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68章 各有所长

第68章 各有所长

    学校上课铃响起,丁教授一看手腕上的手表,忙道:“不说了,钟同志,我这边没什么事儿可做,你不用每天过来。”

    “可以吗?”不用每天过来,自然最好。

    “我们没事也不会天天过来,你有事和我说一声就行;我这边有要事也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丁教授微微点头,“钟同志,我真得走了,你尽管忙你的去。”

    丁教授走的匆匆,钟毓秀在办公室呆了一会儿,确实无事可做;因着担心罗班会来找,她并未急着离开,而是找了一本与计算机相关的书籍来看。丁教授在看这类书,办公室里难免会出现一两本,她也能用来打发时间。

    虽然,这类书在她这里很基础,但是,她最缺地便是与这个时代相关的理论知识。

    于她而言,什么书都是好书,端看会不会从中找出乐趣;看一本书,不仅是看,还要学会寻找它们的含义、分析优缺点、书中深意、深浅如何。

    临近晌午,丁教授一直没回来,她也没等到要等的人;书籍放回原位,走出办公室,关上门准备回家。

    “钟助教,等等。”

    钟毓秀循声看去,是罗班和习委员疾步而来,待人来到近前,方开口。

    “你们来的正好,初稿写好了?”

    罗班喘了口气,稍稍平复气息,“是的钟助教。抱歉,刚下课,来迟了;这是我昨晚写的初稿,请您指点。”

    “你们先去食堂吃饭,我给你看看,你们吃完再来拿。”学校食堂不等人,好菜好饭也得抢。

    “那您呢?”罗班不确定的问。

    钟毓秀含笑道:“不用管我,我回家就有得吃。”

    “好吧,又要耽搁您的时间了。”

    “无妨的。”摆摆手,重新开办公室,钟毓秀径直走进。

    罗班和习委员相视一眼,快步离去;吃完了赶紧回来才是正理,不能让钟助教久等。

    钟毓秀落座,先通篇看一遍,开场白少不了;之后是上一期学习总结,对未来的期许,表示对学校的感激,给未来一学期定下了目标。最后激励同学们一同实现各自的人生目标,结尾的一句话用的特别好。

    生而为人,且行且珍惜。

    大体没有什么需要修改的,钟毓秀只在语句上做出了改动建议;刚改完,丁教授就回来了。

    “钟同志,你还没走啊。”

    钟毓秀抬头一笑,“有事儿,稍后就走。”

    “你这是在写什么,写的午饭时间都给忘了。”丁教授脚步一偏,朝她走去。

    “是罗班长的演讲稿,他请我给点建议。”将稿子给他看,“正好您回来了,您也看看;他写的还行,文笔也不错,我给他做了几个语句修改,其他都没动。我觉得这份稿子已经可以做为演讲用了。”

    丁教授接下仔细通读,连连点头,“不错,有点样子。”

    “可不是嘛!咱们班上的干部都挺厉害的。”各有所长,罗班长统筹全局,原副班做为辅助,习委员学习成绩好,为人开朗活泼爱笑爱说,能提到各方协调的作用。

    “嗯。”丁教授点着头,道:“改完了,你也赶紧回家吃饭。”

    “等罗班长过来拿了稿子,我就走。”

    丁教授将稿子还给她,“那行,你再等会儿,我赶着回去,就不陪你等人了。”

    “可不敢饿着您老。”

    “你啊!”丁教授虚点她几下,放下课本又说了一声这才往外走;刚踏出办公室,差点和罗班长,“是罗同学啊!”

    罗班长连连道歉,“丁教授,您没事儿吧?”

    “被吓了一跳,人没事儿;刚刚你们钟助教把稿子给你改出来了。”一句话说完,丁教授越过他下楼去了。

    钟毓秀听闻动静,手持稿子走了出来,顺带拉上门;将稿子递给罗班长,“稿子稍微改动了一下,提的建议都在上面;怎么修改,改不改你自己拿主意。”

    “多谢助教,有劳您了。”诚恳道谢。

    “赶紧去吃饭吧!你还抱着饭盒呢。”为了不让她久等,罗班长也是有心了。

    罗班赧然一笑,“好的,谢谢您的关心,您也快回家吃饭去吧。”

    钟毓秀含笑点头,告辞一声,越过他不紧不慢的下楼。

    在她身后,罗班迫不及待看初稿,将自己写的,与钟毓秀所提出的建议语句进行一一对比;反复验证之后,确定钟毓秀提出的建议是有效的,他回到宿舍连饭都忘了吃,坐到书桌前重新拟稿。

    校门口。

    钟毓秀刚出来,郝南和田尚国二人便注意到了她,还有另一个人在一时间也看到了她。

    “毓秀。”

    严如山小跑上前,递上一个油纸包,“饿了吧,先吃点儿垫垫。”

    “严大哥。”钟毓秀低头一看,将油纸包捧在手中,“谢谢。”

    严如山垂眸浅笑,“走吧,咱们回家吃午饭。”

    “好。”定定凝视他片刻,钟毓秀点点头,“你也注意休息,你的黑眼圈都出来了,神色疲惫;想来是没休息好,又劳累所致。”

    严如山微诧,他怎么也没想到今日屡次被感情迟缓的姑娘关心;喜悦甜蜜漫延心间,垂在身侧的手轻颤,这种感觉仿佛会上瘾,控不住的笑出声。

    “嗯,我记住了。”

    钟毓秀乜他两眼,不知道他笑什么。

    路上沉默下来,严如山双眼黏在毓秀身上,毓秀被看的浑身不自在;他的眼神太火热,似能将人燃烧殆尽,使人心慌缭乱。

    走进大院,身侧男人稍微收敛外放的情绪,钟毓秀总算松了口气。

    郝南、田尚国疾步跟上二人,在两人到小楼前打开大门;一行人相继进入家门,狗蛋听见动静,手捧碗筷从厨房出来。

    郝南眼尖,忙上去接下,“我来,田尚国过来端菜,吃完饭钟同志好休息。”

    “来了。”

    二人帮着狗蛋将饭菜摆上桌,钟毓秀和严如山相继到卫生间洗了手,四人围在饭桌前用餐,吃的津津有味。

    “真香,这个是牛肉吧?”郝南吃了一块儿炖牛肉,眼睛都亮了。

    钟毓秀点点头,“确实是牛肉,不过是腌制过的,少了鲜牛肉的口感;又多了一份腌制牛肉独有的风味。”最主要的是,没有腥臊。

    “还是狗蛋手艺好。”

    表扬狗蛋一顿,郝南笑眯眯的继续吃肉。

    饭后,送走了严如山,钟毓秀三人各自洗漱回房午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