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84章 悠闲的一天

第84章 悠闲的一天

    严如山道:“现在拿不到毕业证。”

    “没事儿,只要给我留了底,几年之后给我毕业证就行。”反正到时候还要学医学,在医学方面,她的基础不多;学起来会耗费时间点儿,不是大问题。

    “你想好了就去做,我支持你。”如此便跟他一样,等到时间到了去拿毕业证,“你现在已经留校任职了,若是考过了,你还想留在学校吗?”

    钟毓秀点头,“会留下,没事儿回去帮帮丁教授也好;不然,无事可做,闲着很无聊的。”

    不像后世那样经济繁华,空闲了还能去逛逛街,买买东西,吃吃小吃。

    “这样也好,时间上相对稳定。”不用到处跑,能稳定心思做她想做的事。

    “对,我喜欢相对稳定的环境。”钟毓秀点点头,吃上一口牛肉面,满口留香,“真香,好吃,口感好又入味。”

    严如山唇角轻扬,笑意从眼底弥漫,“让狗蛋把汤底留下来,明天早晨给你下面条。”

    “不知道汤底还有多少。”

    “我出来的时候汤底还有半锅。”严如山道。

    钟毓秀立马意动,转念又放弃了,“算了,想吃让狗蛋再做就是了。”

    郝南和田尚国一人端出一个大海碗,同桌而坐;唏哩呼噜的一海碗被他们三两下吃的一干二净,最后把汤也给喝了。

    牛肉炖的汤,那是营养,别处都吃不到的好东西。

    吃过夜宵,天色已晚,严如山得不得告辞。

    人一走,钟毓秀觉得身边略冷清;想多坐会儿的心思也没了,洗漱完就带着狗蛋上楼睡下。

    不用上课,毓秀睡到自然醒;窗外天色蒙蒙亮,呼啸着冷风,屋里这么暖和,毓秀决定赖会儿床。

    “狗蛋,该做早饭了。”

    “好的,主人。”狗蛋从实验室走来,迈着步伐到门口,打开门,又道:“主人,赖床不是好习惯;请主人赖一会儿就起床哦,狗蛋做好早饭再来叫主人。”

    钟毓秀把头埋被子里,并不想被叫起床。

    狗蛋人性化的摇摇头,走出房间关上门,整个机器人的东西都不如在钟毓秀面前灵活;狗蛋觉得它应该叫伪装者机器人。

    隔壁郝南和田尚国听见东西,也走了出来,却见是狗蛋。

    “狗蛋,钟同志醒了吗?”

    狗蛋径直往下走,好似他们不存在一样。

    但,郝南和田尚国就知道,狗蛋是知道他们存在;至于时不时的不理人,估摸着它被设定了某种指令,而设定指令的人只有一个人。

    莫名其妙背了一口又黑又大的锅,她还不知道。

    “走吧。”

    二人前后下楼,去厨房帮狗蛋做饭,因食材有限,早饭几乎都是粥、包子馒头,点心之类的很少;豆浆更是别想,不仅是豆子不好弄到,问题的关键在于,做起来麻烦费时。

    做豆浆那点功夫,包子馒头早捏好上蒸笼了。

    包子馒头上蒸笼,没他们什么事儿后,两人去外面锻炼身体去了。

    狗蛋慢慢熬粥,不用大火熬,而是用小火慢炖;将米油炖出来,方便人体吸收。

    为了主人的身体着想,今天还是狗·矜矜业业·蛋。

    粥出锅,蒸笼上气,狗蛋感应到主人还未下楼;它又往楼上去,推开房门,主人仍然埋在被窝里一动不动。

    “主人,起床了,早饭做好了。”

    被窝里伸出一只手,一拍床头,“我被绑架了。”不是不想起床。

    狗蛋咯咯的发出机械笑声,惊悚又刺激人。

    钟毓秀掀开被子,乜它,“狗蛋,闭嘴,你笑得太惊悚了。”

    “是吗?我觉得还好,主人还不起床吗?”

    “不想起床。”

    狗蛋微微俯身,双手负于身后,慢悠悠说道:“有热腾腾的包子馒头哟,菜包有肉有菜,还有粉条;馒头可香可甜了,配上粥,滋味儿特别的好,您不想尝尝吗?”

    “做了粉条肉包的?”

    “不仅有粉条肉包,还有白菜肉包,咸菜肉包;您再不起来,饭食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钟毓秀不清不愿的从床上爬起来,指挥道:“去,给我拿衣裳。”

    “主人想穿哪件?”狗蛋一边走一边侧身询问。

    “黑色的,随便点儿。”就那几套衣裳,挑选都没余地;不过,这样就挺好的,她没打算现在出去买衣裳,外面的衣裳不好看贼丑,卖的还贵。

    狗蛋走到衣柜前,打开柜门,从里面取出一套黑色上衣、黑色裤子,再加上保暖的衣裳,一道送到她手边。

    “主人,您请起床,狗蛋下去摆饭。”

    “知道了。”

    狗蛋关上门,钟毓秀打了个秀气的哈欠,换掉身上的衣裳,穿上狗蛋送来的厚实衣物;穿上鞋下楼,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头发给梳成马尾,慢悠悠往饭厅走。

    刚走进饭厅,两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钟毓秀扭头瞧了瞧,是郝南和田尚国;二人头上湿漉漉的,要是下雪的时候,就这么走回来头上得冻成冰坨子。

    “你们这是又出去锻炼身体了?”

    “是的,钟同志早上好。”郝南侧目看去,含笑打招呼。

    田尚国点点头,“钟同志早,今天您不去学校,怎么不多睡会儿?”

    “我倒是想睡。”钟毓秀轻叹,“被狗蛋叫起来了。”

    郝南和田尚国相视而笑,田尚国的笑意只是一瞬,郝南却是笑的开怀;狗蛋是钟毓秀做的机器人,一切以钟毓秀为先,叫她起床,想必也是设定中的一项。

    狗蛋一手碗筷,一手单格蒸笼,步伐稳稳的从郝南和田尚国中间走过,将餐点送到饭厅。

    “我去擦一下头就来帮忙。”郝南快步往卫生间去,田尚国的步伐也不慢;进了卫生间,各自取下毛巾擦了一把头,又洗洗手才去厨房帮忙端了粥和包子出来。

    狗蛋那一笼是馒头,后面端出来的是包子,每种包子蒸了一笼;每格蒸笼里都有七到八个包子,数量足足的。

    蒸笼一打开,饭桌前回荡飘扬着香甜的白面味道。

    钟毓秀执筷戳一个馒头,在上面小小咬一口;甜甜的味觉在口腔内蔓延开,令她满足的眯起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