年的身旁,一把将他拽到了身后。

    那少年本来心如死灰,看着血雾逼进,但突然一只有力的大手将他拽退几步,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那是……姜凡师兄?!

    少年睁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那血雾向姜凡涌去,但却如轻风拂过山岗一般,没有了痕迹。那伟岸的身影竟还扭过头来,对他露出了和煦的微笑。

    “嗝~~”姜凡本想说些什么,但到最后,仅仅是打出了一个嗝。

    “那一日血色漫天,哀嚎遍野,是姜凡师兄挺身而出,一声惊天动地的长啸,驱散了人们心头的恐惧。”多年以后,那个曾经的少年对他的子孙如是说道……

    此时的姜凡并不知道他人生的精彩故事,就从这一声长嗝开始,。

    他只知道,眼前的少年双目中,又焕发着对生的渴望;他只知道,上一辈子在社会底层挣扎的他,也曾几何时希望有个身影能撑起他灰暗的天空;他只知道,他要去救更多的人,哪怕是死,也要去救!

    “我姜凡,若此劫不死,必以天残之躯,还这些可怜人一方完整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