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28章 种类繁多

第128章 种类繁多

    “严大哥,可以请人打造些架子,所有东西分类放好,贴上标签,查找起来也方便些。”

    这间库房的东西太过杂乱,找东西很耗费时间。

    严如山微微颔首,唇角噙笑,“好主意,等会儿叫曹六去找人定制。”

    “曹征认识木匠?”

    “有的。”

    钟毓秀心下一动,“能帮我做一样东西吗?”

    “可以,想做什么跟曹六说一声,最好有图纸。”严如山下颚轻点,“曹六这人看着忠厚,很混的开,三教九流都有认识的人;往后有用得着他的地方不用跟他客气。”

    “压榨你兄弟很顺手呀。”手肘在他胸膛上撞了一下,钟毓秀又恢复端庄的模样,“不过,有人脉才好办事儿。”

    严如山摸着被撞的地方,轻笑出声来,“毓秀。”

    “嗯?”钟毓秀下颚微抬,眸光乜着他。

    “你知道吗?”俯身到她说话,仿佛轻声呢喃,“你口是心非的样子也很好看。”

    钟毓秀一愣,干脆一脚踩他鞋上,还往下碾了碾;严如山痛并快乐着,以前的毓秀冷静自持,从不做这样亲昵的东西;如今,她肯做,做的还很自然,说明心底已彻底接受他,而非嘴上说着接受,心里还在考量他。

    “毓.......秀儿,脚要断了。”

    语态轻颤,证明他正忍受非常人能忍受的痛苦。

    “你什么时候也变得油嘴滑舌的。”收回脚,钟毓秀放开精神力,看准衣服鞋子那一堆;掀开油纸,挑选衣裳、鞋子。

    严如山跺了跺缓解疼痛,跟在她后面蹲下,帮她一起翻找好看的衣裳;凡是觉得好看都会给她看看,喜欢就抱起来带走。

    搜寻半个多小时,最终,钟毓秀只选了五套;每一套都能配套穿,呢大衣、棉袄、羊绒毛衣、灯笼裤等,鞋子也选了五双,也是跟衣裳配套的。

    “好了,就这些吧,回去还要清洗过才能穿;也不知道过年那天能不能穿得上。”天气冷,洗了也要晾上个十来天,若是有烘干机就好了。

    “肯定能,家里有炭盆,把炭烧上;放个篓子上面,衣服铺在上头,一个晚上就干了。”

    钟毓秀点点头,“为了以后衣裳不至于成堆的晾晒,我还得做个能烘干衣裳的机器出来;正好这段时间闲着,等会儿回去就着手。”

    小姑娘满脸严肃,认真的样子,严如山稀罕的不行,指腹在白嫩的脸颊上轻抚而过。

    “想做就做,需要什么材料跟我说;我找不到就让爷爷帮忙去找。”

    “不用你们搭人情,用不着太贵重的材料;让习年同志帮我申请一份便可。”

    “也行,需要说一声,总归会给你找来的。”

    衣裳包好,两人有说有笑的走出库房,出来时见罗三等人蹲在货物堆里翻找东西;毓秀好奇的问道,“他们在找什么呀?”

    “老大,大嫂,你们回来了。”曹征听见声音扭头看去,仰头就笑,“我们在找稀罕东西,这次进的货里有干海鲜;弄一些回去送礼也好,自家吃也好,都错不了。”

    “还有干海鲜啊?”钟毓秀来了兴致。

    来到这里,别说吃海鲜了,连见都没见过。

    罗立军边找边点头,“有,种类还不少;等会儿我们找到了,您也带些回去。”

    “好,我也来帮忙。”馋。

    有钟毓秀帮忙,总算是从货物堆里找到了堆放干海鲜的地儿;鱼干、干贝、鱿鱼、鱼翅、小虾米、蚝豉、干海参、干海带紫菜等,种类繁多。

    严如山一样选了两斤出来,分别包装,每一种都是一斤装;这些干海货卖相不是绝好,质量却都是不错的,可以看出前去收购的人很用心。

    罗立军、程明朗、林凯、曹征各自也包了些,最后,钟毓秀想起了吴超还在外头没进来,也给他包上一份。

    “东西选好了,我和毓秀该回去了;你们回不回?”严如山一手拎着干海货和衣裳鞋子,满满一大包;一手你牵着她的柔荑,询问几个兄弟。

    曹征摇头,“老大,你去陪嫂子吧,我们还要商量一下之后的销售呢;干海货和吃食这些东西,过年这两天很好卖,我们得看看是自己出手还是兜售给黑市二道贩子帮忙一起卖。”

    买卖上的事儿钟毓秀不懂,更没兴趣。

    严如山点头,“那你们忙着,我和毓秀先回家了;明天我也不过来了,你们商量一下怎么买,看是老规矩还是怎么着,拿出章程了跟我说一声就行。后天到我家汇合,我带你们去毓秀家做客。”

    “行咧。”

    “老大,嫂子你们慢走啊!嫂子有机会来玩,我们这里吃喝东西多,想要什么都有;您有想要的可以跟我们说,我们给您寻摸去。”罗立军嘴甜,一口一个嫂子,热情又殷勤。

    严如山冷眼撇他,和他们告辞一声,牵着钟毓秀便走。

    出了据点,钟毓秀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严如山低头问,“很开心?”

    “嗯,有新衣服、新鞋子,还有海鲜可以吃,当然高兴了。”钟毓秀没说,他这几个兄弟各有各的特点,都是有趣人;笑也是因为罗立军太殷勤了,殷勤的有点好笑。

    严如山捏她的手,“喜欢吃海鲜,以后我让人给你弄新鲜的。”

    “新鲜的哪儿那么好来?咱们这边距离海边本就远,要真弄来也死了。”别说现在,就是后世也不定能吃到新鲜海鲜;想吃新鲜海鲜都是当天运送,那是要靠飞机的。

    这年头,别说私人飞机了,属于公家的飞机都没多少。

    “以后给你弄。”严如山记住了她的又一项喜好。

    他坚持,钟毓秀也不反对,有这份心比什么都强,“那我可等着了。”

    走出巷子,外头的天地陡然开阔;两人走大小车面前,吴超听见动静抬头一看,见是他们过来了,忙打开车门下来。

    “大山,嫂子,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不多看看?嫂子也多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

    “下次再来,这次认了门,下回熟门熟路的啥时候都能来了。”钟毓秀笑眯眯的回话。

    吴超哈哈笑着,“您说的也是,那你下回来玩;对了,他们几个呢?”

    “他们不回去。”严如山伸出手,“车钥匙给我一把,我开一辆车先走;等会儿你们一起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