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65章 拉进度
    花开两支。

    钟毓秀领着郝南二人到达学校,夜晚的校园被昏暗的灯光笼罩,幽径小道隐隐可见草木。

    “钟同志,小心脚下。”与白天不同,晚上目标不明显,郝南和田尚国跟随进了学校。

    “好,谢谢。”

    有精神力加持,她并不会摔跤;郝南二人出于好意的提醒,心领了。

    一行三人先去办公室一趟,取出备课本方出来,“郝同志,田同志,你们到办公室坐着等我,还是一起去教室那边?”

    “一起。”田尚国开了口,郝南点头附和。

    “那就走吧。”

    三人前后出办公室,钟毓秀上锁,领着两人往教室方向走;临到教室还有百米,郝南和田尚国自觉放慢脚步,远远看着钟毓秀进了教室。

    “钟同学?!”许红旗猛地起身走了过去,“你怎么来上晚自习了?你不是一向不上晚自习的么。”

    钟毓秀微微颔首,“许同学好啊!”

    班上其他同学们纷纷看来,热闹的教室一下冷清下来。

    “许同学,还是让让吧,钟同学不是来上晚自习的,她是来给我们上课的。”习委员坐在位置上遥遥喊话。

    许红旗愣怔,一时没明白什么意思;班上其他学子不约而同望向习委员,静等下文。

    班上的同学们是知道钟毓秀学习好,待人温和好说话;人好看、脾气好,就是不参加他们的任何活动,独来独往,偶尔会和许红旗说说话,许红旗就算是班上与钟毓秀关系最好的人了。

    “哈哈哈,瞧把你们看傻眼儿了吧。”习委员幸灾乐祸,发自内心的愉悦。

    独乐了不如众乐乐想,只有他和原副班震惊到傻眼儿怎么行?看看,现在不就一群跟他们一样的了。

    旁边的同学打了他一下,“怎么回事,别只顾着笑。”

    “赶紧说说。”

    “我们这是跟不上时代了吗?”

    “咋回事,弄的我一头雾水。”

    整个班的学生都在关注习委员,催着他赶紧说。

    钟毓秀朝许红旗笑了笑,走上讲台,备课本放到讲桌上,“好了,同学们,大家安静一下。”

    教室里陡然一静。

    不论何种原因,只要看看班长、副班长、学习委员都没动,他们跟上节奏不掉队就行。

    “和大家重新认识一下。”笑靥敛去,钟毓秀面容一肃,“本人钟毓秀,从这学期开始,我就是你们的助教;你们在生活上有困难可以找我,学习上有困难也可以找我。”

    助教?!

    消息来的太突然,让我们静静。

    罗班温润含笑,心有尊敬,“好的,钟助教。”

    刷!

    一群学生齐齐看向罗班长,又去看原副班长,见他也是一副接受良好的样子;他们再不明白就是棒槌!三个班干部都知道,就他们不知道。

    “同学们不用震惊,也请你们不要质疑我;因为,接下来将由我为你们拉一拉上学期的学习进度,若是讲的不好你们可以提出来,若是讲的好也请你们将疑问咽下去,我们将会友好、和睦的相处下去。”

    该说的说完,钟毓秀翻开课本,“现在请同学开始做笔记,我们先来讲物理的起源.......”

    一边讲一边在黑板上做手书,整堂课下来没再看过备课本;反而将上学期前十页书籍的知识点统统总结出来,让班上的同学们再次将上学期学过的知识有加深印象。

    “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天色不早了,大家早点休息。”合上备课本,拿在手上外走。

    “钟助教,您请等等,我这里有个不明白的地方,可以请教您吗?”

    钟毓秀回身一瞧,这人她隐约有点记忆,是个非常腼腆的男生,不敢和女生说话那种腼腆,“同学有什么想问的,可以随我到办公室再为你解答。”

    “好,谢谢钟教授。”腼腆男生手捧纸笔跟了上去。

    罗班起身道:“我也有事找钟助教。”

    “一起。”钟毓秀眼底划过笑意,转身迈出教室。

    罗班和另一位同学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才一同跟在钟毓秀身后走进办公室。

    钟毓秀在位置上坐下,放下课本,“你们找个凳子坐。”

    “好的。”

    两人左右一看,从角落端来凳子,在钟毓秀办公桌旁落座。

    “同学,你有什么问题,问吧。”

    钟毓秀态度和煦,男同学咬咬牙,将积攒的问题一股脑拿了出来,小本本上攒了好几页,“我问题有点多,请钟助教勿怪。”

    “不会,有问题就问是好习惯。”想想她当年在星际求学时也是这样,不懂的全部积攒起来,找到机会就可劲儿问;当时还有好些老师被她弄的烦不胜烦,基于星际的教师条例,他们还不能表露出来。

    如今想来,也是蛮有意思的。

    钟毓秀粗略翻完,并未因问题简单而图省事儿,反而一一为男同学解答;一个问题一个问题的过去,甚至还会列出一些对方能接受的公式代入,凡是钟毓秀讲过的题,男生都会流露出或多或少恍然大悟的神采。

    罗班长在旁边获益匪浅。

    “多谢钟助教。”男生起身鞠躬道谢。

    钟毓秀只摆摆手,“不用这样,既然学校信任我,让我做了班上的助教;自然要做我该做的事情,为你们解答疑难也是我该做的,没事儿就先回去吧,明天见。”

    “是,明天见,助教。”

    男人走了,钟毓秀看了一眼目光呆滞的另一个人,并未开口;罗班长一看就是陷入题海的世界了,这时候打断人不礼貌不说,还特别不厚道,做她这一行的最忌讳被人打断灵感,同样最厌烦思考的时候被人打断。

    罗班长不知出神了多久,回过神来才发现钟毓秀在翻看最新一期的课本,心下颇为歉意。

    “钟助教,抱歉,方才我在思考问题,一时没回过神来;是不是耽误您时间了?要不,我明天再来找您?”

    钟毓秀摇头,“耽误是耽误了点儿时间,不过,不用明天再说;你有什么事找我直接说吧,说完了我赶着回家。”

    “好。”罗班长脑中组织语言,快速将目的说明,“这学期的开学典礼还没举行,丁教授和我说过一次,这次希望我们物理系一班由我来演讲;我没演讲过,不知该怎么组织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