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27章 据点
    罗立军上前敲门。

    “谁?”

    “开门,是我。”

    “是罗三,等等,我马上开门。”门内吱呀几声,还有放木栓的声音,脱漆的大门被打开;里面好几个壮汉,身长有高有低,穿着也有好有坏,她还在里面见到了一个穿的衣服是打补丁的。

    “罗三,你可算过来,走,去看看我们新拉回来的货;等年后再出手,必定好卖。”说话之人皮肤黝黑,两眼明亮有神,言谈举止来看是个爽利人。

    罗立军并未回应他,而是回头看去;在远离的七个人这才看到了严如山身边,钟毓秀的存在,俏生生的一个美貌小姑娘,明眸皓齿,笑意盈盈的样子格外耐看。

    “这.......谁?”七人看愣了。

    “咱们嫂子,老大对象,你们家叫嫂子就行;你们那表情收收,收收,别跟没见过世面的人一样。”曹征越过他们,走到前面,把他们惊愕的表情一一拍掉。

    “我对象,姓钟。”严如山拉着钟毓秀走到罗立军身侧,这才与大家介绍。

    钟毓秀笑着和他们打招呼,“大家好,我叫钟毓秀,是严如山的对象;初次见面,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没有没有。”有个人忙摇头,可不敢接这话,“您是严大的对象,那就是自己人;先进来,咱们把院子关上再说。”

    “好。”

    随着众人进入院中,大门紧闭,一众人好奇的打量她;却没人擅自开口,他们和严如山的关系没相熟到问东问西的地步,大家算是合伙关系。

    他们都知道,罗三、严大、吴二、程四、曹六、林五几个连真名儿都没告知他们的;第一次合适就是阴差阳错,后来觉得他们人品不错,他们出手大方,身上的气质和他们这些老百姓大不相同,一看家里就是有些地位的。

    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就没去深究。

    现今也一样。

    他们这些人并非一开始就是一起,许多都是罗立军、严如山、吴超、程明朗、曹征、林凯等各自拉拢过来的人;带着这群人干,这六人就是他们的主心骨。跟着他们干了大半年,凡是他们插手的生意无一不是大赚;一旦有危险,都能提前避开,他们的能量之大,跟在后面都能捡便宜都能赚个盆钵满盈。

    “各位里面请。”

    一行人进了堂屋,一张八仙桌摆放在正中央,墙体周围堆满了货物;大包小包的,或被油纸包遮盖,或被黑色的布料包裹成一团,随意丢在角落。

    “坐。”严如山在上首落座,拉着钟毓秀落座;这才有心思询问,“上次说的缝纫机、手表、电器都到位了?”

    有人上前道:“是的,都到位了。”

    “那就年后再出手,大年初五后,可开市。”

    “好,我们会提前做好准备。”

    严如山点点头,摆摆手,“你们去忙吧,我们在这儿说会儿话,离开的时候会锁上大门,”

    那七人纷纷告辞,罗立军等人将人送出门,又回转;院子里陡然冷清,曹征去翻看货物,林凯和程明朗在桌前落座,罗立军瞅曹征一眼。

    “翻什么呢?”

    “我看看这些货的质量有没有问题,咱们这可是长期生意;顾客有十分之八是固定的,可不能把有质量问题的东西交到人家手里,那会让咱们的生意失了诚信。”每打开一个袋子或掀开一张油纸布,他都非常仔细细心的查看。

    钟毓秀莞尔一笑,现在的人是真的淳朴;不像后世,什么东西都假,只要能赚钱,谁还管你质量如何。

    “有这样的心性,不愁生意做不大。”

    “嗯,曹老六就这点好,做事认真。”对于兄弟们的优点,严如山一清二楚,“当初我们进第一批货他还不放心,非要跟着去亲自验货,并运送回来;走了三回才没跟着去了。”

    钟毓秀笑意盈盈,连连去看曹征,“这样很好,做生意万万不敢失了诚信;日后你们想把生活做大做好,少不得要他来把关。”

    “嫂子谬赞。”曹征笑眯了眼,好似很高兴被钟毓秀认可一样。

    “不客气,你应得的。”钟毓秀接了一句,其他人纷纷笑了起来,特别是曹征,他作为当事人,笑的比其他几个更开怀。

    严如山双眸微眯,斜睨曹征一眼;曹征咧嘴讨好一笑,忙回头继续查看货物。

    林凯道:“老大,库房里还有好些东西,您带嫂子去看看吧;嫂子有看上的直接拿走,日后嫂子想要什么直接跟我们说,我们给您送过去。”

    “那就多谢你们了,不过,该给的钱还是得给;你们做生意不兴亏本的。”她不是那种喜欢占小便宜的人。

    “嫂子放心,到时候咱们直接扣大山的分子,绝对亏不了。”罗立军语气轻松,多有调侃语态;他们的货物之多,根本不在乎钟毓秀拿那点儿东西;其他人也是这想法,只是,他们都不会说出口。

    钟毓秀扭头去看严如山,“你们的手这么松的吗?”

    “那肯定不是啊!手松不松也得看人不是;您不同,您和老大迟早的事儿,咱们一家人谈钱就外套了。”罗立军满脸笑容,言语之间多有暧昧和玩笑之意。

    钟毓秀耳根发烫,抬头去看,却见严如山也正在望着她;视线相撞,脸颊泛红,钟毓秀轻咳一声挪开视线。

    “那什么,我们去你们的库房瞧瞧。”

    “好。”严如山牵着她的手,好脾气又有耐心;引着她出了堂屋,往后面走,别看这座四合院不大,又不显眼,其实内有乾坤。

    四合院下面挖有一个非常大的地窖,都可以用地下室来形容了;打开地下室的大门,里面空气稀薄,一眼望去全是大大小小的货物,除了几条过道,便没有下脚之地了。

    严如山一一为她介绍东西,一列东西就是一类货品;吃喝穿用备的齐全,看完地下室又去看上面几个库房的东西,那东西跟地下室比也不遑多让。

    从吃到穿应有尽有,布料种类齐全,棉布、的确良、布拉吉........连海外的布料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