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82章 数据报告

第82章 数据报告

    “还不错,镜头模糊能进行改进吗?”镜头模糊,辨识会有所欠缺。

    钟毓秀点头,“现在可能不行,材料就这样儿;想改进到清晰可见的程度,还要改造几个小零件,可惜,咱们现在拥有的技术制造起来有些困难。”

    涉及到不属于现阶段的科技。

    “怎么改造?只要肯研究,总有一天能行。”丁教授不明就里,“我们一步步走到今天,就是我们肯下死功夫去研究。”

    “我明白,我会将材料写出来交给上面去研究。”后世能走向强国之路,有领导人的主导原因,也有许许多多坚持不懈,永不服输的科研者们不惧艰难,克服重重困难的付出。

    成功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多方面加持而来。

    只要能提升当下科技水平,她不会吝啬这身从星际带来的本事。

    “你研究就行,不用交给上面。”到时候专利是谁就不一定了,毕竟不是她研究出来的。

    钟毓秀摇头,“我没那心思去研究,让其他人去摸索吧。”

    丁教授心有不解,“为何不自己研究?给旁人,到时候就不是你的了。”

    “无所谓,不过是思路和数据。”小材料而已,又不是多重要的。

    “你呀,到底年轻。”丁教授虚点她两下,目光瞟见电脑,脑中不由自主浮现监控设备;他陡然明白过来,她怕是又有构思了,这么想也这么问,“钟同志,你是不是又有新的项目了?”

    钟毓秀心下微愣,面上不显,淡定摇头,“暂时没有。”

    “我接下来几天空闲,还以为你有新项目,能跟着你一起研究呢。”跟着钟毓秀做一回项目是会上瘾的,那感觉太爽,太轻松;在研究之初,钟毓秀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特别是精密的数据计算,让他想提出学习此种计算方式也开不了口。

    能计算这么快,必定有它的独到之处,他空口白牙就想学?他没那么大脸。

    钟毓秀莞尔一笑,调侃道:“有新项目我会和您说的,您现在可是带我的教授呢,越过谁也不能越过您去。”物理方面的可以说,生物药理方面就没法了。

    “那就等你好消息了。”丁教授看了看窗户外,天空阴沉,“天色瞧着不早了,又要下雨的样子,我得走了;剩下的论文和报告,你慢慢写。”

    钟毓秀点头,“我就不下去送您了。”

    “无妨,送不送就那么回事,没必要讲究那么多。”目光从窗户外收回,丁教授笑了笑,“行了,我走了,还得回学校销假去。”

    “您慢走。”

    丁教授走出实验室,疾步走出钟毓秀的卧房。

    钟毓秀关上门,取出纸笔埋头疾书;先写好报告和数据、材料等,又将改良摄像头的材料、数据一一写明。

    丁教授下楼时见到两人一机器人,又忍不住想笑;眼神在郝南身上打转一圈,扭头与狗蛋说话。

    “狗蛋,设备带回去吧。”

    狗蛋没回应,伸出机械手把设备取下,一手抱设备一手挽着线路上楼去了。

    郝南淡笑道:“丁教授,您这是要回去了?”

    “嗯,得走了,瞧着要下雨;走晚了怕成落汤鸡。”话音落,人已经走到了门口,

    “给丁教授送把雨伞去。”田尚国对他使了个眼色。

    郝南猛然醒过神,一拍额头,“瞧我。”

    郝南去杂物间找出一把长条带钩的雨伞追出门,田尚国朝楼上看了看,方才那东西应该就是钟同志和丁教授研究出来的成品;速度真快,感觉也才两天时间。钟同志不能以普通人来论,快一些也正常。

    日后钟同志一天做一个研究,他都不会觉得惊讶;见识涨得太多,麻木了。

    “丁教授,您请留步。”

    丁教授回身看去,“郝南同志。”

    “丁教授,这把伞您拿着,以防万一。”郝南送上雨伞。

    “谢谢,我就不推辞了。”有了雨伞,回去的路上能走慢一些。

    郝南含笑摇头,“您老放心用着,家里还有备用的。”

    “好,等钟同志来学校,我再还给她;多谢你,也多谢钟同志。”丁教授手持雨伞,转身作势要走又停了下来,回身与他道:“郝南同志啊!下回你注意点儿,头太大了。”

    没说脸大都是好的了。

    郝南一脸莫名,双眸茫然无辜,回到小楼还没想明白;就把这事儿跟田尚国说了说。

    “田同志,你说丁教授是什么意思?”

    田尚国往楼上看了一眼,低声道:“狗蛋拿下来的东西是钟同志和丁教授的研究成果,想来有什么奇异之处;你方才不是凑到成品前面看么,估摸着是因为它。”

    “它还能看到我?”郝南皱了皱眉头,“我想起来了,钟同志这次研究的似乎是与监控有关的东西。”

    那他可真蠢到家了。

    “放宽心,丁教授和钟同志不会说出去的。”从郝南送伞,丁教授提醒他这一点来看;丁教授一开始并未打算说出口,也许,他和钟同志偷偷笑一笑就算了。

    郝南有心送伞,人丁教授提点一句罢了。

    “我没在乎,之前就是没想通。”郝南顿了顿,问,“钟同志研究成果出来了,想来要不了多久就会报上去;咱们这里人还是少了点儿,你说要不要和上面申请一下,再调派一个过来?”

    “别想了,钟同志不会同意。”田尚国不咸不淡撇他一眼,坐到沙发上,“钟同志对人的警惕心很强,她能接受我们已是不易;李云的下场看到了吧,钟同志从一开始就没信任她。”

    但凡有一点信任,李云不会这么快暴露。

    郝南微微点头,“李云是自作孽,谁让她敢动钟同志的东西。”

    “所以啊!”田尚国不打算明说,机器人都必他们能干;再调派一个人过来做什么?增添负担么。

    他们的存在是为了保护钟同志,现在还没到增添人的时机。

    “唉,狗蛋比我们都能干;家务、做饭样样好,还能配合钟同志做实验,有这么好的机器人.......”他很丧。

    事实如此,机器人都比他们两个能干;他们的家务活还算可以,做饭就不行了,更没法给钟同志做助手。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郝南是个心大的,说过就抛开了;申请调人的打算谁也没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