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94章 心情好
    等了十来分钟,郝南和田尚国从外面回来。

    “钟同志。”

    钟毓秀回首看去,二人头上又是湿漉漉的,“你们又洗的凉水啊?”

    “凉水洗的舒服。”郝南笑眯眯的说完,又道:“严同志也要过来,他这会儿回家拿东西去了。”

    “好。”钟毓秀眉目含笑,“你们去洗洗吧。”

    郝南和田尚国点点头,去卫生间重新洗过,出来时神清气爽;别说,经常运动的人,皮肤普遍比较细腻。

    这时候,严如山赶了过来,“毓秀,我来了。”

    “来了就过来,早餐早就准备好了。”钟毓秀笑眯眯的招手,严如山大步上前,将手中提的大包小包递给她,“看看喜不喜欢,要是不不喜欢可以换。”

    钟毓秀满目不解,打开四个包裹,里面竟是衣裳;全都是衣裳,料子是布拉吉、的确良、毛衣,呢大衣,款式相对外头卖的要想新颖些。

    “你哪儿来的?”

    “进的货,其中最好的几款,我给你一样挑了两种色。”严如山挨着她坐,“别说给钱的话。”

    他们交往时间短,钟毓秀又是个自立自强的姑娘,从不爱依赖旁人;就连他这个对象也是一样,对旁人来说很好,对他来说总忍不住失落。

    严如山神色认真,钟毓秀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行叭。正好,我还打算抽空去百货大楼买几套配套的衣裳;你送来了,我就不用特意去了。”

    能省下不少时间。

    “罗三那边和南边的服装厂搭上线了,以后每个月给你送几套过来,换着穿。”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这样啊!那我给钱。”钟毓秀刚说完,瞟见严如山要开口,又道:“不是给你的,是给你那些兄弟的;他们也辛苦,不能因为你在里面参股,我就能心安理得的收东西。有这一次是看在你心意的份上,多了难免会让人不满。”

    这点儿道理她还是懂的。

    严如山没再说话,默默点头算是答应了。

    钟毓秀这才高兴了,“有新款,好看的我都要。”

    “下个月进货,我带你去挑。”亲自挑的更合心意。

    “好啊!”不缺钱,钱财又有了出处,放心大胆的用,“我要买好多新衣服,新鞋,天天换。”

    小姑娘笑颜如花,心愿如此简单又令人心酸,心间酸酸麻麻的。

    “以后会有穿不完的新衣裳。”

    “嗯。”钟毓秀美滋滋的取了一件毛衣出来在身上比划,深蓝色的毛衣大小瞧着合适;又去看其他的衣裳,呢大衣有淡红、鹅绒黄、靛青三款。

    一一在身上比划,每一件的大小都合适,钟毓秀满意的不行;这些都是严如山给她挑的,说明严如山是用了心的。

    呢大衣、毛衣都合适,衬衣也不错;只是花色相对老气了点儿,不过,这年头老气点儿也正常,要是让她穿碎花的,她还不一定穿得出去。

    “好了,都能穿得上。”钟毓秀伸手拉着严如山起身,“走,我们吃饭去;吃完了我去换一套新的再去学校;郝南同志,田尚国同志,吃饭吧。”

    严如山浅笑纵容,任由她拉着到了餐桌前落座。

    狗蛋紧随其后,为主人奉上碗筷,立于主人身后。

    严如山执筷为她送上一个白胖包子,钟毓秀欣然接受,心安理得享受他的伺候。

    早饭过后,钟毓秀选了一套呢大衣,和配套的喇叭裤上楼换了;裤子里面有棉絮,不是薄裤,换上后又改变了一下发型,用手指梳理发丝,辫成层次感的辫子,这样的辫子时尚好看,又不会让人觉得突兀。

    配上身上的淡红呢大衣,浅色喇叭裤,清爽又好看。

    到实验室取了钢笔和墨水,用一个小袋子装上;又将药剂的资料数据写了一份装进小袋子里,拉开房门下楼。

    “好啦,可以走了。”

    严如山循声望去,呼吸一滞,心跳加速;耳根慢慢发热,逐渐蔓延到脸上;毓秀行走间,他的目光就随之而动,一瞬不瞬盯着她瞧。

    被瞧的心有羞涩,毓秀抿了抿唇,“看什么呢?该走了。”

    郝南轻笑出声来,田尚国忙把人拉出去,在这里碍什么眼呢,没点儿眼力劲儿。

    “别拉我呀。”严如山呆子一样,多有趣啊!

    严如山被喧嚷声猛然醒神,颇为不好意思;见她羞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唇角轻勾,噙笑伸出手,“走吧,我送你去学校。”

    “送我过去不耽误你吗?”刚进货,后面的出售和跟货都是累活儿。

    “不会,有人看着的,我去迟一点没影响。”

    毓秀将手放进他掌心,交叠的手合拢,互相牵着彼此;在外面锁上门,一行四人出大院去了华大,二人在华大南大门分开。

    严如山目送钟毓秀进了学校,又和郝南、田尚国交代了一声,这才离开。

    钟毓秀先去办公室找丁教授报道,而后才转道去校长办公室;这会儿,校长还没来,钟毓秀只能在外面等候,等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郭校长姗姗来迟。

    “郭校长。”

    “是钟同志啊!你在这里等多久了?”郭校长视线一顿,今天的钟毓秀明显是特意打扮过的,衣裳簇新,头发梳的很好看,“你今天很不一样。”

    以往的钟毓秀总是衣着朴素,头发虽然也会加以修饰,却不会做这么多的功夫。

    钟毓秀轻笑,“今天心情好。”

    “是吗?”郭校长忍俊不禁,摇头失笑,果然是个小姑娘,“什么事让你这么高兴?”

    “我的计划又进了一步,难道不值得高兴?”

    郭校长明了于心,“那是该高兴,走吧,到我办公室歇会儿再去医大。”

    “不用歇,我做好准备了,笔墨也带上了。”扬手晃了晃小袋子,深色偏暗的小布袋,只有巴掌大小;胀鼓鼓的,还有一根横条的痕迹,一看就是钢笔。

    “这么着急做什么,去了医大,人家倘若不在还是得等。”郭校长脚步一转,到办公室门口开锁推门而入,“进来坐会儿,你不累我还累呢。”

    钟毓秀无法,安耐心雀跃的心情,迈步进了办公室。

    “随意坐。”郭校长招呼了一句,走到他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从里面取了一个文件袋出来。

    钟毓秀看了几眼,并不出声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