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102章 扎心了
    闫润笑眯眯的,脸盘子胖胖的,瞧着十分和蔼;但那双眼睛又仿佛在冒着背刺的光,打量了钟毓秀好一会儿才开口。

    “你好啊!钟毓秀同学。”扭头又跟徐校长说话,“一早就听说你收了个关门弟子,我也远远看到过她;今儿个细看才发现,长得挺俊俏的,能被你看重收入门下,想来天赋极佳。”

    笑意淡了一分,面上不显,徐校长夸道:“毓秀这孩子细心,肯努力,才跟我学了一个多月吧;现在都能把我办公室里的医书背诵完了,这份能耐,我年时候要是遇上她,估摸着得惭愧死。”

    “哈哈哈,那是挺厉害的。”闫润又撇了钟毓秀两眼,怎么都不相信一个人一个多月能记住那么多医书上的内容;别是老徐这个老家伙为了面子吹嘘。

    “可不是嘛!咱们一直都知道学医需要天赋,特别是中医。”徐校长双手抄手在腹前,得意道:“我家毓秀就是特别有天赋的人,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旁人多有不及,她跟我学了才多久啊!现在都能开始学诊脉了。等她学会诊脉,我再手把手教他开药方。”

    闫润不知说什么好了,心里觉得他是吹嘘;但面前的老小子是什么人,他和其他人都知道,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吹。想来这位钟毓秀同学就算没有老徐说的那么好,至少也有一半。

    有一半也很了不得。

    闫润总算开始正视钟毓秀,“经你这么一说,我家这个就是个棒槌;跟着我学了好几年了,还是这个鬼样子。”

    徐校长朗盛大笑。

    “别这么说啊!陈同学也很不错的。”虽然比不上毓秀,这话他不说,心里明白偷着乐。

    动荡时期,因着他有海外关系,遭罪不轻;学生一个个离他而去,甚至有落井下石的。就算如今回来了,他没联系过那些学生,他们也没那个脸来联系他,彼此之间算是断了。

    本想着这辈子就这样了,好好教书育人,轻松自在;可让他遇到了钟毓秀,再次动了收徒的心思。

    缘分往往总是捉摸不透。

    闫润教授白他一眼,当旁人看不出他的得意劲儿?

    “还走不走了?”

    “别急嘛!咱们边说边走。”

    两人在前头,徐校长仿佛看不见闫教授难堪的脸色,说的兴致勃勃;十句有八句是在隐晦的显摆小徒弟,把闫教授给整的脸都黑了。

    钟毓秀和陈学斌跟在后面,无奈又好笑。

    “钟同学,徐校长和我老师就是这样,一碰面总忍不住拌嘴两句。”陈学斌说的很无奈,将好脾气尽展无余。

    要不是特意观察过陈学斌的眼神,她还真信了。

    陈学斌的双眼深邃城府深,看不见底,能看到的情绪都是他愿意展现的一面。

    钟毓秀不动声色道:“我明白,朋友之间有朋友之间的相处之道;只是,以前闫教授是不是经常在徐校长面前也这样儿?”怎么都觉得徐校长在刻意报复似的。

    陈学斌笑了笑,“还真是。”

    “那就难怪了。”她听了点儿徐校长的经历都觉得惨,实惨那种;闫教授还一个劲儿炫耀徒弟,徐校长不记着他才怪,这不抓着机会就是一顿报仇。

    徐校长心里不定在想着:让你炫耀,谁还没个徒弟?我徒弟天赋比你徒弟好,看你以后还怎么炫耀。

    “老师他们老一辈儿的人都喜欢这么来,我常跟老师去出诊,会见老师的朋友们;他们一见面也常有得意炫耀后辈或徒弟,等你见多就习惯了。”陈学斌温柔轻语。

    钟毓秀不置可否,爱炫耀的老人是因为有炫耀的东西;他们老了,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后辈出息,有人出息了,他们就爱出去说上一说,时间一长,他们自然而然把这个出息的后辈挂在嘴边儿上了。

    就算有的老人没这样的习惯,一旦听多了也会不自觉的想要炫一炫。

    “钟同志,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可以,你问。”

    陈学斌道:“我听老师说你还在华大读过书?”

    “对,我在华大读的物理系。”钟毓秀抬头看向他,“我在华大读过书的事儿,你就这么好奇吗?”

    “也不是。”陈学斌故作为难,见她久久不接话茬,不给台阶下,他就只能找台阶下,“你在华大读的好好的,怎么会想到转到医学院来的?你的专业是物理系,以后出来了做做研究,钻研钻研课题不比当医生好?你要是为难的话,就不用回答了。”

    钟毓秀垂在身侧的手动了动,食指和大拇指指腹摩擦;不着痕迹的打量他一眼,“没什么不能说的,我想学医就来了。”

    “我老师说,你还是华大物理系的郭校长亲自举荐的?”

    “嗯。”钟毓秀心下有计较,顺着他的话回答,“我在华大的学业已经完成了,也并非离开华大。”

    陈学斌眸光微眯,面上不显,追问:“这么快完成课业?你也太厉害了吧,我记得你们物理系是五年学制;到现在也才两学期,你怎么完成的?”

    “还行吧,我们华大不止我一个提前完成课业的,不奇怪。”

    还行吧?

    陈学斌:“.......”

    “华大还有其他人也提前完成学业了?”

    “对呀,是另外一个系的,不是物理系的。”毓秀放慢了脚步,远远坠在两位教授后面;抬头望向陈学斌,眼神茫然,出口的话能让人吐血,“医学院没有提前完成学业的吗?”

    心梗!

    陈学斌捂了捂胸口,有被伤害到。

    “书本上的知识点,自己也能学的,没必要非得跟着教授的进程走;不懂的尽管去问教授,我们是第一批考上大学的人,时间太紧,能早点学完出来建设国家才是正经的。”

    陈学斌目光晦暗,回看她,“我也这么想的,可惜,我没有一个聪明的大脑;不能像你这样,提前完成学业后还能学习其他专业。”

    “没事儿,笨鸟先飞,你好好努力也能行的。”钟毓秀不咸不淡的刺他一句,陈学斌还不能反驳,一口气憋在胸口,“钟同志说的对,我会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