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63章 有个学做饭的狗男人

第63章 有个学做饭的狗男人

    医院自有一番忙乱。

    钟毓将万家人抛诸脑后,临近大院,郝南和田尚国现身跟在她身后。

    回到家,郝南方问:“钟同志,您没事吧?”

    “无事。”钟毓秀缓缓摇头。

    “刚才那位是您在万家的养父吗?”田尚国出言询问。

    他们在来保护她之前必定做过功课的,对于这一点钟毓秀并不反感,在星际时代;不论是科研人员还是军政人员,在被重用之前都会被查的底儿朝天。

    “嗯。”轻嗯一声,语气微滞,“得麻烦你们帮我调查一下万家,事无巨细。”

    万学汤都回来了,万家那位独苗应该也回来了。

    田尚国颔首应承,“好,我尽快。”

    “要麻烦你们了。”

    “都是我们应该做的,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我们会尽力为您做到。”做不到还有靠山。

    钟毓秀轻笑,对于这一点她不怀疑,“你们歇会儿,我去厨房看看,不知道狗蛋今天做什么好菜。”

    视线从钟毓秀身上收回,郝南才皱眉说话,“万家这是想认回钟同志了。”

    “看钟同志的态度,不会认他们。”田尚国摇摇头,觉得万家眼瞎。

    “不认才好,血缘关系固然重要,但让万家人薄待钟同志到那种程度,我觉得他们心就是偏的。”若是没与钟毓秀接触过,他们也就当过眼云烟,看过就算;可他们与钟同志接触时间不短,对钟同志的脾性也算了解一二,越是了解,越是觉得万家人不厚道。

    万家那位回来后,要么给人送回亲生父母身边,要么就好好待她;送回父母身边,钟同志不用下乡;若是好好待她,说不定万家就没有之后那一遭。

    凭借钟毓秀的能耐,真想保全万家,不难。

    据他们所知,万家的灾难就是来自于那位后回来的姑娘;那不是个省油的灯,从调查来看,她在乡下钟家就很能折腾,不论学识、性子与钟同志差远了,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可能就是长相的。

    可是,钟同志的长相也不差,人还聪慧自持,自尊自强。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若是万毓桐老老实实的做人,一切都不会发生;说不定原来的钟毓秀也不会死,系统自然不会选中她作为宿主的再生体,现在的钟毓秀也不一定会穿越过来。

    这世上没有如果,万毓桐仗着重生的经历搅风搅雨,肆意妄为;把大好的人生弄的一团糟。

    钟毓秀拉开厨房门,厨房内不仅有狗蛋,还有严如山。

    “严大哥,你怎么在我家?”

    严如山停下翻炒的锅铲,回首一笑,“你回来了,马上能吃饭了,我跟狗蛋学了两道菜,等会儿你好好尝尝,给我提提意见。”

    “不是,严大哥,你咋想起来学做饭了?”在知青点都是女知青做饭,严如山从未动过手。

    严如山手微怔了一下,突然有点委屈。

    “黑市无事可做,在家呆着也无聊,就跟狗蛋学学怎么做饭;你不会做饭,以后我做给你吃。”

    “真的?”钟毓秀走上前,锅里是爆炒兔丁,色泽鲜明,“看着还不错,狗蛋怎么教你的?”

    狗蛋不会在外人面前说话。

    “滴滴滴。”狗蛋响了几声,走到严如山身边,从严如山手里夺过锅铲。

    严如山惊诧,视线在狗蛋身上流转。

    钟毓秀哑然失笑,想到狗蛋人性化的动作,忙朝厨房门口看;确定无旁人瞧见,这才松了口气。

    “严大哥,狗蛋这是嫌弃你碍事了。”

    “我也在炒菜。”严如山强调。

    钟毓秀笑颜明媚,明明是个大男人,偶尔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一样,“狗蛋做事认真,要做就要做到它认为最好的。”

    严如山吃瘪,心思百转,瞬息又心情回暖。

    “你给它做的程序很厉害。”

    “那是。”狗蛋可是她的全能管家,不厉害点儿怎么行;芯片还是星际时代带过来的,星际的东西那是超越这个时代不知多少星年的高科技,“你还没说狗蛋怎么教你做菜的。”

    严如山指了指旁边沾满水渍的灶台,“我问了狗蛋要做什么菜,狗蛋要用的菜拿出来放我面前;我问要怎么做,狗蛋就演示一遍给我看,慢慢就学起来了。”

    “哦~”原来是这样,钟毓秀撇狗蛋一眼,胆儿肥了,“狗蛋很听话吧?”

    “听话吗?”除了演示给他看的时候,其余时间都不理人的;从狗蛋能听懂他的话,教他做菜,能看出狗蛋的不凡之处,他不认为狗蛋听不懂后面的话。

    狗蛋翻炒兔丁,又放了盐和调味料收汁儿起锅。

    钟毓秀也不追问了,尝了尝兔子,满足喟叹,“真嫩,好吃。”

    “我也来一个。”严如山弯腰张嘴。

    钟毓秀看看严如山,又低头看看兔子,徒手捞了一个小的放到严如山嘴边;在严如山下嘴时,又极速收回手塞进嘴里,斜睨他一眼。

    “香!”

    严如山闷笑出声来,吃就吃了,还故意馋他。

    钟毓秀背过身,取出碗筷;严如山顺手接过,“我来洗,你去外面坐会儿,上了一天班累了吧?”

    “不累,就是跟着教授走走,听听课。”还真不累,比做研究轻松;等她老了,不做研究了,轻轻松松上上课带带学生,想想就美。

    在星际,因异能的缘故,凡是拥有异能之人寿命会随着异能提升而增长;退休一说是没有的,有的人一生都在奉献,直至死那一刻。

    “走多了也累人。”严如山洗好碗筷,用臂弯将她推出厨房,“厨房里油烟浓,你别进来了。”

    钟毓秀点点头,炒菜时油烟是大,沾染在身上还不好闻。

    严如山将碗筷放到餐桌上,回头一看,人没了;忙回到厨房去看,厨房里也没人,视线转向郝南和田尚国,正要开口,听见楼道上蹬蹬蹬的脚步声,快步走去一看,钟毓秀的身影消失在二楼走廊。

    顾不得再去端菜,严如山紧随其后上楼,钟毓秀的卧房没关,他敲了敲门,没人回应。

    “毓秀。”

    “毓秀?”

    钟毓秀想要研究的心思冒出来,控都控制不住,拿出纸笔做数据,没心思搭理他,朗盛回应,“自己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