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16章 壮丁
    要不要这么狗?

    钟毓秀嘴角微不可见的抽了抽,“郭校长,您也知道我现在忙着,带班的事儿.......”

    “就这么定了,带班有额外补贴的,只是要辛苦你了。”郭校长笑眯眯拍板决定。

    钟毓秀:“.......”

    “郭校长,您别激动,我怕是没时间呀!您知道我在医学院上学,需经常跟随老师出诊学习;学校还有课程需要跟呢,带班是真不行。”顿了顿,见他笑意都维持不下去,为难地继续说道:“再有,您看我年纪太轻,人家那些学生也不能信任我吧?”

    上课就罢了,带班?不要,不想,不可能。

    郭校长笑意敛去,低头轻叹,“我也是没办法了,咱们物理系的教授都忙,要研究、要带班、要带学生,每天围着工作的事儿忙的团团转;他们好些年岁太大,我可真怕累出个好歹。你还年轻,又能顶事儿了。”

    不能怪他什么事儿都想砸给她,是真没办法啊!

    “郭校长,要不,您再招聘几个教授?想来不少人都愿意来的。”

    “怎么招?平反回来有学识有才能的人都被各大高校招揽了;没平反的,我去哪儿找啊?”

    钟毓秀盯着他看了片刻,同情的说道:“那您可太难了。”

    “就是这话,我可太难了。”被戳中了心里的苦,郭校长望着钟毓秀的目光都不一样了,仿佛找到了知音,“那你看能不能带班?就当帮我解决个难题?”

    “不能,不要想,不可能。”

    郭校长抿了抿唇,“钟同志啊!其实我问你老师了,你老师说你的在学医方面天赋异禀;这会儿不用跟理论课程了,需要的是多实践.......”

    “实践也要时间去做。”

    “在什么地方都能实践的,我这边是真找不到人;你知道么,来年的新生是是第二批入学的学子了,其他学校这学期下半学期就把学生招进去了,我们华大,他们还没入学呢,就是所有事情都没安排好。”

    恢复高考的时间来的太突然,各大高校都是临时主持起来的;虽然快一年了,也算是走上了正轨? 终究是却人手? 什么都却啊!

    “你要是怕耽搁了学医,我去和你老师商量一下;有实践课再通知你过去上课? 跟着你老师出诊? 平日里还是主要在咱们华大。”郭校长苦着脸,愁眉不展? “钟同志,我也一把年纪了? 不定能活到什么时候;现在就想为国家多培养些人才出来? 大家都在为此努力呢,我不想耽搁了他们啊!你有才能有学识,行事又有分寸,还跟着丁教授带班了一段时间了? 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郭校长难处她知道? 但是,为此增加工作负担,她有不愿意。

    “郭校长,这样吧,您也确实难;我答应带班? 但是我有一个要求。”

    “你说。”

    钟毓秀轻叹开口,“班级可以带? 可我忙起来的时候是真没办法;能否挑选班长和副班长出来顶事儿?我不在时候,我提拔他们其中一个看主事儿。若是有重要事情? 就让他们来找您。您看这样行不行?要是行,我就带? 要是不行? 您就另请他人吧。”

    “可以可以。”郭校长立马点头? 生怕她后悔,“那你就带新生班级物理一班,记得明年开学时间是正月十二,也是他们的入学时间;班级已经分好了,按照成绩划分的,到时候我把名单交给你。”

    有种掉进坑里的感觉,她知道不是错觉。

    “行,您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先走了。”

    再待下去,她怕又摊上事儿。

    郭校长眉开眼笑,变脸比变天还快,“钟同志,真是太谢谢你了;你要是不接,我可真找不到人了,到时候又要让老教授们受累了。你要是有时间,还可以多带几个学生......”

    钟毓秀算是怕了他了,赶紧告辞走人。

    惹不起惹不起,溜了溜了。

    郭校长望着她的背影摇头轻笑,心下可惜;学生们能将钟毓秀身上的东西学个五成,那是终身受用无穷。

    “钟同志,回来了,郭校长怎么说?”丁教授瞧着人没精打采的走来,关心问候。

    钟毓秀点点头,叹息道:“郭校长说了,下学期开始每个周安排五节课,还要带一个班。”

    头疼!

    “那很好啊!”丁教授高兴不已,老眼含笑,“你可是咱们华大十年后第一个留校任职的,这么快就能得到重用,多好的事儿;好好干,带班其实不难的,有班干部呢。”

    “你啊!可别愁眉苦脸了,认真干,上手了就简单了;你看我也这样,研究归研究,上课归上课,管理班级的时间真没多少。班干部们只要有责任心,你就不用多过问,掌握大方向便可。”

    钟毓秀很赞同,若非如此,说什么她都不会接这个摊子。

    “您说的很是,我就是这么打算的。”

    丁教授笑容和蔼,彼此都是做这一行的了,有些经验互相加交流一下,算是老前辈带带小辈儿了。

    两人正说着话,与丁教授交好的郑教授找了过来,物理系的试卷需要批改,人手不够;正好他们闲着,成功抓壮丁。

    “老郑,物理系的试卷这么多?”到了地方,是一间陈设简单的会议室;一张长长的桌子,桌子两侧放了凳子,桌子的颜色已经老旧,而那桌上堆满了卷成一卷卷的试题。

    钟毓秀眼前发黑,这么多试卷,靠他们三个什么时候才能改完?

    “郑教授,就我们三个人吗?”

    “不是,等会儿还有人过来;不过,大家得先管班级才能过来,因此,不是所有人都在一个时间。”郑教授说完,行至桌前,拿开手边的卷子,那里有一个盒子;郑教授打开之后放在桌子外侧,“钢笔墨水都有,你们随意。”

    钟毓秀走上前打开盒子,里面是八支钢笔,不是大牌子;估摸着是学校提供的,太贵的也舍不得拿出来随便旁人用。

    先取出一支给丁教授,“教授,您看看有没有墨水。”

    “好。”

    “不用看,都是加满了的。”郑教授已经走到桌子下首落座,听了她的话,抬头笑微微的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