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93章 安装电话

第93章 安装电话

    不知不觉在外面走半个多小时,原本觉得冷,现在倒是热乎起来了。

    回到家里,天色已然蒙蒙亮。

    熟悉的蒸白面的香味儿传来,有点点发酵的味道,十分甘甜;嗅着便觉得饿了,她也确实饿了,胃口好消化快,她也很无奈。

    也幸好能养活得自己,不然就得饿着。

    “钟同志早上好,您怎么起来这么早?我们都不知道您起来了。”郝南出言询问。

    依照她的作息,这会儿应该还在睡才是。

    田尚国也没想到,转头凝视着她,“钟同志,您出去散步了?”

    “醒了睡不着,出去走走,每天不是忙着就是懒着,再不走走迟早得废了。”钟毓秀抬眸浅笑,“你们这是要出去运动?”

    “这会儿是最佳运动时间。”田尚国点头,“您歇会儿,我和郝同志先去锻炼,等会儿回来吃饭。”

    钟毓秀含笑送走二人,出到厨房,“狗蛋,包子蒸熟了吗?我饿了。”

    狗蛋扭动机械脑袋,扫了钟毓秀一回;转头打开一格蒸笼,“主人,包子熟了,给你两个垫垫饥?”

    “一个吧,我先垫垫,等郝南他们回来了再一起用。”她这么着都算是唠嘴了。

    “好的,主人。”狗蛋从旁边取来一副碗筷,夹了边儿上的一个包子,将碗筷送至她面前,“主人,请用,慢点儿哦,有点烫。”

    钟毓秀点点头,接下后靠在灶台上,用筷子串起包子慢悠悠的吃完;碗筷被狗蛋接过去洗了,她则是到旁边的凳子上落座,静静看狗蛋从锅里盛粥出来。

    “狗蛋,午饭我想吃炖牛肉了。”

    “好的呀主人,狗蛋给您做。”

    狗蛋回头应声,一盆粥端起来往外走,“主人要一起出去吗?”

    “走。”钟毓秀立马起身跟着出去了。

    到了外头,狗蛋察觉到有人过来,继续装哑巴。

    “钟毓秀同志在吗?”

    钟毓秀目光一顿,扭头看去,是三名身着军装的人,“我就是钟毓秀。”

    “钟同志,您好,我们是来给您安装电话的;请问现在方便吗?”为首之人开口交谈。

    “这样啊!你们进来吧。”钟毓秀抬手道:“狗蛋,给几位同志端茶水出来。”

    “滴滴。”

    狗蛋把粥放到餐桌上,相应两声,回到厨房泡茶。

    钟毓秀指了指旁边的沙发,“你们随便坐。”

    “不用坐了,请问您想把电话安装在什么位置?我们安装完还要去别家。”

    人家忙,她便不再说客套话,“就放左边那张小桌上。”

    “好的。”为首之人点点头,领着人便去左边墙根位置。

    “各位来的这么早,吃早饭了没?”钟毓秀随行问道。

    三人不知该怎么回,他们起的早,任务又重,确实没用早饭。

    钟毓秀了然一笑,“正好,我家狗蛋做了好些包子馒头,这会儿也到饭点儿了;等会儿大家跟我们一起用些。”

    “不用麻烦钟同志了。”为首之人长着圆脸,不是胖,是轮廓偏圆,“我们赶时间,多谢钟同志好意。”

    “有现成的,赶时间也要吃饭。”不由让分说,钟毓秀转道儿去厨房,没再说让他们留下来用早餐的话,人忙着,她不能为难人,“狗蛋,包子馒头各捡上几个装盘,我给他们送过去。”

    “滴。”狗蛋从碗柜里拿出一个大瓷盘,馒头捡了六个,包子也是六个;钟毓秀顺手接过来,走出厨房,到大厅一看,那三人蹲在地上组装电话设备,她端着盘子走了过去。

    “三位吃了垫垫吧,辛苦你们这么早就来帮我安装电话。”

    “不,不行。”三人连连摆手,“我们不能再您这里吃。”

    钟毓秀懒得和人推让客套,直接塞给了为首的那人,“几个包子馒头,用不着那么谨慎;我招待你们的,就是旁人知晓了,也说不出什么来。再说了,你们出来的早,还是因为给我安装电话;你们饿着肚子来干活,我心里能过意得去吗?”

    三人看了看盘子里的吃食,又去看钟毓秀;难免心暖,他们常年在外走动,做着工兵的活计,常常怕耽误了进程,一天吃两顿一顿的常有。

    “那就谢谢您了。”

    “不用谢,你们一边吃一边干,不耽搁你们时间。”她在这里,怕人家不自在,还是走吧。

    回了厨房,狗蛋清洗好了碗筷正要往外走,钟毓秀道:“先给他们一人装一碗粥送去。”

    “滴滴。”狗蛋抱着碗筷出门,到餐桌前盛了三碗粥给三人送去。

    狗蛋放下就走,三人微愣,其中一人望着浓稠的白粥,“这........”

    “班长,我们这样不好吧?”另一人颇为过意不去。

    为首之人咬了一口包子,“吃,钟同志都让人给咱们送来了,不能拂了钟同志的心意;好好干活,得对得起这顿饭。”

    “好。”

    三人匆匆吃完,卖力干活,尽心尽力;在细节上格外注意,比旁人家多用了小半时间。

    等他们安装完毕,郝南和田尚国还未归来。

    为首的扬声道:“钟同志,电话给你安装好了。”

    钟毓秀忙从厨房出来,“这么快就安装好了?”

    “是的,号码写在电话旁边了,您记得收捡一下;多谢您的招待,我们先走了。”

    “行,麻烦你们了,慢走。”钟毓秀将人送出家门,回到电话旁,老式电话,又笨又沉,不如后世的方便好用;在这个年代确实极好的,能安装上电话的人家,都不简单。

    因此,电话机显得格外稀罕、珍贵。

    狗蛋走到钟毓秀身边,“主人,现在的电话就是这样儿的?款式也太老了,这样的电话肯定不好用。”

    “可闭嘴吧你,这样的已经很好了。”钟毓秀乜它一眼,“被外面的人知道,你会被围殴的。”

    讨嫌。

    “哦,主人,可是它真的很落后啊!”狗蛋还是很嫌弃,这么老的东西给主人用,“咱们星际用的都是光脑,电脑和电话一体式,谁还用这个啊!”

    钟毓秀没好气撇开头,“你也知道那是在星际,咱们是在上古时期七十年代末,ok?有安装电话都是因为我有足够的价值了,你还嫌弃。”

    “好的吧,主人说什么都是对的,狗蛋听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