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60章 药材送来

第160章 药材送来

    本打算等到正月十二去上班,不想,十一号这天严如山送来了之前请他找草药。

    “严大哥,你不是说十五之后才去黑市吗?”一大包东西绝对是从黑市渠道弄来的。

    “我没去,是罗三他们送来的。”严如山打开黑布包,布包里装了干药材和新鲜药材两类;干药材被包装系的很好,新鲜药材有些奄巴,因着天气冷,没有一株是损坏的。

    钟毓秀蹲下身,细细检查药性,“药性都在,严大哥,谢谢你了;这些药材瞧着比我要的分量还多,应该能多分出三份药量出来。”

    “你满意就是好的。”在她身侧半蹲,严如山那双深邃的眸子透着淡淡笑意。

    钟毓秀莞尔一笑,“一共多少钱?”

    “不用给,不过是顺便让人采买的;现在的中草药不值钱。”

    “那不行,该给还是要给;药材质量很好,帮忙采买的人肯定花了功夫的,哪儿能让人家白跑?”她可不信顺便这种鬼话,在外收购黑市上需要的东西都来不及,谁有那劳什子心思记挂不赚钱的药材?

    小姑娘满脸认真,目光坚定,有他不松口不罢休的架势。

    严如山垂首失笑,罢了,明知道她是这么个认真不占人便宜的性子。

    “给个十块钱就行。”

    “这么少?别忽悠我,我不好骗。”这一大包她整个人都包不了呢。

    “真没花多少钱,乡下草药多的是,你要的又不是名贵药材;到乡下走一趟,想收到不难。”见她还是不信,严如山顿了顿,又道:“乡下有的人家会偷偷挖药材去卖的,收购点的价格太低了,只要有人去村里收,总能收到。”

    有些村子有懂那么点儿中草药的人,为了补贴家用,挖草药去收购点卖很常见。

    “算了,我懒得跟你扯掰。”钟毓秀扬声道:“狗蛋,出来一下。”

    “滴。”狗蛋从厨房走了过来,站定等指令。

    钟毓秀道:“干药材送上楼,再拿三十块钱下来。”

    “要不了这么多。”严如山变了脸色,眉头紧蹙。

    “骗子。”哼他一声,挥挥手让狗蛋拿药材上楼,这才在严如山的注视下说道:“不是新鲜药材,就说干药材,那是加工过的;药效还保持的这么好,用的钱票少不了。你不给个具体价,我只能估摸着给了。”

    他送来的药材足够做十次实验了。

    以前做过此类实验,十次总能成功一次。

    严如山眉心紧锁,“那就给二十。”

    “三十。”咬定不松口,看他还要张口,钟毓秀冷哼,“又不是给你的。”

    “好了好了,我收下了。”为了这点东西和钱伤了和气不好,下面报价也是二十五左右,多出来给负责采买的人喝酒吧。

    他家毓秀看似懒散,实则主意很正,可能是学医的缘故,跟在她老师后面了解过药材的价格;估摸的价格相去不远,三十块定然是往高了给的,这份心他明白。

    狗蛋回转,三十块送到她眼前。

    钟毓秀转手交给了严如山,“拿着,想要马儿跑,得让马儿吃饱。”

    严如山哭笑不得,这么说来,他是不是她的马儿呢?

    “毓秀,何必这么较真呢。”

    “不是较真,这是原则问题,不能拖欠人。”说完,抱起地上的新鲜药材去了厨房,“这些药材需要炮制,严大哥,你自便。”

    严如山迈步跟上,一道进了厨房;在厨房给她打下手,忙活一天,总算把所有新鲜药材炮制出来。

    当晚,钟毓秀钻如了实验室,一直研究到十一点过才出来休息睡觉。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亮,她起身吃过早餐;等严如山过来后,带着郝南和田尚国一道去华大,华大外相对冷清,这时才八点半左右,还没到报名的时间点。

    “严大哥,我要进去了,你忙你的去。”钟毓秀抬头望向身边的男人,“今天可能会很忙,中午不能回家吃饭了。”

    四下无人,严如山悄然捏了捏柔荑,“中午过来给你送午饭,想吃什么?烤鸭?还是红烧肉?”

    过年到现在,她都没吃过烤鸭。

    钟毓秀口齿生津,连连点头,“烤鸭,红烧肉都要,要是有凉拌鱼就更好了。”

    “好,我请人准备。”

    “那我先走了,你也赶紧走吧;冷风吹着太冷了,皮肤都被刺激的生疼。”她没有涂抹护肤品的习惯,皮肤没有保护层,冷风一吹直接就刮在了皮子上。

    严如山目送人进了华大,他才转身离开;郝南和田尚国也随之隐去。

    华大清静无声,风景优美,踏在清晨的羊肠小道上,心境被清幽的环境所影响,不知不觉心情便飞扬了。

    怀着美好的心情,走进丁教授的办公室;丁教授早就到来,此时正整理资料。

    “丁教授早上好,新年快乐。”

    丁教授抬头而笑,“钟同志,你也早,这个新年过的怎么样?”

    “挺好的,吃的好睡得好,想做什么做什么,不要太自由。”眉目飞扬,彰示她此刻的心境。

    丁教授轻笑出声,“过年就该放松玩,有出去玩吗?”

    “没有出去,上京大雪封路,出去玩也玩不尽兴,还不如在家带着还暖和。”钟毓秀摇摇头,走到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拿出几样册子和纸张交给他,“丁教授,这学期我不能帮您了,班上的资料都交给您。”

    “知道你要带新班,好好干;你现在可不是副教授了,职称是教授,我挺期待你带出来的班级会出什么样的人才,毕竟你很优秀。”丁教授笑意不减,道出真诚的鼓励。

    “那您对我的期望也太大了,要是让您失望可怎么办?那我不是罪过大了。”

    丁教授爽朗大笑,“那你就好好带班,我相信你,郭校长也相信你。”

    “那我可谢谢您们信任咧。”并不想要啊!

    现在的她有钱有地位,今后的努力目标是退休养老。

    不知要干多少年呢,想想就心酸;她觉得带班带的好,肯定还要被压榨,别问为什么,想想她还是个大二的学生,兼职学医那种;还要被人拉壮丁,以郭校长的尿性绝对干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