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31章 给他们放假

第131章 给他们放假

    钟毓秀笑了笑,“可以放甘蔗的,炖出来的汤鲜美甘甜,特别好喝。”

    “真的?”

    “等你们吃过就知道了。”钟毓秀笑靥璀璨,“今晚有好吃的了,我先出去了,你们忙吧。”

    她一走,郝南和田尚国看看对方,将信将疑。

    钟毓秀回到大厅,坐回原位,严如山手捧零嘴送到她面前,钟毓秀顺手接下;先吃了一个花生米,又趁他不备塞了一粒到他嘴里。

    严如山一愣,张嘴含在嘴里,眼底的笑意荡开,薄唇轻勾,抬手在她头上拍了拍。

    “你吃,不用喂我。”

    “一起吃。”钟毓秀捧着零嘴凑到他面前,见他还要动手去拿零嘴,忙拦着,“不用再剥了,这些吃完差不多了;剥久了手会疼的。”

    伸出去的手缩回,严如山含笑凝望她,心底柔软的不像话,整个人仿佛置身于和煦暖风之中;被爱人关心上一句,原来是这种感觉,真好!

    钟毓秀吃一个,会给他塞一个;谁也没说话,无声胜有声。

    吃完手里的零嘴,钟毓秀俯身去端水杯;严如山快她一步将水杯送了过来,“慢点喝,水温还烫着。”

    “嗯。”钟毓秀埋头抿了一下,微微颦眉,开水并未冷却多少,还是烫嘴。

    “先别喝了,吃些柚子解解渴。”杯子拿过来重新放回去,又端来装有柚子的盘子,“来,柚子水分多,多吃几口跟喝水也差不多了。”

    钟毓秀点点头,拿了柚子来吃,甜滋滋的甜进心间;仰头朝他一笑,“真甜,比白水好。”

    “等会儿我给你送些过来,放着慢慢吃。”

    在钟家陪了毓秀一个多小时,严如山说到做到,回家搬了十几个柚子过来放进杂物间;估摸着严老爷子要回来了,他才依依不舍提出告辞。

    “明天你多睡会儿,我十点过来找你;然后,我们一起回我家吃饭。”

    “不早点过去帮帮忙?”第一次上门都会早一些的,他们两家都在一个大院里,去的太迟恐怕不好。

    小姑娘体贴懂事,严如山抬起手置于她耳畔,指腹摩擦的发丝,“没事儿,有我妈妈准备饭菜,我和爸也会帮忙;你第一上门,是贵客,该松散撒手尽管玩。”

    “那好,等你来接我。”答应的十分爽快。

    严如山轻笑出声,“我该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送走严如山,钟毓秀回到大厅,呼吸之间少了严如山的味道,心里有些失落;回身去厨房,郝南和田尚国忙完正要出来,差点撞上。

    “钟同志,严同志走了?”郝南问道。

    “回去了。”钟毓秀颔首,“你们外头去坐坐,辛苦你们给狗蛋打下手。”

    “应该的,您太客气了;我们也要吃饭的不是?”

    钟毓秀笑了笑,看着他们走后方进了厨房,肉菜不少,素菜也有两个,特别是羊肉,只闻上一闻就知道没有腥味儿。

    “狗蛋,做的好。”

    “滴滴。”

    狗蛋扭过头,感应器扫了扫她,转而回首继续忙去了,

    钟毓秀围着厨房转悠,越看越香,瞅着瞅着肚子有点饿了;没到饭点儿,羊肉也没到火候,不看了,出去吃点零嘴。

    走出厨房,在沙发上重新落座,目光在郝田二人身上一扫而过,一拍额头;陡然想起来要给郝南和田尚国放假的事儿,又屈伸走到电话机跟前,拨出习年打电话,对面响了几声被接了起来。

    “是习年同志吗?”

    “是的,钟同志,您好;提前祝您新年快乐。”习年的声音传来,通话质量不是很好,至少没有后世的电话那么好。

    钟毓秀笑道:“习年同志也新年好,这会儿给你打电话过来是想和你说个事儿。”

    “您请说。”

    “郝南同志和田尚国同志一直在保护我,都没时间回家看看;正值年节,之前我都没想起来该给他们方家,让他们回家去与家里人团聚一下。”

    习年道:“他们的职责就是保护您,他们若是走了,您出门不安全。”

    “我知道,他们走后我不会单独出大院;最多就是在大院里转转,你放心。”钟毓秀顿了顿,又道:“年初十他们就得回来,假期也就十来天。”

    “好吧,不过,我还是要安排两个人过来保护您的安全。”习年妥协了,却还是不放心她。

    钟毓秀拉了根凳子过来坐,不疾不徐的开口,“不用派人过来了,大院里很安全;说了这几天不出大院就不会出大院,谢谢习年的好意,不过,我想清清静静的过个年。”

    电话对面良久方道。

    “那您不能出大院,要出大院也要和我说一声;我派人过来随身保护您。”

    “好,那我这就和他们说,让他们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对了,还有几天就过年了,现在的火车票和弄不好买吧?”每年的年节,回家的人太多了,不论是火车票还是汽车票都不好买。

    现在不允许黄牛出现,等过个几年政策开放,有黄牛代为买票还能好一些。

    习年轻缓的笑声传来,“我知道了,我联系一下人帮忙买票,等会儿我会过来一趟;顺便把票送过来,到时候可要再您家蹭顿饭了,希望您不要把我赶出去。”

    “欢迎啊!今天狗蛋炖了羊肉,你有口福了。”钟毓秀语气轻快,让人一听便知她话中的真诚,“票的话麻烦买今天晚上或者明天的,不论站票还是坐票,只要有就行。”

    七十年代末火车管理没那么严格,站票可以上车;到了火车上还可以补票,不论坐票、卧铺票,有位置就可以补票占座。

    挂断电话,完成一件事,钟毓秀回到沙发上落座才与两人道。

    “郝同志,田同志,吃了晚饭你们收拾一下东西吧!回去和家人好好团聚,给你们放十五天假期。你们两家距离上京不算太远,一去一回路上大耽搁个三五天,还能在家松快十天。初十当天回来就行,华大年十二开学,我得去学校主持班级事宜。”

    带了新班,不是助教那么简单了;一开始所有事情都要亲力亲为,等到走上正轨才能放手交给班干部。

    若是一开始就放手,再想去了解新班级的学生可就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