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06章 专卖区
    严如山笑了,对售货员道:“帮我们包起来。”

    钟毓秀把手里的衣裳交给她,售货员用纸盒子折叠的袋子装起来,“这件衣裳四十八,不要布票。”

    “这么贵?”

    “不贵了,它的面料就值得,用料全是进口货。”售货员说完,眼神古怪的瞧着人,“你们该不会是买不起吧?”

    严如山接了袋子,掏钱付账,转头牵着钟毓秀离去。

    售货员愣了愣,抬头看去的时候人已经走远了,耸耸肩就放开了;做她这行的态度就这样,爱买不买,不买滚蛋,那两人身份气度都不差,想来也是有身份地位的,既然人家没计较,她也不放在心上。

    常年的垄断影营销,让这些售货员自认为高人一等,眼高于顶。

    “毓秀,以后我给你开一家大商场。”看谁敢给她气受?

    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公平,也不是谁都有资格谈公平;唯有自身强大,才有谈公平的资格,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他不会去要公平,他只会努力增加身上的筹码。

    钟毓秀心头暖意融融,抬起眼睑去看他,狡黠一笑,“那我可等着了,到时候我想买什么买什么。”

    “好,还不用给钱。”严如山坚定点头,决定回去就规划起来。

    小姑娘值得最好的一切,她手里现在就不差钱,但不是他给的。

    钟毓秀轻笑出声来,主动反手握住严如山的手。

    “再等等。”再等等就好。

    “嗯。”严如山点点头,二人抛开不愉快,携手逛着商场;在商场内转悠了一圈,除了买上几样小玩意,其他的都没再买。

    走到小电驴代步车专售区,整个区域宽敞又敞亮,摆放着一辆辆小电驴;颜色不一,性能都一样。人来人往,络绎不绝,看的人很多。

    钟毓秀上前看了看标价牌,价格上有差距;而差距在于有的小电驴没用芯片和她研究出来的锂电池,只用了当下能用得上的电瓶,这种小车只要五百八。而她做出的那种用芯片、锂电池、感应器的小电驴售价五千,价格之高,令人咂舌。

    “好贵啊!”

    严如山在她身后淡笑,“不贵了,这可是你制造出来的成果,芯片、锂电池、感应器技术非常超前;它们本身的价值就值得这个价,买不起的人也可以买另一种的,不拘于这一种。”

    好吧!

    钟毓秀点头,“我没想到会买的这么贵,在国内都这么贵,那国外呢?”

    “国外也是这个价,不过是兑换成了出口货币。”也就是是在米国收买的话,就是五千美金一辆。

    “我们国内有多少能买得起?”

    严如山手提袋子,双手背于身后,“有人买得起,而且,有关系的话可以弄到内部价;你再看旁边,不要工业券才是这个价格,给工业券也就三千出头,很便宜了。”

    国外可没有这样的优惠。

    “我明白了,那我的小电驴可以骑着去学校了。”不用每天赶公交活着走路了。

    思维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严如山也很无奈,“对,可惜,现在天气冷,骑着小电驴去学校会很冷的。”

    “没事儿,我回去让狗蛋做一套开车专用挡风被。”

    小电驴专卖区没什么特殊的,钟毓秀看两眼就没了兴趣,拉着严如山坐公交车回家。

    傍晚到家,钟毓秀亲自画了一套挡风被,从手、上半身到膝盖全部遮盖;若非技术不到位,她还想让狗蛋给她做一个小棚子把小电驴给遮挡住,如此一来就不会漏风了。

    “狗蛋,尽快帮我做出来,我要用。”

    狗蛋接过图纸,去杂物间找到一卷深色瑕疵品布料,抱着布料和图纸上楼了去了。

    郝南和田尚国摆饭上桌,喊两人用饭;钟毓秀和严如山吃过晚饭没事儿做,钟毓秀再次抱起了未曾看完的医书,严如山则在旁静静陪着她。

    夜幕拉下,小楼灯光通明。

    “毓秀,我该回去了。”

    钟毓秀抬头看向窗外,“天都黑了。”

    “黑近了。”严如山默默凝望,“明天我来找你,带你去长城玩。”

    “天气太冷了,长城太冷了。”不想去。

    严如山沉吟少顷,轻轻颔首,“那我带你去外面走走,上京有不少景点,我们还能去**广场。”

    “好。”

    “就这么说定了。”严如山眉目带笑,喜悦来的太过突然,他喜形于色,“我先回去了,明天过来接你。”

    送走严如山,钟毓秀坐回沙发上看完最后几页内容,方停下。

    郝南端了杯热水过来,“钟同志,喝口热水暖暖。”

    “谢谢。”双手接下,钟毓秀笑了笑,“明天没什么事儿,我和严同志出去玩,也给你们放一天假,你们也出去走走?”

    田尚国从厨房内出来,手中端着一盘水果,送到她面前,摇头拒绝。

    “多谢钟同志好意,我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您,我们不用假期。”

    “你们老家不在上京,可以利用放假时间去和家里人打电话说说话呀。”当兵的也会想家,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

    田尚国郑重摇头,“钟同志,我们保护您很清闲,想和家里人打电话每天晚上都可以;不用利用假期去联系他们,况且,我们受到的命令是保护您,您出门,我们要时刻警惕,最好能跟在您身边。”

    虽然钟毓秀去学校后,他们不好跟进学校贴身保护;但他们每天都在校外等候,为的就是应付突发事件。

    “郝南同志,你呢?”说不通田尚国,钟毓秀只能将话题转到另一个人身上。

    郝南笑道:“田同志将我想说的话都说了。”

    行叭!

    钟毓秀抿了一口温水,放下杯子起身,弯腰拿起医书。

    “既然如此,明天一起出去玩,你们洗漱完早点睡。”

    “好的。”郝南和田尚国点点头,目送钟毓秀上楼后,他们才跟了上去;到房间拿了换洗衣裳下楼,去卫生间洗漱。

    两人常常锻炼,每天都是一身汗,一天不洗都酸臭。

    毓秀在房间里取了另一本医书来看,一边看一边放开精神力听动静;待他们上楼进入房间,她才取了衣裳下楼洗完澡回来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