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12章 游玩
    若是之前没人提醒,她还真能给忘诸脑后;被人提起了,她不能当做不知道。

    严如山眸光微淡,“去吧,等你下班我来接你。”

    “中午可能不会回来吃,晚上来接我吧?”对于他突然的退步,钟毓秀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下更为歉然;人家抽空带她出去放松,她又有安排。

    “那我给你带午饭过来,可以吗?”严如山尊重询问。

    钟毓秀毫不犹豫点头应了,“那就麻烦严大哥了,食堂的饭菜是真不好吃;没吃的还能将就,有好的将就不来了。”

    “想出什么跟我说。”严如山眉目清淡含笑,“不管是肉还是菜,我尽量给你弄来。”

    “烤鸭吧,全聚德的烤鸭是真好吃,特别是皮清脆爽口。”钟毓秀美滋滋的回味着。

    严如山毫不犹豫点头,“好,明天中午给你带一只烤鸭,还有想要的吗?”

    “红烧肉、麻婆豆腐,就这两个吧;有青菜就再来个青菜。”

    “少了点儿,够吃吗?”严如山不放心,毓秀的胃口就不小,还有郝南和田尚国两个人;他们三个一起吃,三个菜根本不够。

    郝南笑了笑,“我们不和钟同志一起吃,我们可以吃食堂。”

    “一个人吃可不香。”钟毓秀摇摇头,“吃饭要一起吃才香,吃独食没意思。”

    “我会让人他们多买两份的。”严如山敲定了,又和钟毓秀说起了其他事儿,“给爷爷弄的柚子快到了,明天我去弄回来,你想吃柚子吗?我给你送一些过来。”

    钟毓秀忙点头,“要,多拿几个,皮给你留着等你过来拿。”

    “成。”严如山答应的爽快。

    “按理说你一早就请人收集柚子,应该早就运送过来了,怎么这么晚?”都过去一多月了。

    严如山执筷的手微顿,“那边出了点儿事儿,所需柚子又太多,运送出来费了一番功夫。”

    见他不愿意说,钟毓秀也不追问,期间必定有事发生,“能送过来就很好了,老爷子有柚子皮用着,想来老寒腿也也能有所改善。”

    “嗯,爷爷那腿这几天都没有疼了,还是你的方法好用。”严如山眼底泛起笑意,唇角轻勾,心情不错,“爷爷还说要亲自谢谢你呢。”

    “亲自谢?”钟毓秀拒绝,“还是不要了吧?不过就是一句的事儿,一切都是你在打理,我哪儿好意思要这句谢。”

    严如山侧目,笑意愈加明显,“爷爷说了,要是没有你的方法,不定受多少罪呢;并且,你的方法现在不仅是爷爷在用,好些老爷子也在用,他们都是受惠人。我弄回来的柚子皮有大半都是要给他们。”

    “为什么要你给,他们不能自己想办法弄来吗?”能让严老爷子说出偏方的人,应该都是交好的,身份地位都不会低。

    “反正我也要给爷爷找柚子回来,顺便了。”严如山语气微滞,片刻后继续说道:“他们呈了情,会在其他地方补回来的;有些人还是我那些兄弟家里的老人。”

    钟毓秀恍然若悟,“这样也好。”

    人脉关系的重要性,她很清楚;只是不耐烦去经营,人脉经营好了,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能事半功倍。

    而她,从事研究事业,对人情方面的事情并不是那么看重;她的性格也就只适合做研究了。

    “放心,我有分寸的。”严如山含笑说完,看向郝南二人,“你们有没有想给家里人带的东西?我那边最近要进一批新货。”

    郝南和田尚国对视一眼,没想到他会这般询问;一直以来,严如山与他们都不甚亲近,别说主动询问他们需要什么东西了。

    “能弄到多的麦乳精和布料吗?”郝南踌躇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田尚国看了他一眼,并未阻拦。

    严如山轻轻颔首,“有的,这些都是基本的东西;郝同志若是需要,明天我过来的时候顺便给你带过来。”

    “谢谢,我要三罐麦乳精,布料要两匹;多少钱票,你结算一下。”郝南不是那种占便宜的人。

    “好,明天送过来了再一起给。”严如山又望向田尚国,“你呢,有吗?”

    田尚国点头,“自行车、手表、缝纫机能弄到吗?我家小弟最近在说亲,差这三样东西。”

    这三样东西是抢手货,他们去买的话不一定买的上;想弄齐,必定需要动用不少人脉,他不想为了某些人动用人脉,严如山这边能拿到,能省去不少事儿。

    “能的,自行车飞鸽牌,手表上海的,缝纫机梅花的,可行?”严如山将牌子报上。

    “可以,不用多少,便宜点儿的就行。”

    严如山应了,一行人歇了一会儿,为了多一点时间游玩,他们连午睡都给取消了。

    走出大院,外面停了一辆红旗小轿车,看牌子挺熟悉的。

    “走吧,我和爷爷借了车,咱们能少浪费些时间在路上。”严如山拉着毓秀走上前,毓秀这才看到里面坐着一个警卫员,是严老爷子身边的人。

    “老爷子不用吗?”钟毓秀停下脚步。

    严如山笑道:“今天爷爷不去上班。”

    “这样啊!”心里有底了,毓秀侧身坐进车里,之后严如山跟随进去;之后是田尚国在旁边落座,郝南只能去驾驶座。

    “去天安门广场。”

    “好的。”警卫员驱车离开大院。

    天安门广场场地大,人来人往,瞧着人迹稀疏,其实人并不少。

    “今天不是周日周末,人还这么多?”钟毓秀走下车,目光落在那张超大的照片上,那事伟人的头像。

    严如山从车上取下相机,递给她,“要不要去照相?”

    钟毓秀低头一看,满目惊喜。

    “你还带了相机的啊!”

    严如山含笑点头,但笑不语。

    钟毓秀接过相机,先研究了一下这种老古董怎么用;之后开机后咔嚓咔嚓的几下将天安门广场照下来,那张为人的头像特殊照,特别清晰。

    “严大哥,你可真好,什么都想到了。”放下手,钟毓秀诚心夸赞。

    严如山接过她手里的相机,指了指前方升起的地方,“你去那里,我给照上一张。”

    “好。”

    两人在天安门广场转悠,遇到好位置就会来上一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