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95章 医大
    郭校长打开文件袋,将里面的资料正一番,这才道:“走吧,时间差不多了。”

    “好的,郭校长。”

    二人出了办公室,郭校长锁上门,一前一后往楼下走;到校门口的车棚,郭校长取了自行车,载着钟毓秀去往医大。

    郝南和田尚国一人先赶去医大,一人跟在后面,自行车的速度并非多快,小跑就能跟上。

    坐在后座,钟毓秀想到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不论是小电驴还是骑自行车都要面临被寒风冷酷无情的刺激;常年如此,如若不保养,会让脸上的皮肤干裂脱皮,甚至提前老化。

    这会儿的人却顾不上那么多,能有一辆自行车做代步已是极为了不得的事儿。

    她就算造出了小电驴代步,但小电驴在冬日里并不实用;制造出来时是夏日,并不会觉得如何,到了现在一切弊端都显露无余。

    “到了。”

    郭校长停下车,将车子交给医大校门口的值班人员。

    钟毓秀好奇打量医大,全称上京医学院,存在年月不如华大,不论动荡前还是动荡后,都实实在在培养了许多医学人才;现在的医大校门相比华大,没有华大宝相庄严,却胜在一个简字,只能说各有各的风格。

    “跟着我。”郭校长扭头道。

    钟毓秀点点头,跟着郭校长登记后进入医大;一路上,郭校长为她介绍了在医大看到的景点,如数家珍,明显就是常客,之前那位值班人员一看就是认得郭校长的,不然,不会这么爽快放行。

    走进教师楼,墙体偏老旧,痕迹斑斑;走廊上的地砖也有破损,与华大的古色古香有很大的差距。

    “是不是觉得很陈旧?显得落魄?”郭校长偏头询问。

    钟毓秀莞尔一笑,“瞧着是这样,不过,陈旧不陈旧的都另说;学校是培养人才的地方,只要能培养出对社会对国家有用的人才,那就是好学校。”不能只看外表。

    “你这话很对。”郭校长满心欣慰,小姑娘年纪小是小了点儿,难得的通透,“动荡期间,医大遭受的冲击太大;你看那墙上的痕迹,那都是磨平过的,之前更不堪入目。”

    “会好的,一切都会回到正轨。”医大在后世赫赫有名的,校区之大,与华大也不差什么了。

    郭校长轻轻点头,“是啊!一切都会好的。”

    “小同志说的好。”一苍老的声音传来,二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爷子从下面楼梯拐角处走来。

    “老徐啊!你怎么才来呀,瞧瞧太阳都升起来老高了。”郭校长哈哈笑道,就差没说太阳都晒屁股了。

    徐老爷子失笑虚点他几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身体被磨的差不多了;没几年活头,现在啊!人老了,是越来越没精力了。”

    郭校长脸上的笑意僵了一瞬,又笑开了,“我不也一样,身体越发不好了;以前一口气爬个七八楼没问题,现在啊!怕个二楼都觉得气喘。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学校的副教授,钟毓秀同志。”

    “就是你跟我说的那位天才?”徐老爷子目光微斜,打量着她,“真是年少出英才。”

    年岁太小了,眉宇青涩,脸嫩的过分;这样一位天才,真有那么好?别是吹牛。

    “可不是嘛!就是她,小姑娘厉害着呢,最近又在研究关于医药方面的药;钟同志,这位是医大院长,姓徐。”郭校长仿佛没看见徐院长的神色。

    钟毓秀朝人微微颔首,礼貌开口,“徐院长好,久仰大名。”

    “你想到我医学院就读?”徐校长走上台阶,离五步而言。

    毓秀含笑再次点头,“是的,我在医学方面基础薄弱,打算专心学习几年;就是不知您会不会收我这个学生。”

    “老郭说你在中医方面基础和很不错?”

    “不敢,只是会些皮毛。”

    徐校长满意点头,小姑娘年少有才,不持才生傲,这一点就很不错。

    郭校长见此,心里有底了,“老徐啊!咱们去你办公室再说怎么样?在这里站着堵着路口了。”

    “行,看在钟同志的面儿上,让你个老家伙去我办公室坐坐。”

    徐校长说完自己先笑了,郭校长摇头失笑,两人心情大好;钟毓秀将二人的一动一句尽收眼底,心下明了,她现在已经拥有了经受徐校长考验的资格。

    上得二楼,最里面那一间便是徐校长的办公室。

    徐校长打开门,对二人道:“请吧,随意些,自己找地儿坐。”

    “不用你招呼。”郭校长摆摆手,领着钟毓秀到待客的藤椅上落座,顺便还指了指旁边的位置,“钟同志,你也坐,不用跟老徐客气。”

    钟毓秀笑而不语,看向徐校长;见徐校长摊手,表示随意,她才落座。

    郭校长只当没看见,等徐校长过来坐下才将带来的档案袋递给他。

    “给你,好好看看,我华大物理系的人才。”言语倨傲,眉目间都是得意炫耀。

    徐校长只觉辣眼睛,不忍直视,还是接过了档案袋;拆开取出履历,厚厚一踏,其中包括论文。

    钟毓秀用精神力扫了一眼便知道是谁的,说来,郭校长为了她的事儿来回奔波,废了不少劲儿;连她的档案袋都出动了,就是为了给她增加筹码,不至于被徐校长看低。

    用心良苦!

    徐校长看档案之时,频频窥探打量钟毓秀;履历上的经历太传奇,若非老郭给他,说什么他都不会信。

    这世上是有天才,也不缺乏天才;钟毓秀这样的天才,已经不能用天才来形容,她凌驾与天才之上,是为天才中的天才。

    “老郭啊!”

    “怎么地?”郭校长神态随意。

    徐校长笑了笑,“钟同志这么优秀,研究发明就好了,怎么会想着研究药物的?”

    “这你就要问她了。”郭校长指了指钟毓秀,“钟同志,你来和老徐说说吧。”

    徐校长目光随之一转,“钟同志,你在华大物理系呆的好好的,甚至能跳级过几次了;做做你擅长的就好,为何要跨专业呢?”

    钟毓秀什么也没说,只将小袋子里的数据资料取出,铺展开给了他。

    “您看过之后就明白了。”

    “行,我看看。”徐校长接过来,低头去看,那些数据用不是他们用的专业术语;多是物理关联的术语,因着有郭校长关系好,常年下来难免会学上一些物理方面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