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95章 好消息,坏消息

第195章 好消息,坏消息

    习年道:“我们试过了,好用是好用的,就是噪音有点大;达不到您的预期,我们这边会继续努力研发,您先用着,若有更新换代会第一时间给您送一份过来。”

    “我知道了。”本也没指望他们能真的研发成功。

    “还有个事儿。”

    钟毓秀抬起眼睑,“习同志请说。”

    习年略踌躇,最后还是低沉叹息,缓缓道来:“您给的武器研发图纸,现在有了进展;又遇到了瓶颈,总有数据不对,眼看已经走到了最后一步,又如论如何都迈步过去。”

    “是吗?”钟毓秀了然,却并不准备主动揽事儿,“前面的都成功了,后面也不会太慢的,按照图纸上给的步骤,做出来不难的。”

    懂,都懂,只能说研究院那些人,终究是不如钟同志的。

    气氛沉寂了几息。

    习年厚着脸皮问道:“钟同志,图纸是你给出来的,瓶颈久久无法突破;您看,您能不能亲自去指导一回?”

    “您放心,请您去是按照专家程序走的,一切都以您为先。”

    “我去倒是可以,只我这年龄小,人家能信服?”笑脸不落,钟毓秀问道:“图纸虽然是我给的,但是,研究是他们全程跟进;我一旦去指导,必定要落下主导位置,他们愿意?”

    团队研发,她一个外人,落一个提供者的名字倒还好;若是占据了他们的利益,必定引起他们的不满。

    习年一低头,轻叹,“上面考虑过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结论;图纸是您给的,思路也是您的,您本来就该占据主导地位,就算最后的利益您占据大半也是您该得的。谁也不能否决您的成果,就算是参与研发的人也不行,他们只有跟进您思路的名誉,并没有独立研发的荣誉。”

    真正独立研发的是钟毓秀,虽未亲手做出来,所有思路、材料、图纸都是她给出的;研究院那些人但凡有点羞耻心都不可能抢占大头。

    “行叭,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我指点指点也不是不行。”是她的东西,她没有拱手相让的心,“只是,你也知道我很忙;学业忙不完,最新的研究还没有苗头,可能去不了研究院。”

    “那您的意思是?”习年耐住性子询问。

    钟毓秀道:“你看这样行不行,他们那边什么地方遇到了瓶颈,把他们的公式、研发步骤、现在完成的半成品送来给我看看;找到问题了,我写下来交给你,你再转交给他们。”

    “习年同志,我,你是知道的;我的心思不在与他们打交道应酬上,我也不耐烦做那些事儿。”

    话说到这份上,习年确实不好强求,“如此,也好;您看什么时候有空,我将东西给您送来。”

    “晚上吧,今天晚上我不去华大,将时间空出来。”注意到习年脸色为难,钟毓秀抿唇浅笑,道:“时间太紧了吗?”

    “不算紧,那我这就回去做安排;晚上一准给您送来,只是送来之后,您多久能完成?”

    钟毓秀摊手,“那得看数据多大,若是问题不大,一两个小时完成没问题;若是数据出错率太大,那就不能怪我了,到时便是三四天至半个月左右,毕竟,我有我的事情要做。”

    她到现在都发愁时间安排不过来。

    习年咬咬牙,应了,“行,那我先回去了,晚上再过来。”

    “成,晚上过来吃饭,让狗蛋多做几个菜。”

    送走了习年,钟毓秀站在门口,摩擦下颚陷入沉思;三种武器就把人为难成这样儿,她还是太个高估了现在的科技水平么?

    “毓秀,习年同志走了?”严如山端着一个水果拼盘走来。

    钟毓秀醒过神,点点头;瞅着他手中的果盘,凑上前捞了一块儿剥好的橘子肉抛嘴里。

    “刚走,他们没口福,我来吃。”

    严如山淡淡笑了笑,执起她的手,相携走到沙发前落座;果盘放在她膝盖上,“慢慢吃,狗蛋给你蒸了包子,豆沙馅儿的;可要吃上一些垫垫肚子?”

    对于习年的来意,严如山一字不问。

    “好,来两个,再来杯温水,留点儿肚子吃狗蛋做的肉。”钟毓秀应的爽快,使唤严如山使唤的理直气壮,半点不见外。

    严如山好脾气地点头应声,起身去厨房,出来时一手水杯一手端着装有包子的瓷碟。

    钟毓秀蹦跶起来往卫生间而去,先洗手再来拿包子啃;豆沙凝成一团,那事猪油炒制过后才能成型的,这样的豆沙馅儿好吃不会太清淡,还抗饿。

    “这样的日子真幸福。”回家就有热食吃,想想在乡下当知青那两年,是真的要吃没吃要喝没喝;吃饱穿暖都要靠打猎,否则,连温饱都是问题。

    “好日子还在后头呢,中午做了蒸螃蟹,狗蛋还给你做了些蟹黄包;爆炒小龙虾、全聚德的烤鸭、白斩鸡,三鲜汤。”严如山道:“全是按照你喜欢的口味来的,等政策好了,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每天换着花样的吃也行。”

    他要努力了,不能让妻子想过什么日子都要计划着来。

    男人的无能,才会让妻子忧愁。

    钟毓秀心中感动,同时想到后世的日子,确实如严如山所言;想吃什么吃什么,小康家庭也能吃的很好,不存在现在有钱没地儿用的状况。

    “慢慢吃,蒸笼里还有,你喜欢豆沙馅儿;狗蛋给蒸了不少,下午还能带上几个去学校,饿了还能垫垫肚。”严如山说着话,已经琢磨开了,“烤鸭我买了两只,都是片好的;下午去学校给你带上一只。”

    钟毓秀抿紧唇,连包子都忘了啃,片刻后默默摇头。

    “还是算了,我要是带吃的去学校算怎么回事?班上同学们多,我一个人不像话。”现在的学生们普遍伙食在裹腹阶段,真没多少人能出好的。

    又是烤鸭,又是白胖宣软的包子,那不是故意馋人么。

    “不用顾虑他们,你吃好高兴才是最重要的。”他不是个心性软弱的,同情什么的不存在;一个人处于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有多大能力吃多少饭,没能力就别眼馋,也别抱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