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73章 多提要求

第73章 多提要求

    严如山忍痛,心中不失落是假的,虽然只是试探;暗暗轻叹,抹去心里的失落,嘴上不忘贫,“谢钟同志夸赞。”

    “谁夸你了,要点脸。”横他一眼,钟毓秀收回视线,“别来闹我,锅里该糊了。”

    “我来,我来。”双手覆在单薄的肩头上,将人往后面带了带。

    钟毓秀顺势往后退两步,“那锅里就交给你了,狗蛋,还有需要清洗的。”

    “滴滴。”

    狗蛋从碗柜取出碗筷交给她。

    “行,我来洗碗筷。”钟毓秀捧着碗筷去水槽边儿。

    严如山打开锅盖,开始翻炒;时不时回眸去望她,见她洗的认真,薄唇轻勾,愉悦涌上心头。

    钟毓秀洗好碗,抱着往外走,“我先把碗筷送出去了,你们继续忙;等会儿需要端菜再叫我。”

    “好,你出去和爷爷坐会儿,厨房里油烟大,对皮肤不好。”严如山回头浅笑,目送她走出厨房,走回去关上门,隔绝油烟跑出去。

    严国峰见到人出来,眼神闪了闪,“大山在里面做饭?”

    “是的,严爷爷。”钟毓秀行至饭厅,放下碗筷,倒回沙发上落座,“严同志立志要和狗蛋学做饭呢,现在还没学会。”

    现在还没学会!

    严国峰哭笑不得,“那行,让他学着,男人学学做饭也好;咱们家没有君子远庖厨的观念,别看我是个老头子,我也是会做饭的。”

    “真的呀,那您太了不起了。”钟毓秀竖起大拇指,夸的真诚,“我怎么都学不会做饭,摘摘菜打打下手还行;让我炒菜,能把菜给炒糊了。”

    “你这样是天生的?”

    钟毓秀赧然,“以前也学过,就是学不会;明明跟人家一样的步骤,我总能把菜给炒出别的颜色来,最后教我的人都放弃了。”

    “哈哈哈。”严国峰双手摁在大腿上,朗声大笑,差点笑岔气;好一会儿才平复下来,微微往前俯身,调侃道:“能做到这样也不是一般人,可能你的天赋都在学术研究上了。”

    就知道会被笑话。

    “严爷爷!”

    “不笑了。”严国峰抬手捏了捏两腮轮廓,笑到酸软了,“以后你们俩有一个会做饭就行,说不得我还能沾你的光,吃到大山做的饭呢。”

    钟毓秀不知该如何接茬,她没应对男方长辈的经验。

    严国峰本就没指望她能接话茬,继续说道:“老头子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第一次见到你这样与厨房绝缘的;不过,你们这样,以后各有各的事业要忙,应该会请个保姆,你啊!不用会做饭。”

    说来,还是这个大孙媳妇有福气,自己有本事,花钱请人也无妨。

    钟毓秀心下一动,“严爷爷,现在不能请保姆吧?”

    “暂时稳妥起见,等过个两年看看;既然踏出了第一步,那就不会再反复,你尽管放心。”严国峰没把话说满,就算这样,钟毓秀也很惊讶了;这位老爷子果然如严如山所言,十分有眼光,深谋远虑,对之后的形式分析地太清楚。

    动荡期间,许多科研者也被牵连,严国峰只以为她是怕这个。

    “严爷爷都这么说了,我自然是放心的。”她不打算解释,对这个期间了解再少也知道,动荡过去改革发展势在必行。

    经济与国外拉的太大了,在科技发展上也束手束脚的;想要全面发展,经济改革必不可少。

    被喜欢的晚辈信任,严国峰还蛮高兴的,“对了,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你研发的代步车已经生产到位,估摸着再有半个月就能出国,国内也会上市一批。这将拉动咱们国家的经济发展,一旦销售出去便能缓解如今无钱可用的局面,你可是大功臣。”

    “不敢当,我就是图省事儿。”谁能想到会走到这一步?

    “你啊!还是对自己的了解不够,你的图省事儿为我们省了多少麻烦;具体的我不能多说,但你记住,你是大功臣,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前提是,不违背道德、不损害国家利益。”

    钟毓秀点头,“我没什么要求,现在的生活就很好;以后保持这样就行。”

    “真没有想要的?若是有得提前说,这段时间正在和国外洽谈代步车的事儿;国外好几个大财阀都想要专利,咱们不可能给,他们就提出要大批量购买,购买数量和价格还没定下来。”严国峰继续说道:“国内没有的东西,你提出了要求,会有人为你弄来。”

    代步车的科技远超国外,他们不心动才怪;与其说他们想要代步车,不如说是想有个研究样品。

    能研发出来最好,研究不透也没事儿,还能进行购买。

    “这样啊!”她对这些事儿一窍不通,“那我等会儿给习同志打电话?”

    “就得这么办。”严国峰重新扬起笑,“别怕给同志们添麻烦,你得知道,你有要求他们反而更放心;你一直没要求,大家摸不清你的喜好和脾性,反而会多番试探。”

    钟毓秀点头,领教了,“确实是这样。”当初的李云和现在的习年都是这样。

    严国峰见她听的进去,来了谈性,给她讲授了许多场面上的事儿;人不怕有偏好,就怕没喜好,特别是钟毓秀这种高科技人才。

    严老的敦敦教诲,字字珠玑,钟毓秀一字一句的记下;她一直抱着懒散生活的想法,从未想过要多少东西,像如今,有钱花,吃饱穿暖,有好房子住着她就很满足了。

    “谢谢严爷爷,以后我会适当的提些要求;不过,我懒散惯了,许多事情不是刻意去忽略,而是懒得去想。等下次与习年同志见面,我会开诚公布的与他谈一谈。”试探多了烦人,她不是软柿子。

    “我与你见面的机会虽少,自认还是对你了解一二的;只是,现在换了一个人与你共事,有些事情也该注意些。”

    钟毓秀连连点头,“我记下了,多谢严爷爷提醒。”

    “应该的,以后你和大山都好好的,爷爷就很高兴了。”严国峰说的口干舌燥,捧着茶水喝了几口,“你和大山的性子都沉稳,我不担心其他的;大山沉默寡言惯了,以后你们多沟通。”

    老人家对晚辈心,她深有感触;若论长辈对晚辈的好法,严老是其中翘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