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71章 腌萝卜片

第171章 腌萝卜片

    “走,回家吃烤鸭。”严如山伸出手,掌心摊开。

    钟毓秀含笑将手放进掌心,被他带着往大院方向走;郝南和田尚国从隐蔽地方走出来,遥遥跟在他们身后。

    回到大院,严如山将钟毓秀送回家。

    “毓秀,你坐会儿,我去给你打热水暖暖手脚。”

    “好,谢谢严大哥。”钟毓秀到沙发上落座,舒展了一下腰身,从盘子里拿了零嘴吃了几个;等严如山将热水送来,开始泡手泡脚。

    严如山又转道去厨房,两只烤鸭分别放进两个盘子里,端一盘到客厅茶几上,招呼刚进门的郝南和田尚国。

    “郝同志,田同志,你们也该饿了吧?过来吃上点儿垫垫肚子;我看狗蛋在厨房炖了羊肉,它这会儿还在兔肉,还得一会儿才能开饭。”

    郝南忙摇头,“我不饿,让钟同志吃上垫垫,她忙了一天;听说华大还出事儿了?公安都来了。”

    “是出了点事,问题不大。”钟毓秀含笑道。

    “最重要的是您无事。”

    钟毓秀轻笑颔首,“在华大,我出不了事;你们歇会儿,等一下吃了晚饭,我还得去华大给学生们见一面。”

    晚自习通常无事可做,又是新生,用不着复习;才入学这两天晚上的晚自习都是与学生们相处的好机会。

    “好的,那您以后也会每天晚上多去华大吗?”郝南出声询问。

    “理顺了不用每天去。”没理顺,不得不去,既担起了责任,就要尽职尽责。

    郝南和田尚国点头表示明白了,他们都是跟着钟同志走的;钟同志去哪儿,他们就去哪儿。

    钟毓秀泡暖了手脚,擦脚穿袜子,又去卫生间洗了手出来;抱起盘子盘膝坐到沙发上,严如山拿来一张小毛毯给她盖上在腿上,钟毓秀美滋滋的品尝烤鸭。

    郝南、田尚国往厨房而去,严如山则给她倒来一杯温水,“慢点吃,等会儿还有好吃的;狗蛋还给你炒了两个土豆,是你喜欢的酸溜口味。”

    “真的呀?狗蛋可太好了。”说着话,手上功夫半点不减,一块儿烤鸭一块儿烤鸭的往嘴里塞。

    心上的姑娘略带孩子气的作派,使他无奈轻笑;转身去厨房洗碗筷上桌,菜肴一个个端出来,汤、荤菜、素菜,荤素搭配,色香味俱全,

    最后一个菜上桌,严如山喊到:“毓秀,过来吃饭了。”

    “来了。”抱着盘子,汲鞋啪嗒啪嗒走到餐桌前落座。

    严如山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放到桌上,位置正好是她坐的方位,方便她伸筷子。

    郝南、田尚国从厨房出来,手里端着一盘凉菜;是凉拌的萝卜块儿,被腌制的水灵灵白嫩嫩的,腌制时放了少许切成圆状的干辣椒,红白相间,更是赏心悦目。

    这个年代没有甜椒,只能用些微干辣椒代替。

    目测,一盘腌萝卜片里顶多三两个圆状干辣椒。

    钟毓秀问道:“狗蛋做少腌萝卜片?”

    “一大盆,能吃一个星期了。”郝南道:“狗蛋虽是机器人,那手可巧得很;干辣椒没放多少,酸辣甜味适中,适合解腻。”

    “这么多,三天吃不完就没这么鲜了。”即使在冬季,饭菜都不能久放,“先吃饭。”

    四人落座,严如山照顾钟毓秀吃饱,他也吃饱了;他的胃口不如钟毓秀好,照顾着的档口吃一点也就差不离了。

    吃过饭,狗蛋端来茶水,钟毓秀喝了一口便放下了;有了腌萝卜片解腻,茶水喝不喝都行。

    “咱们家有饭盒了?”从搬来大院,她就没在食堂吃过饭;饭盒当初是没带来的,郝南和田尚国应该也没有。

    果然,郝南摇头,“没有,我们不长在外头吃。”

    “那就用盘子装吧。”问过一句便放开了,“狗蛋,腌萝卜片装两份出来,一份用盘子装;一份用陶瓷大碗装。”

    “滴滴。”狗蛋回身去了厨房,片刻后装来了两份。

    白色瓷碟和陶瓷大碗都是冒尖的一大份。

    “拿油纸来,要干净的。”

    钟毓秀一声指令下,狗蛋又去了厨房,裁剪来两份足够包裹陶瓷大碗和瓷碟的分量;瓷碟和陶瓷大碗分别密封好,只要不将其左右颠倒,不会流水出来。吃过腌萝卜片的人应知晓,萝卜片是新鲜萝卜,腌制时特别容易出水;油纸只能管一时,久了连油纸都要浸透。

    “严大哥,这份大的你带回家去吧;给严爷爷,伯父伯母,还有小海尝尝鲜。”

    “好,我提爷爷他们谢谢你。”严如山不见外,钟毓秀笑眯眯的点头,“要谢就谢狗蛋,又不是我做的。”

    严如山当真抬头道:“狗蛋,谢谢你的萝卜片,我吃着很可口;要是爷爷他们喜欢,可能还得请你多做一些。”

    狗蛋静默不动,程序里腹诽开了:狗蛋是主人的狗蛋,不是什么人都能叫得动的。

    没指望它一个机器人能回应,严如山笑着移开目光。

    “毓秀,那我先回去了;晚上有点事,怕是不能来接你,你和郝南同志、田尚国同志走夜路注意安全。”

    “去吧,替我和爷爷、伯父伯母带好。”

    送走严如山,她回到厨房夹了一小盘萝卜片出来吃;烤鸭已经没了,饭桌上就被吃完了,家中能做磨牙之用的唯有茶几上的零嘴和萝卜片。

    郝南、田尚国帮着狗蛋收拾残羹冷炙,等他们收拾完,钟毓秀吃完了带出来的萝卜片。

    凉菜爽口,和烤鸭是两种我味道,却能让人百吃不厌。

    “钟同志,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去华大了。”

    “就来。”起身去旁边换了鞋,抱起茶几上被油纸包裹的瓷碟,到大门口跟郝南和田尚国汇合,一道出门;外头又吹起了北风,北风呼啸,刮在脸上是生疼,“风也太大了,今晚怕是又要下雪了。”

    郝南在她身侧,边走边道:“下雪的可能性很大,钟同志,要不咱们申请一辆车?冬日夏日您来回方便。”

    “太高调了,我如今在学校可说风头无两,再配上车;目标太大,也怕旁人说闲话。”抿唇莞尔,钟毓秀眼底笑意仿佛能温暖冬日的寒风,“这样挺好的,来回麻烦了点儿,但不是不能承受;坐车有坐车的好,每天多动动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锻炼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