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05章 逛百货
    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钟毓秀揉揉头发,下楼洗漱,头发梳成马尾辫;不是平常见到的那种马尾辫,而是将马尾扎上后分成四股,一左一右分别一股,在尾部绑上皮筋,两股交缠一进一出形成的马尾。

    这样的马尾好看又不土气。

    照照镜子,美美的。

    钟毓秀笑眯眯的走出卫生间,郝南和田尚国也下了楼,“钟同志,您睡的好吗?”

    “睡得不错,我们要去学校了,洗把脸就走吧。”

    “好的,我们马上就好。”

    两人洗漱一番出来,跟钟毓秀一道去学校;上午她跟着老师去了医院学习,下午老师不用去医院,她就跟着老师的行程走。

    短短两天时间,她学会了如何诊脉,甚至利用精神力异能精准无误的检查人体暗疾、细小毛病等病症,把徐校长给高兴的合不拢嘴,直赞她天生该学医,若是日后专门研究医术造福广大民众就更好了。

    对此,钟毓秀不置可否。

    日日用心学习医术,不管日后能用到多少,难道多一项本事压身不香吗?

    一个月后,钟毓秀考完最后一场期末考,因她所在考场临近操场;因此,一走出考场就见到严如山手捧一个大油纸包立于操场上。

    钟毓秀快步走上前,“严大哥,你什么时候来的,等了多久了?”

    “刚到没一会儿。”严如山浅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走啊!回家,你抱的什么?”毓秀与他并肩往外走,视线落在他怀里的油纸包上。

    严如山低声笑道:“给你买了烤鸭,骨架我也拿回来了,晚上让狗蛋给你炖汤喝。”

    烤鸭的骨架炖汤,再加点儿青菜,那味道绝了。

    钟毓秀默默流口水,嘴巴不自觉动了动,“严大哥,烤鸭不好买,下回不用特意去买了。”上一次的烤鸭,因心中有事儿,用的食不知味,现今想起来倒是颇为惭愧。

    “无妨的,我让人帮忙预定,他们有人跟里面的大厨关系不错。”关系好到什么程度?这么说吧,人家大厨愿意免费帮忙做烤鸭;在全聚德是做,在家也是做,只要工具齐全,一切都不事儿。

    钟毓秀了解到情况,也不觉得愧疚惭愧羞惭了,“那以后经常给我带点儿回来吃吃。”

    “行,一准给你带。”严如山抿唇浅笑。

    两人说说笑笑出了学校,不论多忙,日子还是要过。

    本打算直接回家,严如山第一次否了她的提议,“你这段时间忙的都没好好走走,今天考完了,接下来应该没事儿;之后几天我带你出去玩,顺便去看看你研究出来的代步车销售情况,好吗?”

    “代步车销售应该挺好的,不然,习年同志早就上门了。”三个字,不想去。

    “去看看吧,嗯?”

    男人嗓音低沉,真诚又尊重她的姿态,钟毓秀无奈,认识以来他确实在一步步改变,努力变得更好;她也确实忙,一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他不仅要去黑市赚钱收拢人脉,回来还要照应她。

    不管出于什么心理,钟毓秀觉得应该适当的宠宠他。

    “那,那行叭。”

    低沉饱含磁性地笑声在耳畔回荡,可见男人的愉悦;钟毓秀心里那点子不情愿也就没了,她突然明白了以前见到过的那些恩爱夫妻所说的,两个人交往,甚至是一起生活,少不得互相包容、互相理解、互相成就是何意了。

    乘公交车,转道去百货商场。

    商场内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如今政策逐渐放宽,还能看到国外友人的身影。

    走进商场,一个柜台一个柜台的转,一开始没什么兴致;转了一会儿,钟毓秀打起精神来反而来了兴致,遇到卖吃喝的柜台她不去看,有狗蛋,只要给足工具材料想做什么不成?她的重点在机械、电器、布料和小玩意儿上。

    如今这个年代,小玩意儿并未灭绝,百货商场也是有卖这些东西的;甚至有进口的玩具卖。

    直至八十年代中期至九十年代后期,国人太多没见过世面,才让国外的东西眯了眼;认为什么都是国外的好,掀起了一阵又一阵外货热。

    她第一世生在九十年代初期,有记忆后见到最多许许多多人喜欢外货,对外货赞不绝口;反而将国货挤压到市场骤减,如那时候引进的大哥大、摩托车、彩电等东西,谁家有一样都能炫耀好久。

    大件的就不说了,衣服鞋子都爱买外货,认准外货才是最好的,穿在身上才有面子。

    “这套衣裳你穿上肯定好看。”见她停在卖衣裳的柜台前,直勾勾盯着一套深红呢大衣出神,严如山低声问了一声,敲了敲柜台,示意售货员拿出来看看。

    售货员见两人穿着不一般,气度不凡,笑眯眯地取下呢大衣交给他。

    “两位同志好眼光,这套衣裳在咱们百货商场卖的可好了;好多人都想要,其他几个颜色也不错的,我给你们拿下来一起看看。”说完,又去将其他几种颜色给一一取下给他们。

    钟毓秀抬起眼睑看了看严如山,对这套衣裳不是特别喜欢;它属靓色,穿搭好了自然时尚有好看,若是搭配不当就会失格。

    “严大哥,你真觉得这件衣裳好看?”

    “你不喜欢吗?”严如山有些不确定了。

    钟毓秀默默瞅他好一会儿,见他确实没其他想法,这才点头,“不喜欢。”

    “那你.......”严如山把衣裳还给了售货员,“不喜欢就算了,再看看其他颜色?”

    售货员不满的撇撇嘴,这么好看的衣裳还不喜欢,什么眼光?

    将两人的神色尽收眼底,钟毓秀默默拿起一件鹅绒黄的衣裳在身上比划比划,太嫩了,丢开;靛青色颜色暗沉,太老气,不合适;绿色.......让人看见就头顶一片绿的错觉,不要。

    “毓秀,我觉得这件黑色倒是不错,版型上身效果应该很好。”严如山取了手边不起眼的呢大衣。

    钟毓秀接过去细看,还算满意,“就这件吧,百搭,什么衣裳都能搭。”配鞋也好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