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20章 好货
    “这样啊!”钟毓秀恍然大悟,知道是什么东西,她就没兴趣了,“我去帮狗蛋摆饭,郝同志,田同志,你们看看货物满不满意。”

    郝南和田尚国颔首,“好,有劳您了。”

    “不说这些。”钟毓秀快步往厨房而去。

    三个大男人围到黑布面前,严如山揭开黑布,东西被重叠堆放,麦乳精、布料、自行车、手表、缝纫机一样不落。

    “你们看看质量和牌子。”后退一步让出位置。

    郝南和田尚国上前,郝南拿起了麦乳精和布料,田尚国则是看三大件;麦乳精不用看,都是同一牌子和包装,布料是的确良的好布料,也是现在比较流行的布料。

    “严同志,谢谢你,布料很好。”郝南打眼看了一下,很满意,“一共多少钱?我去拿钱给你。”

    “麦乳精一罐八块,布料两批不要票,给三十块钱就行。”完全是进货价了。

    “好,我去拿钱,您稍等。”

    郝南抱着东西上楼,片刻后拿了钱下来,“您数数,三十八。”

    “不用数,还能信不过你吗?”严如山直接揣兜里,对彼此品性都有一定了解,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郝南笑了笑,心里舒坦,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能被人信任,就是件舒坦的事儿。

    田尚国检查完,点点头,“严同志,东西都没问题,还是崭新的;多少钱票?”

    “自行车、手表、缝纫机都不要票,自行车给两百五;手表一百八;缝纫机三百五。”

    “这.......太便宜了吧?”田尚国心里算过一笔账,三大件下来少不了一千,那还是要票的情况下;尤其是缝纫机,那是真贵,上京的东西比地方上还要贵一些,价钱上自然也更高,“严同志? 您这样得亏? 是多少就是多少,不用特意给我算便宜;您不是一个人经营。”

    严如山的动向不仅他们知道? 上面也了解一二;若非如此? 他行使不会那么容易。

    郝南点头,“我的是不是也算便宜了?”

    “没有? 咱们都是熟人了,价钱上自然不能跟外面走;这些算一算也能有赚头的。”严如山语态淡淡的? “不用多想? 做咱们这行的吃什么也不吃亏。”

    田尚国这才放心了,“那,我上去拿钱。”

    “嗯。”严如山点点头,田尚国快步上楼? 拿了钱下来塞给他? “这次多谢你了,严同志。”

    “举手之劳。”严如山接了钱塞兜里,“好了,你们把东西搬去放着吧,我去帮毓秀摆饭。”

    说完? 快步走进了厨房;郝南帮着田尚国把缝纫机和自行车搬进杂物间,手表可以随身携带? 不急着放置。

    “你怎么进来了?”钟毓秀洗好碗筷,转身时见他立于身后? 眉目愉悦唇角带笑地凝望;她也不自觉扬起笑意,“他们还满意吧?”

    “来帮你摆饭? 他们很满意;全是崭新的? 质量上没问题? 自然是满意的。”严如山伸手接过她手上的碗筷。

    钟毓秀点点头,“自行车的生意可以适当做调整了。”

    “嗯,我也这么想的,已经做出了调整;手上的自行车全部出手后,再进货就只是少量进了。”严如山双手捧着碗筷与她交谈,“小电驴代步车的出现很快就会替代自行车,自行车的市场会受到巨大的冲击;这些我们都考虑进去了。”

    卖货也是有窍门的,并非一层不变;他们进货时需要考虑的东西也多,时代、时局、潮流等因素都要考虑进去。

    他们不是单一卖一两样东西,而是能卖的都倒卖。

    摊子大,顾虑的事情自然就多了。

    “嗯,确实是这样。”思维在一个频道上,交流起来就舒心,“小电驴还不能交到私人手里贩卖,不过,你们家世好,运用点儿关系应该可以拿到一些小电驴吧?”

    严如山摇头,“没那么简单,现在小电驴是一大笔收入,到了私人手里;价格方面没法控制,小电驴普及还不到时候。”

    等到能普及时,小电驴的价格也会下降到普通人能接受的程度。

    “也是。”钟毓秀了然,转头又问道:“严大哥,你现在在积累资金,以后打算做什么生意?”

    “房地产、服装、科技。”

    钟毓秀若有所思,“为什么想做服装?”

    “衣食住行,总要占一样,不能什么都不做的;若是有可能,我还想做珠宝生意。”严如山将想法说出口,钟毓秀心下一动,“做珠宝生意所需要的资金很庞大,并不比房地产和科技类生意少多少;你的资金够吗?”

    严如山望着她轻笑,“资金不够慢慢积累,总能实现目标;珠宝生意想做成功可不容易,玉料、雕刻、抛光、销售等等的流程都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否则,不能随便开局。”

    那会见光死的。

    “看来你了解的不少,我对生意这方面的东西不是很懂,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现在该吃饭了,把碗筷送出去,我来端菜。”

    抛开所有思绪,将严如山推出厨房,她也端了两盆菜肴出去;郝南和田尚国从杂物间出来后,跑过来帮忙,人多速度快,很快饭菜都端上了桌。

    三个荤菜、两个素菜、一个汤。

    四人吃过晚饭,送走了严如山,钟毓秀洗漱完回到了楼上;刚上楼没一会儿,郝南又来叫人。

    “钟同志,您睡了吗?”

    “没有。”钟毓秀从床上坐起来,套上外套打开房门,“什么事?”

    郝南道:“下面有人送了油烟机过来。”

    “请他们帮忙安装好就行,要钱给钱,要票给票;狗蛋应该也在下面,有不懂的就让狗蛋去安装。”

    “好的,那您先休息。”

    郝南转身下楼,将钟毓秀的意思转达给了狗蛋;狗蛋滴滴滴回应三声表示明白,转头和送油烟机来的人一起将油烟机安装上。

    那名送油烟机的人也是一名军人,当初钟毓秀给图纸的时候就说过;油烟机制造出来要一台,因此,油烟机一出厂,习年就派人送了一台过来,这人便是习年身边经常走动的警卫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