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15章 见郭校长

第115章 见郭校长

    丁教授没再说劝导之言,到得班上,同学们看到钟毓秀目光都是一亮;分开半学期,他们都不知道钟毓秀同学做什么去了,只知道她不在学校。

    “钟助教今天得了空回来看看大家,等会儿下了课你们可以要好聊聊;虽然你们已经考过试,但,该给你们拉的进度还是要拉一拉,等开学的时候还会给你们拉一会,加深大家的印象。现在,大家翻开课本,我们在继续昨天的课题.......”

    钟毓秀不在,拉进度的活儿,丁教授得捡起来;

    丁教授讲课喜欢循环渐进,对学生的引导做的到位,帮同学们复习一学期的课程,同学们学的很认真;只偶尔看两眼站在后面的钟毓秀。

    钟毓秀淡定自若,等丁教授下了课,许红旗第一时间扑到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关切询问。

    “钟同学,你去哪儿了?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们问丁教授,丁教授也不肯说。”

    “没事儿,我很好,谢谢许同学关心。”拍拍她的肩头,许红旗心底不坏,算是在学校的第一个朋友,“最近我在其他学校学习,这才没时间回来;你不用担心我。”

    班上的同学都围了上来,大家没有冲突,甚至矛盾都没有;面对钟毓秀时,还多有崇拜和慕强心理。

    “钟同学,你去哪所学校学习了?”

    “钟同学,你去学习什么呀?你的成绩那么好,还需要去别的学校学习?”

    .......

    “钟同学,你这么长时间没回来,我们都想你了;你不在,都没人用成绩碾压我们了。”

    不知谁说了最后一句想? 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钟毓秀不禁莞尔? “我最近在医学院那边学习,谢谢大家还惦记着我;后天就放假了? 大家有想过去什么地方玩吗?还是直接回家?”

    “回家啊!我肯定是回家。”一个身形偏瘦的女同学第一个开口? 其他人也纷纷附和,也有一两个家境相对教好的想留在上京玩几天再走。

    丁教授看他们说的热火朝天? 悄然远去。

    钟毓秀倒是看见了,并未追上去? 她不在这段时间同学们能这么惦记着她;一个个目光清澈坦诚? 从他们的眼睛里就能看出他们确实是惦记着她的,做不得假。

    这里面纵然有脾气不和,品性有问题的人;却也不缺少品行端正正直之人,这些人可以试着处处? 若是处好了? 便是日后的人脉。

    这么一说话就忘了时间,直至上课铃声响起,钟毓秀告辞后他们才回到座位等老师过来。

    “回来啦。”丁教授望着她笑了笑,“你在班上很受欢迎。”

    “之前没感觉出来。”钟毓秀轻笑,确实没什么感觉? 都是平常相处;她在班上不是天天点卯,与同学们相处时间非常少? 谁又能想到大家对她这么热情。

    丁教授含笑摇头,“你们时不时能见到? 自然会忽略;现在可感觉出来了?”

    “嗯。”抿唇浅笑,“他们不讨厌我。”

    不讨厌不排斥? 还很崇拜? 也许有慕强心理;但不妨碍他们确实对她没有恶意? 还饱含善念。不是那种利益相对的拉拢,而是纯粹的善念。

    丁教授不知说什么好,性子偏懒散,该担起的责任一样没少;就是给人不爱交际,不想去交际的认知。

    “你该多交些朋友了。”

    “会的。”品性端正的,她会试着去来往。

    丁教授点点头,“你去找郭校长吧,他还不知道你来学校了。”

    “好的,那我现在过去,您忙。”

    与丁教授告别,转道去了郭校长办公室;这会儿郭校长办公室门开着,里面只有郭校长一个人,走到边儿轻轻敲了敲门。

    “郭校长。”

    郭校长抬头一看,脸上的笑容和惊喜溢于言表,“钟同志,你可算来了,我可等你好多天了;放假后你都没来学校,我可要上门去找你了。”

    “您等我有事儿吗?”

    “有。”郭校长从抽屉里抽出一封两个手掌宽长的纸,从办公桌前出来,行至她面前交给她,“你看看。”

    钟毓秀接下后看了看,“任聘书?”

    “是的,你以后就是我们学校的教授;可以在学校授课,我会让行政处安排你的课程,从下学期开始你就不是助教了。”郭校长笑容满面,“咱们学校又有一位能独当一面的教授,大家不知道多高兴呢,要是多来几个你这样的天才我,老教授们会更高兴。”

    有人才接担子,身体不好的老教授们还能提前退休养老。

    “多谢郭校长,也多谢诸位教授的认可。”折叠收起任聘书。

    郭校长笑眯眯的说道:“你的成就注定了你的不凡,能力越大,责任越重;我希望咱们学校的学子们得到你的教导,你的学识不仅我看重,上面也十分看好,请你好好教导他们。”

    他们都是国之栋梁,学成出来才能造福更多的人。

    “郭校长,您知道,我现在很忙;可能没那么多时间去教学。”若是没去学医,她的时间相对而言会多上一些。

    “不怕,你看看你一周能上几节课,我去给你调节;争取调整到大家都能接受的程度,你觉得呢?”

    最后郭校长还不忘询问她的意见,钟毓秀不得不点头,“也好,下学期我的课程没那么紧了;可以和老师商量一下,挪出三节课的时间,这样可行?”

    “行,怎么不行?!”郭校长十分开怀,之前只想着一周两节课怕就是极限了,多出一节课已是意外之喜,“要是有可能,多来上两节课?”

    钟毓秀无奈,对面郭校长满目期待,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我尽量吧。”

    “有你这句话,我就让人安排五节课了?”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

    钟毓秀:“.......”

    “你放心,你要是没时间来上课,我可以亲自帮你代课;或者,你请其他教授帮你代课也行。”

    人家言语之间都为她考虑周到了,钟毓秀艰难地点了点头,“行,五节就五节,不能再多了。”

    大不了多挤一挤,时间就是海绵里的水,多挤一挤就有了。

    “太好了。”郭校长抚掌而笑,高兴过后,他双手负于身后;颇具讨好意味的说道:“钟同志,你看下学期要不要带个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