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70章 被支配的恐惧

第170章 被支配的恐惧

    桌上印出阴影,光纤黯淡了些,罗向党与两位同学抬头一看,罗向党笑了,“钟教授,您不是去其他地方转悠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你们是负责新生物理系一班的,我来看看到了多少人。”钟毓秀眸光温和。

    另外两个同学盯着她,目光熠熠生辉,异口同声,“钟教授好。”

    “你们好,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其中一名男同学笑的腼腆,脸上粉红晕染;殷勤的递上报名册,“钟教授,给您报名册,您看吧。”

    “谢谢。”钟毓秀朝他莞尔一笑,男同学脸红的更厉害了;她只作未见,翻开报名册简略数了一遍人数,便将报名册还给了他们,“有劳你们了,本来你们可以在家玩两天的。”

    男同学忙道:“钟教授,我们回来帮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有幸成为班干部;就该事事在前,这些都是事儿,您别放在心上。”

    “对对对。”一侧的女同学看她态度温软,人又温柔,不似其他教授整天板着长脸,没个小模样,“钟教授,您可真厉害;不知道您研究的都是什么方面的?您和我们一起入校的,却走在了我们前面;以前我还觉得自己可聪明了,能考上华大,日后出来工作不愁,肯定是铁饭碗。看到您,我才知道什么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是不知道您研究的是哪方面的东西。”

    在一群全是老头子的教授里,之前瞧着那四位中年教授很显眼;这会儿再看,还是钟毓秀同志最越显眼。

    能够从众多学子里脱颖而出,一举拿下教授职衔,由此可见窥见她的不一般。

    “冯琳琳,别乱问,教授做的实验怎么可能拿出来说。”男同学忙出声打断。

    “无妨,也不是全都不能说。”钟毓秀摇摇头,笑道:“你们不是好奇我研究的都是些什么嘛!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百货大楼售卖的小电驴代步车知道吧?还有最新出的油烟机。”

    “知道知道,太知道了。”冯琳琳疯狂点头,双眸星星眼,盛满崇拜,“它们都是您研究出来的?”

    钟毓秀颔首,“对,这两样让人知道也无妨的。”

    “您可太厉害了,太太太厉害了。”眼底透着疯狂崇拜,有点像后世的追星,“钟教授,我要向您学习。”

    “好,那你加油。”瞧这姑娘激动的语无伦次了,钟毓秀无奈点点头,“我没事儿了,先回办公室了;有劳你们多用心,有事儿可以去我办公室找我,我的办公室在丁教授的办公室旁边。”

    冯琳琳频频颔首,“好,您忙着。”

    钟毓秀朝三人笑了笑,越过他们进了办公楼。

    “钟教授好年轻,感觉比我还小,已经能单独带班了;果然,这世上人比人气死人。”冯琳琳笑眯了眼,将钟毓秀当成了崇拜对象,“钟教授不仅年轻,长得还俊,那一身气质简直绝了。”

    “喂,冯同学,你回回神。”男同学出声相唤。

    “别打搅我。”冯琳琳撇他一眼,又是一脸回味无穷。

    “冯同学,钟教授是很厉害,你也别做出这么一副花痴的样子吧?”

    冯琳琳坐直身体,冷哼,“就花痴怎么了?钟教授可太厉害了。”

    “你都说三回了。”

    “四回五回我还是要说,钟教授太厉害了,钟教授太厉害了。”冯琳琳嬉笑,神智回笼,道:“咱们可以考研,我得好好念书,希望以后能分到钟教授手下。”

    男同学:“.......”没救了。

    两人之间的官司引得罗向党轻笑,冯琳琳被笑声打断,看到罗向党方想起来他认识钟毓秀。

    “罗同学,你认识钟教授,看你们挺熟悉的。”

    “嗯。”

    冯琳琳来了兴致,“那你说说,钟教授在你们班上是个什么样,她人一直都这么温柔吗?在班上有没有说她研究东西的事情?”

    “这么想知道?”罗向党笑容满面,笑声清润。

    “想,怎么不想啊!这可是我的奋斗目标。”标杆!

    罗向党点点头,“行,跟你们说说;钟教授似乎一直这么温柔,至少我觉得她一直这样;她比较低调,研究的事情没听她提起过。她进学校第二学期就跳级了,不常来班上,我和她接触的时间不短也不长;她人好,有不懂的地方,去问她,她一准解答。”

    “她上课应该也很不错,我们班上第二学期开学时,钟教授给我们全班拉的上一期进度;她讲的我们都能听得懂,不懂的私底下会为我们解答,很有耐心。”

    冯琳琳越听越佩服,旁边的男同学被带动了兴致,跟冯琳琳一起问个没完;问道最后,罗向党再也没得说,他们才停下。

    他们这会儿佩服,却不知即将生活在被钟毓秀支配的恐惧里。

    教授们上课时不时把人拉出来溜溜,无一不是夸赞;瞧瞧跟你们同一届的钟教授,人家现在独当一面,独立研究,怎么怎么样,连新生也不能幸免,不过对新生的言辞换了换,如:你们钟教授进学一年就晋升教授,成果好多项,只那专利就为国争光啊!

    种种事件,导致接连两届都生活在被她支配的恐惧里,又爱又恨。

    钟毓秀第一时间去了一趟丁教授那里,从他那里接了本国外的书籍来看;回到办公室,翻开书,取出烤鸭,一边看一边吃,现在吃烤鸭就当是零嘴了。

    下午放学铃声响起,烤鸭也没了,钟毓秀收拾东西锁门走人;走到丁教授门外时见他也要走,两人便一道下楼出学校。

    严如山早已等候在大门外,手中提着两个油纸包,钟毓秀心下了和,与丁教授告别后朝他走去,

    “严大哥,你等了多久了?”

    “刚来,去拿了定好的烤鸭,来的比较晚。”提起手中的油纸包晃了晃,“下午回去又定了两只,他们给我留起来的。”

    看那油纸包的包装就知道是片好的,钟毓秀眉开眼笑,“谢谢严大哥,下午我没事儿当零嘴吃,把你留下来的烤鸭都给吃光了;全聚德的烤鸭越吃越香,吃完了还想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