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35章 火车票
    一前一后出厨房,狗蛋留在厨房里收拾残局,刚做了饭,灶台和墙体上难免会沾染上些残渣。

    刚落座,习年四人走了过来,钟毓秀笑着招呼人。

    “同志们坐,来,尝尝狗蛋做的羊肉汤。”

    钟毓秀一人给他们盛了一碗汤,顺道也给郝南和田尚国盛了一碗,最后才是她;抿上一口羊肉汤,满口鲜浓,一点腥臊味儿都没有,特好喝。

    “今天怎么没看到狗蛋?”习年喝了一口,连连点头,“汤底炖的很入味,比国营饭店的大师傅做的还好。”

    钟毓秀莞尔一笑,“在厨房忙着呢。”

    “你家狗蛋的手艺真棒。”习年毫不掩饰的赞扬,目光透着羡慕,“我要是有一个这样的机器人就好了,每天回家都能吃到美食。”

    “那你可以多学学,做饭也是一种手艺;学好了想吃什么就做,都不用等人的。”

    习年摇头,“我啊,没那天赋,能做熟,做不好吃。”

    钟毓秀心里平衡了,好不容易见到跟她差不多手残的,心情美!

    “那还好,至少没人做饭的时候饿不死;我是怎么做都不行,以前没有狗蛋,一个人过活,一天两顿糊糊糊弄着。吃的一肚子寂寞,饿的还快。”

    “您的形词很有意思。”什么遣词?

    钟毓秀微微一笑,“吃菜。”

    一行人好吃好喝,桌上残羹冷炙,郝南、田尚国还盛了米饭到盘子里拌饭;另两名警卫本还犹豫不决,见此,一人拿了剩下汤汁的盘子去厨房盛饭。

    “失礼了。”习年微尬。

    “无妨,不浪费粮食是好习惯,也是一种美德。”钟毓秀笑容平和温柔,对此见怪不怪;下颚微抬,看向郝田二人,“他们一直这样,每顿吃完饭都舍不得把汤汁给倒了。”

    习年讪笑,“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过一些,仅是一些,下面还有好多人吃不饱饭。”

    “是啊!所以,咱们要加紧搞科技。”想她下乡时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若非有个大山做依靠,还有严如山关照,她的日子不知会过成什么样儿。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看另外四个人把盘子上的汤汁拌饭吃完,盘子上只剩下零星汤汁,米饭是一粒没剩。

    临走时,习年将两张车票交给她,“票是今晚九点半的,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多谢。”钟毓秀接了拿在手上,“习年同志请稍等。”

    在习年不解的目光下,钟毓秀起身去了杂物间,收拾了几样年货出来,“回礼,路上注意安全。”

    “厚颜受了,告辞。”习年领着人离去。

    钟毓秀站在门口看着人走远,回头道:“郝同志,田同志,你们过来一下。”

    “怎么了?”郝南和田尚国在收拾桌子,得了她的话,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来,“钟同志,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

    “没有。”钟毓秀将火车票给他们,“现在七点半,火车是九点半,你们东西收拾好了吧?”

    郝南和田尚国点头,“一早就收拾好了。”

    “那就走吧。”

    “我们把碗筷洗了再走。”郝南接过票,依照票上面记录的目的地,他收了一张,另一张给了田尚国。

    钟毓秀道:“不用你们收拾了,狗蛋会收拾;去火车站不近,晚上没车,去把行礼提下来吧,我们去严家,麻烦严如山同志送你们一回。”

    “不用麻烦他们,我们可以打个电话让战友来接一趟;田同志的自行车和缝纫机需要打一点儿车,我有战友在上京的运输队,现在运输队也方家了,正好麻烦他送一趟。”。

    钟同志和严如山在交往,找他帮帮忙也可以;但是,他们不能让钟同志为一些小事儿去麻烦人家。

    “运输队,那是有货车了?”

    “对的,货车。”

    钟毓秀了然,“那你联系吧,小车载缝纫机是不方便。”

    “好,我这就去。”郝南弃了碗筷,跑去联系占有;田尚国继续收拾东西,钟毓秀端了收拾好的碗筷去到厨房交给狗蛋,让狗蛋清洗出来。

    郝南联系完战友,与田尚国一道上楼而去;片刻后,两人提着一个军用行李袋下楼,又去杂物间把买来的东西收拾了带上。

    钟毓秀上楼取了一件棉袄披在外头,“走吧,我送送你们,郝同志,你的战友大概什么时间段能到?”

    “半个小时后到大院门口。”

    “那得请人帮忙把这些东西搬出去。”大院那么大,怎么搬是个问题。

    郝南道:“钟同志,有我和田尚国同志就可以了,最重的是缝纫机;把自行车叠在缝纫机上,其他东西和缝纫机绑在一起,我们两个人抬着就能走,不用请人帮忙的。”

    “能行吗?”现在的缝纫机那是实打实的沉。

    “可以,您也别送我们了;我们搬着东西到大院门口,我那战友应该就能到了。”

    田尚国在旁附和,“您保重身体,接下来半个月我们不在,您得多注意着点儿;没事儿就不要出去走动了,在家里暖和些。”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捆吧。”钟毓秀退后一步,让他们把东西全部绑在缝纫机上;亲眼见证缝纫机成了一座小山,钟毓秀还是有点不放心,“还是叫人来帮忙吧,一个电话的事儿。”

    之后塞点儿好吃的,或者塞包烟。

    郝南忙摇头,田尚国也不赞同,“钟同志,谢谢您关心;不用叫人来帮忙,我们能行。”

    钟毓秀将信将疑,缝纫机本身就重,再加上那些东西,太多了太沉了。

    “您别担心,我们量力而行,实在不行就慢慢走。”不是必要,还是不要请人帮忙的好。

    “那行吧,你们先走着,我去给你们收拾些年货带回家。”话音落,钟毓秀径直往杂物间去了。

    郝南和田尚国相视一眼,无奈对钟毓秀的背影连说不用,他们哪儿好意思再要她的东西?

    钟毓秀不管这些,到杂物间翻翻找找将零嘴装了一半,肉分成三分之一分开装;又去堂屋拆开习年带过来的年货、年礼,干海货给他们一人分一些,山货就算了,山货在内地特别是农村不吃香。

    装了两个大包,钟毓秀才停下来。

    “钟同志,东西太多了。”拿不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