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97章 医大上课

第97章 医大上课

    郭校长不知是怎么出的医大,望着身旁的钟毓秀,心头五味杂陈。

    “钟同志,恭喜你如愿以偿。”

    “多谢郭校长,没您牵线搭桥,我想如愿以偿还要费一番功夫。”钟毓秀笑眯眯的回望,“谢谢您给我介绍了一位好老师,我会认真学的。”

    郭校长:“.......”我不是想说这个。

    算了,说再多也没用了。

    “好好干吧。”别让人嘲笑。

    “我会的。”钟毓秀郑重点头,笑意不减,“耽搁您时间了,您要是忙就先回去忙您的。”

    “你呢?不会去?”

    钟毓秀轻笑,“我想在周围走走。”熟悉熟悉环境,好歹以后要在医大就读。

    “行,你慢慢逛。”钟毓秀身边有警卫,郭校长一点不担心她的安全,又交代了她几句要记得会学校报道,这才骑车走了。

    跟郭校长分开后,郝南和田尚国从暗处走了出来,“钟同志,恭喜您达成目标。”

    “你们怎么知道我成功了?”钟毓秀斜睨他们一眼,笑颜如花的问。

    “您很高兴。”

    钟毓秀了然,“从明天开始,之后一年除了定期去华大报道,没特殊事情就不去了;每天来医大上课,直到我学成出师。”

    “好。”该上报的也得上报。

    “走吧,我们去医大周围看看,我还是第一次来医大。”

    三人前后走在医大四周的街道巷口,钟毓秀凭借强大的记忆能力将路线一一记下来;回到家就用电脑把地图画出来,录入了狗蛋和代步车小电驴的芯片。

    第二天一早,钟毓秀由郝南和田尚国护送去医大;到医大后,两人神隐,钟毓秀找到徐校长,上课时,由徐校长带去插班的班级。

    医大用的课桌凳子,与华大的差距不大;质量差不离,都好不到哪儿去。

    一个班级大约三十来人,见带他们的教授来了,一个个跟教授问好。

    “教授好。”

    “大家好。”徐校长面带微笑,“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不是讲课,是和各位同学介绍一位新同学;这位同学这学期开始插班在咱们班上,跟大家一起学习。”

    “谁啊?咱们班还有新同学没到吗?”都过了一个学期了。

    徐校长笑了笑,“这位同学在中医上有些基础,她来插班有她的原因,请大家尊重旁人。”

    学生们议论开了,又对新同学的好奇,也有对新同学的怀疑猜测;能在过了一学期还来插班,除了走后门,他们想不到旁的。

    “各位同学,别想着人家新同学是来走后门的;她是实打实考进来的,这一点大家不用怀疑,我亲自考察。”

    这样啊!

    那就没什么好怀疑的了。

    徐校长在医大的为人,他们了解的还算深刻,正直严谨、公平公正、行事不喜搞特殊;因此,徐校长的话很大的可信度。

    “教授,那我们的新同学在哪儿?”一个年岁稍大青年女子问道。

    一个班三十来号人纷纷往门外看。

    “这位同学来了,就在门外。”徐校长话音落,钟毓秀从旁边走出来,踏进教室;徐校长道:“这位是钟毓秀同学,她才来咱们学校,以后你们照顾一下新同学。”

    好看!

    真俊俏!

    皮肤白皙的过分,回到上京后,她营养跟得上,皮肤比在乡下好了;俗话说一白遮百丑,人一白,那就难看不了。

    钟毓秀含笑道:“各位同学们好,我叫钟毓秀,是插班来医大中医理疗班的;未来我们会相处很长一段时间,请大家做做关照。”

    “钟同学好。”

    “钟同学,你好啊!”

    同学们稀稀落落的打招呼,虽然有徐校长背书,班上这些同学对她不够了解,自然热情不到哪儿去。

    钟毓秀注意到其中好些人对她的态度不咸不淡,甚至有些冷淡;她面目温和,笑意莹然,“来了医大,我会拿出所有的精力去学习;早日做一个对得起社会,对得起教授,对得起自己的人,此话与各位共勉。”渣渣事儿莫挨老子。

    她要专心学习,好好学习,争取早日出师;她没有多余的时间处理麻烦事儿。

    “钟同学说的很好,大家来了学校就认真学习;你们是国家的未来,你们如今学习是为了做一个对国家有用,未来能有所贡献的人。”

    “我们明白。”同学们异口同声回应。

    有的同学纵然不愿意,还是收敛了对钟毓秀的质疑。

    徐校长环视教室一圈,指了指最后一排,最中间的那个位置,“钟同学,你去坐那里。”

    “好的,教授。”钟毓秀越过一张张课桌,一个个同学,走到了最后一排,在最中间那个位置落座;这里视野好,能清洗看到黑板的情况,前面没有身材高大的学生挡眼。

    “好了,我们开始今天的课程,大家翻开书本第二十三页。”

    钟毓秀拿出带来的纸笔,没有课本,她可以做笔记;课本于她而言作用不大,学习物理是也少有用到课本的时候,一来有超越这个时代的知识库存,二来,对课本她基本看完就丢开了。

    课本上的内容都存在了脑海中。

    医大的课本她没看到,之后却领取一套就行了。

    下课铃声响起,徐校长放下粉笔,“钟同学才来,没有课本,班长带她领取一套;上学期的课本也领取一套回来。”

    “是,教授。”一个瘦瘦高高的青年站了起来。

    “好了,这堂课就到这里,下课。”

    徐校长一走,班长扭头望去,“钟同学,跟我去领取课本吧。”

    “来了,麻烦班长了。”东西一收,随身携带,她养成了这样的习惯;不会把东西留在一个陌生地方。

    “应该的。”班长淡淡点头,领着人出了教室,学生们三三两两议论开了。

    到库房领取了两个学期的课本,班长道:“我姓宁,名清远;以后有什么事儿可以找我。”

    “好的,宁班长。”

    “你之前和徐教授认识?”宁清远见她好说话,忍不住问出了口。

    钟毓秀心下明了,突然插班,又是在这个特殊年头;班上那些同学肯定会诸多猜测,像宁清远这样直接问的,也只有他一个。

    “不认识,我是华大的学生;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经由华大的物理系校长推荐过来的,一开始徐校长并不想收,我是考试过了才进来的。”她不全是靠人脉塞进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