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全职相师 > 第272章 还会再丢

第272章 还会再丢

    丁凡耸耸肩,说得很轻松,吴亚环的内心却倍感震撼,看过来的目光中,带着崇拜。

    打断肋骨比较容易,人体上最脆弱的骨骼之一,但是,打碎膝盖需要的力道却非常大,何况是一名有修为的道士的膝盖。

    没想到,丁凡拳头的破坏力竟然如此惊人。

    此时,丁凡已经打开锦囊,从里面取出了几样东西,分别摆在了茶几上。

    一个小小的桃木剑,呈现棕红色,显然经过炼制,上面还有密布的符文,对于异类生物,具有一定的攻击力。

    一面三角形的黑色小旗,同样密布着符文,丁凡打开灵眼,立刻看到上面浮动的阴气,是一件邪物无疑,再仔细分辨,看到了三个字,收魂幡。

    顾名思义,能够将鬼魂收纳其中,是一件好宝贝。如果之前有这样邪物,也不用费尽心思引边梦彩的鬼魂出来,直接进屋收了就行。

    具体的使用方法,还有待进一步的研究!

    一卷黄色的纸,当然是符纸,品相很普通,但也可以用来画符。

    还有个小玻璃瓶,里面装着些淡黄色的颗粒,像是鱼肝油,差不多有五十粒左右。

    丁凡拔出软木瓶塞,轻轻嗅了下,立刻面露喜色,倒出一颗丢进嘴里,直接吞了下去,发出了开心的笑声。

    “小凡,你怎么能胡乱吃东西!”吴亚环惊愕无比。

    “鱼肝油,补充溶脂性维生素!”丁凡随口道。

    吴亚环撇撇嘴,她才不信一个道士身上会带着鱼肝油。丁凡笑道,“这是补气丹,能迅速恢复真气量,正是本尊需要的,比强体丹的效果强了十倍不止。”

    “我也要!”吴亚环眼睛放光,立刻伸出小巴掌。

    “不行,你的体质不合格。”丁凡连忙摆手。

    “我,吴亚环在此发誓,要努力练功,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

    吴亚环面色凝重,抬手指向天棚,这话发自内心,之前被司空叶轻松碾压,如今又差点被臭道士给废了,她已经深刻意识到,普通的练武者跟修士之间,存在着巨大差距。

    吴亚环个性要强,也曾经自恃武功不低,接连的挫败感,让她决定要奋起直追,更何况,身边还有丁凡这个高手的指导。

    不虚此行,这几样的东西都很有用,丁凡重新装进锦囊里,收紧口,揣进衣兜中。

    丁凡伸手去拿塑料袋,这次,吴亚环并没有阻止,将头转向一边,就当做没看见。哼,吴家老一辈的秘密,就要暴露在这小子的眼前了。

    非常小心地取出鼻烟壶,丁凡打开灵眼,并没有发现毒物的气息,看来是想多了,这样东西很安全。

    但是,鼻烟壶之上,却有一层浅白色的气息,分布并不均匀,主要集中在下半部。

    桃蕊藏幽谷,花间水潺潺……

    好吧,这首诗确实挺那个的,暗示明显,这不是丁凡关注的重点,他正在分析气息的来源,果然在瓶底的位置上。

    必须贴得很近,才能看清楚,是一道正方形的符箓,猛一看,像是个浅红色的印章。

    这道符箓大有来头,首先是符笔,必须是淬炼过的泽柳木,配合千年妖仙的毫毛才能制造,称之为通灵笔,颜料也不是朱砂和墨汁,而是血玉蜘蛛的血,如此才能透入瓶体,无法用水洗掉。

    所以,这道符称之为灵符,有着不同寻常的功效。

    通灵笔堪称绝对稀罕的物件,丁凡的师父有一支,几乎不用,说是怕被磨损了,至于蜘蛛中的超级变种血玉蜘蛛,在自然界更是难得一见。

    “小凡,你看够了没有,老人家就那么点事儿,至于这么关注吗?”吴亚环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埋怨。

    “嘿嘿,那首诗嘛,写得挺好,回味悠长,我想多多学习,可惜总记不住。”丁凡坏笑。

    “没什么情况,那就快点给我,还得送回奶奶身边。”吴亚环伸手道。

    “不行!”丁凡拒绝。

    “为什么?”吴亚环不解道。

    “这个鼻烟壶随时都可能消失,必须马上处理,情况远比我们想象得更复杂。”丁凡换上了凝重的神色。

    “我听不懂!富东阳还会再把它给偷走吗?”吴亚环一脸茫然。

    “明说吧,有人在上面绘制了一道灵符,很高级的符箓。我猜,只要对方在合适的机会做法,无论你把鼻烟壶藏在哪里,都会回到那人的手上,凭空消失。”丁凡解释道。

    “这怎么可能?”吴亚环眼睛瞪得溜圆,完全不可思议,问道:“难道是传说中的搬运术?”

    “不,没那么神奇。”丁凡摆手,进一步解释道:“有些修士,为了防止喜欢的物品丢失,故意进行了处理,如此一来,不管谁拿走了,他都能取回来。”

    “可这是我爷爷留下的物品,不是别人的。”吴亚环强调。

    “我也搞不懂,算了,先把这道灵符破除,你拿回去就不会再丢了。之前判断有误,家里并没有内奸。”丁凡道。

    老寿星身边的佣人,都是精挑细选,跟随多年,吴亚环之前也认为,这些人不会背叛,也没有这个本事。

    但是,鼻烟壶两次丢失得都很蹊跷,却让她不得不怀疑,有人暗中动手脚。现如今,丁凡点破了其中的奥秘,倒是让她放下心来。

    破除灵符,可不那么简单,幸好丁凡天生灵眼,能够观察得细致入微。

    从袖口中取出银针,丁凡调整呼吸,进入心无旁骛的状态,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瓶底的那道灵符,不但要观察符文的走势,还要观察灵符上散发的气息。

    都说男人专注的时候最有魅力,看着不远处丁凡那张帅气的脸庞,流露出少有的稳重和成熟,吴亚环不禁一阵怦然心动,不得不再次燃起一支烟,将眼神移到别处。

    观察了良久,丁凡猛然将银针刺向瓶底的灵符,那浅白色的气息,突然就变得浓郁起来。

    针尖上挑,立刻挑出一小点肉眼不可见的色彩颗粒,几乎就在瞬间,银针却再度刺了下去,又把灵符的脉络阻断。

    反反复复,足足用了十分钟,灵符之上,终于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