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46章 玩闹
    严国峰想心知有他们在,这些小家伙们肯定放不开来玩;便提出告辞,之后严和军、宋曼二人也纷纷告辞。

    送走了他们三人,留下来的都是年轻人,钟毓秀问道:“你们可要打牌?下棋?看书?还是想玩其他的?”

    “嫂子,有扑克吗?”

    “好像没有。”钟毓秀摇头。

    “我家有,我回去拿。”吴超从沙发上蹦跶起来,往外飞窜。

    “老二还是跟猴子一样。”林凯无奈叹气。

    吴超回来时,不仅拿了扑克,还有象棋、跳棋、麻将,“来来来,我家所有能玩,我都拿来了;大家选着玩,想玩什么玩什么。”

    “你还真给全弄来了。”曹征窜过去,帮他分担,其中最重的是麻将。

    “既然拿来了,那就选一样玩吧;嫂子,大山,你们玩什么?”程明朗面无表情,淡定走上前拿扑克,“谁要玩扑克?组队。”

    曹征和吴超异口同声,“我。”

    “来。”程明朗到沙发落座,“嫂子,大山,你们自己选着玩。”

    “老五,来咱们走象棋。”罗立军顺了象棋在手,招呼林凯到旁边玩。

    剩下钟毓秀、严如山没选,钟毓秀笑道:“就咱们俩了,玩跳棋吧。”

    “嗯。”严如山取来跳棋,牵着她去饭厅餐桌上玩。

    整个下午,钟家非常热闹,看似各玩各的;耐不住他们偶尔会说话聊天,玩到兴起,还会吵嚷起来,为冷清的家着墨上人气。

    晚饭,严家老爷子和严和军、宋曼没来,钟毓秀和严如山去请,他们拒绝了。

    没了三位长辈在,罗立军随心而玩,确实比有长辈在时放的更开,玩的更嗨;晚饭吃到一半,消耗的食材相较中午,超了三分之一,可见他们这才真正放开了。

    钟毓秀放碗,他们还在说说笑笑的吃的欢;毓秀起身去了厨房,狗蛋在角落里待机。

    “狗蛋。”

    “滴。”狗蛋启动,腰身瞬间挺拔。

    钟毓秀走上前拍拍它,“辛苦你了。”

    “滴滴滴。”都是狗蛋应该做的。

    “他们还在吃,桌上的牛羊肉、土豆片、青菜、萝卜片都不多了;你再给他们备上一些,肉类的可以多准备些。”

    “滴滴滴。”

    钟毓秀笑了笑,“去忙吧,我先出去了。”

    钟毓秀一走,狗蛋在厨房里忙活开来,牛羊肉还剩下一些不多;全部给切上摆盘,又给送到了外头。

    罗立军等人看向那些盘子有些微不好意思,脸热是肯定的;中午人多都没未吃这么多,晚上反吃的更多了。

    “狗蛋准备的多,大家放开了吃;不吃完这些可就浪费了,方在外头冻着都怕把肉给冻变味儿。”切好的肉放外头冻着,很容易变味,不如整块冻着方便。

    “如此,多谢嫂子款待,兄弟们不客气了。”吴超笑的很有喜感,率先将一盘牛肉倒下红油汤底。

    曹征、林凯、程明朗等人笑着道谢,该吃吃,该喝喝,在老大和嫂子家客气什么?那不是见外么。

    一顿饭下来,之前买的肉菜全耗光了;只剩下郝南等人置办的东西还在,足够钟毓秀吃个十天半个月。

    吃饱喝足,一个个吃撑的大男人瘫在椅子上,心情舒畅闲聊。

    “嫂子这顿饭吃的我都不想走了。”

    “老五没说错儿,我也不想走了。”

    “同上。”

    林凯一句感叹,引得另几人连连附和,吴超讨好笑道:“嫂子,以后我们常来,行不行?”

    “你们是想吃穷你们嫂子?”不待毓秀开口,严如山似笑非笑瞅着几人,嘴下不带留情。

    吴超脖子一缩,背脊发凉,退了一步,“那,那什么,我们自带伙食。”

    严如山眸中笑意淡去,曹征忙道。

    “老大,我们要是常来,你不是也能常常和嫂子一起吃饭见面嘛!”

    “我们人多,吃饭热闹,你看今天嫂子吃的就不少吧;平时吃的肯定没这么多。”女孩子都要身材,这点儿肯定没错。

    钟毓秀摇头失笑,垂首食指想弯曲定了定鼻梁。

    “毓秀胃口好的很,你们不来一样能吃这么多。”

    “不可能,吃那么多嫂子还能这么瘦?”吴超一口否定。

    曹征点头,“可不是嘛!瞧瞧我们大院里那些大姑娘,那个不是一顿最多两碗饭;三碗的太少了,一个个都想保持身材嫁个好人家,要我说,那看身材才娶她们的人家,能是什么好人家?”

    钟毓秀忍俊不禁,轻笑出声来,“不好意思,我没忍住;咳,其实我胃口非常好,吃的也多,比你们能吃不少。”

    “你们嫂子在知青点儿的时候,那是我们知青里最会吃的。”严如山说着说着还骄傲上了。

    “怎么会........”吴超几人来来回回打量钟毓秀,不可置信就差写脸上。

    “能吃是福,怎么着,你们嫂子还不能吃了?”

    严如山此话一出,吴超等人忙收回视线,低头的低头,讪笑的讪笑,殷勤讨好的殷勤讨好。

    “瞧老大说的,嫂子这么好的人,我还能不盼着嫂子点儿好啊?”曹征笑的满脸忠厚憨实,“我们没旁的意思,就是吧,咱们也想沾沾嫂子的光;以后也能多吃点儿,能吃是福嘛!”

    严如山:??

    被吐出口的话噎住是什么感受?

    严如山气笑了,毓秀突然挽住他的手臂,让他到嘴边的话又给咽了下去。

    “大家想来提前说一声,食材送来,我让狗蛋做,家里确实冷清了些,多来走动走动增添点儿人气也是好的。”钟毓秀话音一顿,又道:“不过,你们来了,可得把如山带来。”

    吴超挤眉弄眼道:“那肯定的,以后老大想来陪您,他的事儿我包了。”

    为了蹭顿饭吃也是蛮拼的。

    “加我一个。”曹征举手。

    罗立军哈哈笑,“我也可以,老大能找到嫂子这么好姑娘,肯定是上辈子积了大福气了;瞧他那抠搜样儿,幸好您有在,不然,他连老婆都找不到。”

    几个人越说越离谱,钟毓秀听的连连失笑,“行了,再说下去,他可真不让你们过来蹭饭;我可管不了。”

    “听嫂子的,不说了。”林凯斜睨一眼严如山,改口道:“老大,你和嫂子天作之合,绝配。”

    吴超和曹政放肆笑,严如山撇他们一眼,“看在你这句好话的份上,又有你们嫂子发话,暂时不和你们计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