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63章 你挖坑我也挖坑

第163章 你挖坑我也挖坑

    都什么虎狼之词?

    钟毓秀默了。

    “都在笑什么呢?老远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郭校长手持一本笔记簿而来,笑眯眯的瞅着众人。

    “郭校长。”

    “郭校长来了。”

    一行人纷纷出声,郭校长点点头,“你们说什么那么高兴?”

    “在说咱们物理系注入了新鲜血液,钟毓秀同志的优秀有目共睹的,咱们物理系未来可期呢。”丁教授接茬。

    其他人连连附和。

    郭校长还真信了,“谁说不是呢,咱们物理系下一辈儿还得看钟毓秀同志的。”

    可别,希望太高,肩膀单薄,担不住。

    “都坐下,新学期第一次大会,先做接下来的工作安排。”

    众人息了声,找了个位置坐下,钟毓秀自觉坐到最后头,前面都是老大爷们,她不凑热闹。

    “新的一期到来,去年两学期大家都做的很好,在大家有意筛选下出了二十多名优秀学子;这些学子要着重培养,不论他们毕业后是出校为国尽力,还是留校培养更多人才,都是我们华大的金字招牌。”

    “好了,现在来说一说接下来的安排。”郭校长翻开一页资料,“大家都知道各自要带的班级了吧?”

    “都知道。”众人异口同声。

    统共才十来位教授,上一年没带班的今年一个都没跑掉。

    等郭校长将工作事宜安排下来,总结一下:安顿、安抚好学生,给学生们做好思想工作,因学校走上正轨,今晚带班的班主任都要到场,不能再如上一年似的第二天才现身,等等。

    细节方面叮嘱到位,可见郭校长有多重视此次招新。

    会议刚散,被郭校长叫住,“钟同志,你留一下。”

    各位教授见此,纷纷佯作不见,有说有笑的走了;等人走完,郭校长走到了钟毓秀面前。

    “钟同志,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培养一批物理竞赛人才?”

    钟毓秀满目疑惑,“为何?”

    “咱们联合各大高中学校准备在今年搞一次物理竞赛,从而选拔人才;你知道,每年有多少物理天赋极佳的孩子被耽误吗?他们严重偏科,但是对物理这方面却有着非常强大的敏锐性。”

    郭校长望着她的眼睛,继续说道:“取得前三名的学子,我们可以给他们一份保送名额,让他们能在天赋领域范围内发光发热;同时,最迟明年,可能要去参加国际竞赛。之前那些年没办法,以后我们年年都要参加,这方面的人才就要提前培养。”

    “各高中院校进行选拔.......”脑中的念头一闪而过,钟毓秀了然,“您是想让我先培养华大物理系的优秀学生,提前打好基础,高中院校出来的学生们是作为储备人才。”

    “对,就是这样。”郭校长老眼盛满期待,“你能答应吗?”

    钟毓秀摇摇头,内心轻叹,“校长,您知道我的情况,不是我不愿意,是真的脱不开身了;等医学院开学,我也要回归医学院的,现在带的班级我都在发愁之后要怎么办呢。”

    “知道你忙,可我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丁教授、郑教授,各位老教授都可以担起重担。”并不是非她不可。

    郭校长摇摇头,“他们年纪大了。”

    “每天放学之后,或晚自习时间召集选拔出的人才进行授课,应该没有难度。”再来点儿责任,她都要崩溃了。

    郭校长轻叹,见她确实没有接手的打算,只剩遗憾、惋惜。

    “你的功底扎实,比各位教授更合适的。”其他教授们思维已经固化,不是说他们不好,而是人老了思维总归会慢个几拍;钟毓秀珠玉在前,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她。

    “抱歉,郭校长,我可能真的不行,事情太多了。”

    “知道了,你确实太忙了;这事儿是我思虑不周。”郭校长眉心紧攥,愁眉不展,“你好好学,早日学成才好。”

    满身落寞转身而走,钟毓秀抿了抿唇,明知道他那满身没落可怜有装的成分,还是忍不住叫住了人。

    “郭校长。”

    郭校长心头一喜,停下脚步,转身看去,“不用为难,我会找各位教授商量的。”

    “这样啊!那好吧,你们商量好了跟我说一声,让我也了解一下流程。”本来还想说她最后可以把把关,有空的时候能上那么一两节课。

    就这样?

    郭校长面上不显,心知糟糕,演过头;这会儿人家不给他送台阶下,他能怎么办?自己找台阶呗。

    “钟同志,咱们各退一步;你不可能每天都忙着,有空的时候给他们上上课,可行?就是占用一点你的空闲时间。”

    腆着老脸,台阶下的挺顺畅,钟毓秀没眼看。

    “我的空闲时间也不多的。”

    “你有心情,有兴致,想上课的时候再上,行不行?”退了又退,总该行了吧?

    毓秀哭笑不得,眼前这位老人纵然算计她,却不会令人生厌,大大方方的,不怕人知晓他那点子心思。

    “钟同志啊!我是真没办法了,咱们华大不能输给其他院校吧?你可是我唯一看到的希望了;要是你能亲自上场,我都不带愁的,可你是大忙人,咱们又确实该培养一批竞赛人才出来.......”

    钟毓秀抬手打断他的诉苦,“行了,郭校长,您说的啊!我想上课的时候才来上一节课;这事儿我应下了,我若是想给他们上课了会提前和您说一声的,我先走了啊!您忙。”

    郭校长还没醒过神来,人已经走出了会议室,只能听见蹬蹬蹬下楼的声音。

    他好像,似乎,可能钻钟毓秀同志布好的坑里去了;还是一场他自导自演的坑。

    活该。

    让你作。

    装可怜,把自个儿装进去了吧,这脸打的,真疼。

    钟毓秀啧笑着快步下楼,姜再辣还能辣得过她?想上课的时候去上课,前提是她得想才系那个;这事儿应的百利而无一害,没揽下麻烦的同时,还能轻松脱身,幸哉!

    回到办公室,将郭校长抛诸脑后,她先找到丁教授问清楚书本法派的地方;将学生们要经历的流程都了解一遍,做到心里有数,不至于临到头一问三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