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03章 城西一院

第103章 城西一院

    陈学斌摸不清她是真不懂,还是装傻;之后便不再试探,试探一句能被噎到心梗,何苦来哉。

    一行人到了公交车站,乘坐公交车前往城西一院,在一院附近的公交车站下车。

    徐校长回首道:“毓秀,等会儿你就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走。”

    “好的,老师。”紧走几步,行至老师身侧,远离陈学斌。

    徐校长满意的点头,闫教授好笑摇头,“钟同学是成年人了,你怎么还把人当个小孩儿似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徐校长嘚瑟道:“这孩子脾气好,容易被人欺负;我这个做老师的不得多看顾几分?”

    钟·脾气好·毓秀:“.......”

    一直自认脾气不算好,陡然听见被人夸脾气好,她脸红。

    陈学斌张了张口,话到嘴边又给咽了下去。

    闫教授看了看她,笑了笑,“钟同学瞧着面嫩,是容易被欺负。”

    “是吧!”徐校长颇为嘚瑟。

    以前收的徒弟一个个没良心又咋样,他现在收了一个贴心的女娃教导;徒弟相当于半子,他自然也把钟毓秀当成半女看待,假以时日,必定成为他的骄傲。

    闫教授扭开头,“赶紧走吧,等会儿人家都等急了。”说完往医院方向走。

    徐校长意犹未尽咂咂嘴,喊上钟毓秀一道走,斜睨前面那人一眼,跟钟毓秀得意洋洋地说道:“瞧瞧,嫉妒使人丑陋。”

    闫教授只作未闻,不然还能如何?总不至于在学生面前失态吧?

    徐校长笑的更为开怀了,陈学斌在后面默默摇头,加快脚步走到闫教授身边。

    “老师。”

    “等会儿跟我身边别乱走。”闫教授摆摆手,还是叮嘱了一句。

    徐校长嘴贱的想继续撩两句,却见闫教授突然回首,被生生打断了到嘴边的话。

    “进了医院,我们分开。”不想跟个嘚瑟精一道,心塞。

    “分开也好。”对此,徐校长没意见。

    城西一院为公立医院,同时也是城西最大的一家医院;内设西医门诊、中医门诊、外科、住院部等,员工就高达小两千人。

    院内设施完备,就算不够先进,但绝对比城西其他医院好。

    徐校长走的是中医科门诊,闫教授去的是西医科门诊,两人在城西一院都有挂职;闫教授虽然赌气,但也没真到医院就分开;两人领着各自的徒弟上二楼才分开。

    闫教授去走廊最里那间诊室,徐校长的诊室则在走廊排头第一间。

    “走吧,我先带你去院长哪儿过明路,之后再给你办理一份临时证明。”

    “好的,谢谢老师。”钟毓秀对医院不陌生,但对这个年代的医院很陌生;白绿墙组成,十分有年代特殊,门是白木门,至于木头是隔离层还是怎么的就不知道了。

    院长办公室在三楼,三楼还有西医和中医的诊室;这一栋楼都是属于门诊的。

    “老师,这位院长姓什么?”

    “姓程,你叫程院长便可;他啊!医术上跟你我不相上下,为人和善,还特别心软。”徐校长笑着说完,在一间门诊外停下,屋里摆设简陋,木桌凳子皆陈旧之物;一个满头花白,戴眼睛的老人家正在给病人看诊。

    徐校长敲了敲门,老人抬眸望来,见是熟人便笑了,“老徐,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

    “学校刚考了试,给学生们放了几天假。”徐校长一边说一边走了过来,“您先给患者看诊,我们等会儿聊。”

    “行,你和这位女同志稍坐。”

    老人低头又与患者交谈,先开了单子交给患者,将人送走;这才有时间理会徐校长。

    “你们学校还没到放寒假的时候,是期中会考?”

    “对头。”徐校长点点头,“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新手的小徒弟,钟毓秀;毓秀,你面前这位是城西一院的院长,你喊一声程院长就行。”

    程院长笑容和蔼,目光清澈,不似旁的老人一样年龄大了眼睛浑浊,“嗐,喊什么院长不院长的;咱们都是老交情了,既是你收的徒弟,能让你带出来必定看重,毓秀同志,若是不嫌弃可以叫我一声伯伯。”

    “程伯伯。”钟毓秀起身微微俯身一礼,“初次见面,老师对您老多有称赞。”

    程院长瞟向老友,笑意盈盈的说道:“他能说我什么好话?不定怎么编排我呢。”

    “那您可没猜着,老师说了您医术高明,为人和善,一心钻研医术;是难得的仁医,我还是第一回听老师给人这么高的评价。”毓秀笑意盈盈的说完,又看向徐校长,“老师,您说呢?”

    徐校长眨眨眼,淡定自若的否,“我可没说过。”

    什么仁医,他还真没说过。

    “还真说过啊!”面对徐校长不自然的表情,程院长哈哈带笑,“没想到你个老小子在背地里给我的评价这么高,行吧,看在你这么赞我的份上,你家小徒弟的证明我给你开了。”

    “难道不称赞你还不给开证明了?”徐校长不轻不重揶他一句。

    程院长轻笑,“那谁知道呢。”

    两个老小孩儿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等程院长开好了证明给他,两人才岔开话题。

    “毓秀同志,常听老徐提起你,说你难得一见的天才,在医学上天赋非常好;天赋这么好,更要好好努力,在前面几千年中医之辉煌,到如今的落寞,我们这些老东西已经老了,对于振兴中医已经有心无力。”程院长面上带着浅笑,不似之前的开怀,反而满怀惆怅,“希望在你们年轻一辈的身上,我们能看到希望。”

    钟毓秀看向老师,一时无奈,她就是来学个中医回去做药剂研究的;她还是个宝宝啊!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程院长说的没错,现今时局,中医示弱;我们当初怀抱着振兴中医的抱负,时至今日,不过是一场笑话。”笑意隐没,徐校长眼底浮动着深深的哀伤,“所以,你若是有能力,我希望你能将中医发扬光大;若是不行,那也没什么,量力而行吧,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其实,对你们年轻一辈天赋好的,我们都有这样的野望。”总希望能有看到中医站起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