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逍遥小河神 > 第624章 骑在坟包上享受

第624章 骑在坟包上享受

    “嗯~,要翻过两座山吧,小江哥,你问这个干嘛?姐姐还没嫁出去呢,她还在我们部落啊。”

    孙冷凝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他不理解为啥陈江忽然问起了卡布部落。

    “我们在这里把你姐姐就出来肯定是一点机会都没有,倒不如我们等到娶亲当天,劫亲!”

    陈江轻叹一口浊气,除此之外,他也是在是想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了,以他的力量,绝对是不敌这个部落的巫主,甚至他都不能见到孙璐。

    孙冷凝听了陈江的话也是一脸凝重,虽然无论选择那条路都是只有一次机会,但如果真的选则在结婚当天劫亲的话,一旦失败,那就是真的连期待奇迹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孙冷凝也没有太过坚持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怕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行,小江哥,听你的,只是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孙冷凝一脸祈求的看着陈江,还未褪去青雉的脸上挂着一抹愁容,似乎有什么难以开口的事情。

    “你说。”

    陈江见孙冷凝如此模样,也没急着回复,只是叫他说说看。

    “小江哥,你知道姐姐为何会一点也不反抗的就选择嫁给那个什么卡尼尔巫子吗?”

    孙冷凝将头深深的一扎,带着几抹挣扎的表情开口问道。

    “为什么?你不是说是因为要保护你们部族吗?”

    陈江有些疑惑,之前这小子不是说了,是因为他们的部族面临着被吞并的危险,所以孙璐才会选择和卡布部落联,可是现在他为何又反过来问自己?

    “呵,保护部族,小江哥,这只是很小的一方面,这个部族对于我和姐姐来说,只有无穷无尽的不好的回忆,若不是因为我二人出生自这里,若不是因为我们姐弟与这里有太多牵连,我们或许早就离开了吧。”

    孙冷凝说着说着眼圈突然红润了起来,陈江看着孙冷凝那副稚嫩的脸庞,心里一阵揪痛,因为他在孙冷凝的脸上看到了,两个失去亲人的孩子有多么无助,看到了孙冷凝心里的苦处,甚至他还看见了孙冷凝对这个部族的满满恨意。

    “能和我说说吗?”

    陈江一脸平静的说道,他的声音似乎不带一点情绪,孙冷凝虽然没感觉出什么,但他也隐隐发觉陈江不太对劲,相反,坐在一旁静静聆听的李连结则是一激灵,他眉头缩了一下:冷静如水的陈江,是一头洪荒猛兽,可怕的要命。

    “姐姐她……,她……他是因为你啊!因为你她才甘愿嫁给那个讨厌的卡尼尔巫子,因为你她才毫不反抗!巫主早就知道了你们两个的事情,她用你的生命威胁姐姐,你知道姐姐最后一个愿望是什么吗?就是给你发那条信息……。”

    谁能想到,第一次见面冷漠到像一块冰一样的孩子,此刻居然会低声哭的像个泪人一样,谁又能想到,这一切的因果竟是如此,陈江握了握拳,这些因果因他而起,自然也该由他结束。

    “冷凝,别哭了,谁敢阻止我带走你姐,我就杀谁。”

    陈江白皙的脸上带着一滴眼泪,下一秒,他的嘴角邪魅的勾起,周围的温度似乎下降了几度,陈江身上的杀气不受控制的向外涌出,对于他来说,孙璐便是逆鳞,龙游逆鳞,触之必死。

    “小江。”

    李连结拍了一下陈江的肩膀,陈江身上发出的杀气绕是他也感到无比胆战,他可不能叫陈江不受控制,这里是苗寨,不是道门,若是发生什么意外,那便是末日。

    “嗯,我没事。”

    李连结的呼唤叫怒气涌上心头的陈江冷静了几分,他带着歉意的看了一眼孙冷凝,孙冷凝的脸色苍白,他的修为不够,陈江以地仙排位漏出的气息就足以对他造成影响。

    陈江和李连结进了自己的房间,也不知道是不是孙冷凝这货故意为之,陈江的房间居然是孙璐的。

    刚刚走进孙璐的卧室,陈江便看见了几个朴素的柜子,陈江老脸通红,他几次都差点克制不住自己想看看里面有什么,不过最终对孙璐的尊重还是大过了他心底的念想,这里虽然与外界联系不多,但也通上了电,也在正负有记录,正负只不过是对这些隐世家族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不能太过分,华夏是一家这是红线,可以给你足够的自治权,但你不能脱离组织,否则绝对会有人来收拾你。

    隐世家族自然不会反对,他们是最懂得审时夺渡的一群人,就如道教一样,若是不适应朝代,估计早就被淘汰在历史的长河之中了。

    孙璐的床不大,正如她纤细的身材一般,这张床只够一个人睡,雪白的床单,无暇的被褥,一股淡淡的香气扑面而来,这可不是现代的什么香水味,陈江闭眼细闻,这味道他是永远忘不掉的,这是独属于孙璐身上的那股体香!

    一想到这里,陈江白皙的宛如最纯洁的羊白脂玉一般的脸瞬间变红,他那妖媚的面容也跟着一阵尴尬。

    “哼,我说怎么把我给忘了,原来是在那里思春呢。”

    正当陈江一阵自我平息时,一阵带着醋味,尖尖的萝莉音传了出来,紧接着,一条白色的小蛇从陈江的袖子里爬了出来,下一秒,如同变戏法似的,一个身材高挑,穿着雪白色连衣裙的少女突然出现在陈江眼前,如同天上仙子般的面容叫人忍不住咬上两口,这女子除了小白还能是谁,她一出来就将小腮帮子鼓起来,双手插着宛如蛇一般柔韧的小腰,表出一副生气的模样,喘气之余,胸前的两只小白兔上窜下跳,若是叫死肥宅看见,绝对会当场爆吐三两鲜血而死。

    “就是,臭小鱼,思春狂魔。”

    还没等陈江回话,另一道声音响起,从阴阳镜里冒出一缕青烟,紧接着,一个婷婷玉立的姑娘便和小白站在了一起,不用说,茉莉也跟着出来了,她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鬼王巅峰,早就不再是以前那副半虚的身体,她还是穿着刚刚初见时那身校服,清新脱俗,惹人留连。

    “靠,合着我这死小鱼的外号是从你们俩个这里传出去的,都把胖子教坏了。”

    听见茉莉想都不带想的,直接死小鱼脱口而出,陈江就是一阵黑线,这外号,也太难听了。

    小白和茉莉互相对视一眼,尴尬一笑,这还真不怪她们俩,要说陈江这外号是怎么来的,那还要从小白被柳晴雨强迫着去她家睡觉说起,小白每天晚上睡觉就会被一阵声音吵醒,而由于她害怕柳晴雨各种蹂躏她,她也只好装睡,时间久了,她也听清楚了柳晴雨每天晚上揉着那个布娃娃在说些什么了:死小鱼,臭小鱼,什么都不懂的小咸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