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86章 痴迷于电脑

第86章 痴迷于电脑

    狗蛋依言行事,电脑搬过去插上电源线和其他显示屏的线路,打开电脑;开机时显示的画面是钟毓秀敲定修改的炫目星空图,图是从光脑里找出来的,隶属星际时代独有的宇宙星空图。

    图片中呈现的是宇宙中开发地星球,密密麻麻,数不胜数;在幽暗深邃恐怖的大宇宙中渺小如尘埃,宇宙形似会噬人的星空巨兽,令人望而生畏。

    是这个时代所见不到的。

    习年本还稳坐如山,一见到星空图,再也坐不住,一个箭步冲动到了狗蛋身边;手指轻抚过屏幕,目露痴迷。

    真美!

    看了不过几秒,电脑开机完毕,进入桌面,壁纸也是钟毓秀从光脑中找出来的;那是她在星际时代所用的网络代号——supreme,黑蓝底朦胧白光,仿若开机时看到的星空图。

    “supreme。”

    “那是我的代号。”钟毓秀单手撑沙发上起身,漫步上前,“习同志,你可以尝试新式电脑的功能,我为它做了好几个程序;其中有监控的,也有其他日常能用的小软件。”

    “好。”新式电脑与旧式电脑一对比,可以用小巧玲珑来形容;但它不小巧,从外观来看,它只比旧式的方便携带。

    狗蛋端来一根凳子,习年道谢后坐下,铺上鼠标垫,鼠标放在上面;习年试了试桌面刷新功能,快成秒速,随后再去看桌面图标,三个选项:我的电脑、回收站、ofis软件。

    没有网络这玩意儿,钟毓秀只做了简单的程序软件。

    “钟同志,您能为我讲解一下吗?”习年抬眸问道,那双略微显小的眼透着恳请。

    钟毓秀点点头,“你先点开我的电脑,进去之后会出现几个区间;那是我区间出来的储存位置,a盘为桌面储存文件,易丢失;不过,不用怕,我为它内置了一个硬盘,会自动备份电脑内所有的东西。c、d盘不容易丢失,也会备份到硬盘一份,它们的作用便是分类别储存。”

    习年越听越觉得钟毓秀深不可测,她的研究成果总是超越这个时代,思维想法比之国外的研究学家更为超前;也有实力支撑,若非如此,她不可能将想法一一实现。

    初次正面接触到钟毓秀的才能,迎接他的是****般的暴击,老观念被打碎重粘。

    “ofis软件为办公软件,包含丰富基础,软件内公式齐全,可用于任何方面的运算;写字、记录重要文稿、数据都可以。”钟毓秀没停下,继续说道:“回收站我就不说了,这台电脑内的程序,我只做了这几个。”

    够她用了。

    习年又打开办公软件,尝试在文档中写字,可因不常用电脑,手麻爪,打字速度感人。

    不过,好用是真好用,速度快,不会出现延迟;尝试保存一份在桌面,保存一份到d盘,再将文档关闭,分别打开保存区域中的两个文档。因文档是一样的,它会自动合并。

    辨识认知度非常高。

    习年玩上瘾了,写字文档用过后,跑去打开ex使用运算公式,一开始怎么都运算不对,还是旁边站着的钟毓秀看不下去出言指点了两句,这才逐渐走上正轨。

    见他玩的兴致高涨,钟毓秀回身走开,狗蛋紧随身后。

    “狗蛋。”

    “滴滴。”

    “午饭做好了吗?我有点饿了。”

    狗蛋滴滴滴连续响应,钟毓秀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在星际方便;在这里,狗蛋都不敢说话,在外只能装哑巴。

    “钟同志,茶水来了。”郝南从厨房内出来,手端托盘,上有两盏茶。

    “给习同志送一杯过去。”钟毓秀取了一杯。

    郝南点头,将茶水送到了习年手边,“习同志,请喝茶。”

    “啊........谢谢。”习年从痴迷中惊醒。

    郝南笑了笑,手持托盘离开去了厨房。

    钟毓秀问道:“习同志觉得如何?”

    “非常好。”习年捧起茶杯,起身走了几步,“钟同志,你的才能和研究能力令人震撼。”

    “谬赞。”钟毓秀一举茶杯,收回后低头抿了一口器。

    习年笑眯眯的也回应了一下,“不是谬赞,是真的很令人震惊,电脑一旦面世必定引起大风波;钟同志对电脑可有想法?”

    “我亲手做的这一台,我要用不会给你。”

    “我知道。”一早便猜到了,“我想您的是,电脑的技术迄今为止已是最巅峰;做出后必定是要销往国外的,您有没有想过在国内自己成立一家电脑公司?”

    钟毓秀想给他个白眼,忍住了,“政策不允许。”

    “会允许的。”

    “那也不用,我对钱财的渴望并不高,够用就行;而我现在拥有的财富足够我用了。”没必要自寻苦头。

    习年轻轻颔首,轻嗯一声,“如此也好。”安于现状,反而让人放心,“我这次过来还有个事儿需要询问您的意见。”

    “请。”钟毓秀抬手示意。

    “是这样的,郝南同志说您需要雪地靴,这事儿好办;另外,您的喜欢什么样的衣裳,对搭配衣着有什么要求?他们在谈进口的事儿,能多给您弄一些衣裳回来,这也是我此次过来的目的之一。”

    钟毓秀愣了愣,没想到他连这事儿都想到了,对习年对上面又对了几分好感。能真心实意的为她考虑,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只要不危害到她的人生安全,一切好说。

    “你们想的真周到。”

    “应当如此,您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值得。”习年笑意不减,“国外的时尚风格与国内有很大的差距,在国内您暂时不能穿的太过偏向西方;所以,您在选择衣裳这一点上还是得注意一下。”

    钟毓秀莞尔一笑,“多谢提醒,我对衣裳没什么特别要求;呢大衣、夹克来两件便可。”其他的买回来了也穿不出去,夹克买回来也要再等等才能穿。

    “好的,那我在写材料时为您添加进去,呢大衣要什么颜色,什么码子的?”

    “红青蓝棕黑都可以。”

    习年默默记下,“明白,回去后我就将材料报上去,等到了就给您送过来。”

    “有劳,辛苦你们了。”

    “无妨的,不用这么客气。”习年说完后忍俊不禁,“咱们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没意思,您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