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38章 丑媳妇见公婆

第138章 丑媳妇见公婆

    严如山接了酒提在手里,一手牵着她出门。

    两人一走,狗蛋关上房门,不上楼就在楼下待机等主人归来。

    “不用紧张。”严如山低头与她轻声道:“爷爷昨天晚上就放话了,家里没人敢为难你。”

    本来还有点紧张,被严如山毫无保留的自爆家事儿,突然就不紧张了;就算他父母不满意她,不是还有他爷爷嘛!老爷子是个开明的,对她的印象也不错。

    这么一想,仿佛吃了定心丸一样。

    钟毓秀直点头,“我知道,有爷爷在,不怕的。”

    “......”为什么是爷爷?

    严如山心里酸溜溜的,“你是我求回来的,不用指望爷爷。”

    钟毓秀好笑地摇头晃脑,偏头去看他,双眸顾盼有神。

    “你吃醋啦?”

    严如山羞惭一息,转而将其掩埋,理直气壮的说道:“秀儿,你对象心里酸啊!”

    “哈哈。”男人摆着正经脸,说着委屈巴巴的话,钟毓秀笑的不行,调侃道:“需要我给你揉揉胸口吗?说不定揉揉就不酸了呢。”

    “......”有点心动。

    钟毓秀不给他心动的机会,松开他的手,哼他,“想的美哦,不知羞。”

    他都没说出口,就是心里想想而已,究竟谁不知羞啊?

    严如山无言瞅着人,“秀儿,以后别在外面说这些话,被人听到了不好。”

    “在家里没人的时候就可以说了,对不对?”言语上的调戏不够,毓秀故意凑上去,狡黠含笑;弄的严如山面红耳赤,不过,身为大男人,不论如何都不能认输,“那也可以。”

    钟毓秀忍俊不禁笑了场,严如山忙伸手护着,“就这么好笑?”

    “不不不,不是好笑,是很好笑啊!”闷骚的男人她见过不少,闷骚到有反差萌的只有这一个,“严大哥,你知道你这样的男人叫什么?”

    严如山心里有些不自然,又想知道,清清嗓子,“男人就是男人,还能叫什么?”

    “口嫌体正直,说的就是你。”

    “什么乱七八糟的,别闹,外头冷赶紧去家里暖暖。”严如山忍着发痒的嗓子眼儿和内心的羞臊,‘口嫌体正直’不用正经去理解也大约明白意思,不就是说他口是心非么。

    钟毓秀乐的不行,跟着严如山到了严家还止不住的发笑;严如山一路不适,却不曾出言阻拦,隐隐宠溺在行动之间。

    “什么事笑的这么开心啊?”严国峰老脸扬笑,“老远就听见你们的笑声了。”

    钟毓秀默默收敛,脸上的笑意还是无法落下,“严爷爷,您新年好,打搅您了,希望您别嫌弃我聒噪。”

    “不嫌不嫌,以后常来才好;早就该来玩玩,可你太忙了,想让大山带你来串串来都不成。”严国峰笑眯了眼,脸上的皱纹仿佛都被染上了笑意。

    “您不嫌弃我以后就常来,只是等您厌烦了,我也不会走的哦。”

    严国峰哈哈大笑,“就该这样,来了这里就是到家了;过来坐下暖暖,大山,给毓秀端热水来。”

    叫钟同志太见外,显得没诚意;老爷子自行跟着严如山叫了。

    “毓秀,你先坐,我去给你打水暖暖手。”严如山把年礼放在沙发旁边,将她摁在沙发上,转身却见严如海端着一个新的小木盆出来。

    严如海将木盆交给严如山,满脸暧昧,挤眉弄眼,“哥,热水给你送来了,给嫂子好好暖暖手。”

    “就你话多。”接下后,严如山将水盆放在茶几上,熟稔而又自然的握着她的手放进水盆里;钟毓秀都懵了,讪讪的去看老爷子,却见老爷子目光和蔼,并无不悦,这才松了口气,缩缩手道:“我来。”

    严如山不强求,看向老爷子,“爷爷,我爸妈他们呢?”

    “你爸在楼上书房,一会儿就下来,你妈妈在厨房里忙着;小海,别在这里杵着,进去帮你忙去。”严老爷子给小孙子使眼色。

    严如海嬉笑一声转身去了厨房。

    片刻后,厨房里出来一位端着果盘和零嘴的中年妇女,身姿婀娜,走路特别有气质,一看就是常年跳舞的人。

    “毓秀,这是大山的妈妈宋曼,你叫声伯母就行。”严国峰亲自做介绍,让严妈妈不由多生了几分重视,笑容满面的说道:“毓秀来了呀,早就听大山说你们在处对象,我和他爸爸常年不在家,也没能第一时间见见你,你别见怪啊!”

    “伯母好,您严重了,您们事儿忙,自然是以公事为重。”起身应对。

    钟毓秀眸光清正,说话不卑不亢,态度良好;严妈妈看了就喜欢了几分,把手里果盘送上前。

    “你不介意就好,来吃水果零嘴,喜欢吃什么自己拿。”

    “好的,谢谢伯母。”

    严妈妈笑的合不拢嘴,“不用这么客气,以后都是一家人,随意些;你喜欢吃什么菜呀?我去给你做去。”

    “我不挑食,有什么吃什么。”

    “那行,今天大山在国营饭店买了好些肉菜,想来有你喜欢吃的;你们聊着,我先去把汤给起了,一会儿炖的太烂吃着失了口味。”出来见了一面,严妈妈又回了厨房。

    等毓秀的手回暖,严如山和严如海的父亲也从楼上下来了,人到中年身姿挺拔,一身军装的严父,经历过岁月的洗礼,为他增添了刚正严肃,不苟言笑的特质,绷着脸还挺唬人的。

    但他满身正气,又为他消减了几分令人畏惧的成分。

    “毓秀,喏,他就是大山和小海的爸爸严和军,你叫声伯伯就行;平常在部队里不怎么归家,也就过年过节能见一面。”严国峰扭头指着儿子做介绍,“和军,这位是钟毓秀同志,大山的对象。”

    “严伯伯好。”钟毓秀起身喊人。

    严和军走下楼,行至沙发前,目光如炬打量了她好几眼。

    “坐,不用这么客气;你是大山的对象,那我不叫你钟同志,直接唤你一声毓秀,可行?”

    “自然是可以的。”钟毓秀坐回原位,严如山也在她身旁落座,“严伯伯的部队在什么地方呀?距离上京远不远?”

    “在上京附近,不是很远。”严和军简练应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