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60章 情商堪忧

第60章 情商堪忧

    二人惊叹连连。

    “钟同志,它就是你说的狗蛋,它会做饭、会做家务,还能给你做助手?”怎样的科技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们想都不敢想。

    “如您所见。”钟毓秀头微倾,轻点桌面,“今天这一桌菜都是它做的。”

    郭校长满目惊奇,“厉害。”

    “钟同志,不知狗蛋这样的机器人会生产吗?”丁教授出声询问,若是拥有一台这样的机器人,家中事务都有人做了;妻子也能从家务之中解脱出来。

    钟毓秀摇头,“我只负责研究,其余的不过问。”

    丁教授点点头,没再追问,只一个劲儿盯着狗蛋瞅,吃个饭都没吃好。

    饭后,狗蛋收拾残局。

    丁教授二人在摸索狗蛋和去试骑代步车之间徘徊,最终还是选择代步车;狗蛋机器人是钟毓秀的,他们看了也没用,上面是否生产也是个未知数,与其能看不能拥有的机器人,还不如去试试有机会拥有的代步车。

    钟毓秀手把手教他们骑小电驴,“这款车不如摩托车复杂,与自行车相比又稍微复杂点儿;您们看,龙头上有刹车、响铃、修复按键、备用开关、地图、备用电池,先将它们的功能摸清才能上手。”

    “你和我们好好讲讲。”郭校长暗暗搓手指腹,认真聆听。

    丁教授在旁附和,“讲的时候操作一下。”

    “没问题。”钟毓秀挨个和他们讲一遍,顺手给他们做示范,“其实,这辆代步车也是可以认主的,录入指纹和声音就可以;它们拥有感应器,面对危险时会自动规避,同时也能感应主人的存在。”

    这么先进?

    郭校长和丁教授盯着小电驴的感应器瞧,但他们什么也没有瞧出来。

    “你已经认主了?”

    “并未,现在又不能骑出去,认主了也没用。”钟毓秀摇头,不遗憾是假的;多好的代步车啊!为了配合出售时机,她牺牲大了,“您二位先上手试一试,我在旁边看着。”

    郭校长和丁教授被岔开话题,也没心思问认主的事儿了;两人都想先试,争来争去浪费了不少时间。

    “算了,郭校长,你先来。”再这么耗下去,他们一个都被想试了。

    郭校长得意一笑,他本来还挺着急的,毕竟再这么下去就该回学校了,“谢了,等我骑一下就给你。”

    “那你快点儿。”他也想上去。

    钟毓秀摇摇头,与严如山相视而笑,两位老人人老心不老,老小孩儿老小孩儿,还真是。

    两人都会骑自行车,郭校长上去第一时间就掌握了要点;钟毓秀讲的精细,他们都是聪明人,了解清楚后上手轻轻松松。

    轮番上手,骑着的感觉非常好,还不用蹬;有这么一辆代步车,他们走出去都有面儿。

    “钟同志,今天打搅你了,你的代步车骑着很好。”郭校长将代步车还给她,若有似无的观察轮胎,“它的车轮是不是能减震?骑在路上没觉得多颠簸。”

    羊肠小径铺的是青石板,并非水泥地,骑自行车都会觉得颠簸;骑着小电驴反而没多大颠簸的感受。

    钟毓秀点头,“是的,当初设计时增加了减震材料的。”

    “论文里怎么没写?”这才是郭校长觉得奇怪的地方。

    “没必要写,不过是小技术加点儿材料罢了。”她没放在心上。

    郭校长摇摇头,“你们年轻人啊!小技术也是技术。”是技术,那就能生利益。

    “这项技术也在申请专利的项目中。”低头看她一眼,严如山继续说道:“钟同志不在意,我们都为她记下的,您二位放心。”

    “那就好,钟同志不重名利,一心想着研究事业,不能亏待她。”

    钟毓秀:“.......”误会,她要利的。

    严如山点头,“这是自然,我爷爷也是这么说的。”

    “有你爷爷在,我们也放心。”郭校长笑了,“行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今天叨扰钟同志了,学校见。”

    “回见。”

    忙着应对下午的课程,两位老人走的匆忙,将人送走后,郝南将代步车搬回屋里。

    “郝同志,代步车不用搬上楼,放到杂物房去吧;现在用不上,搬上搬下的还麻烦。”钟毓秀出言。

    “好的,钟同志。”郝南往楼上走的脚步调转方向。

    “辛苦你了。”

    “钟同志严重了,是我应该做的。”郝南将代步车送进杂物房回转,“钟同志,还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您尽管说。”

    钟毓秀笑了笑,轻轻摇头,“并无,你们回房休息一下吧,还能休息半个小时。”中午休息时间只有这么点儿,今天没能午休,只能让他们眯会儿。

    “钟同志,我们不用休息。”郝南刚说完,就被田尚国拉走,“钟同志,严同志,你们聊着,我们上楼睡会儿。”

    郝南想说话,但见田尚国拉着他只顾走,又把到嘴边的话给咽下去了。

    田尚国可不管他,把人拉上人塞进房间里。

    “田同志,我不用休息。”关上门,郝南一脸莫名。

    田尚国撇他一眼,淡淡说道:“睡觉。”人家谈对象,他们在下面碍什么眼?

    “我真不用睡。”

    “不睡就坐着,我眯会儿。”田尚国在床上躺下,不去管郝南。

    郝南挠挠头,在凳子上坐下,望着床上的田尚国一时出神;干啥呢,把他拉上来又不管了。

    目睹田尚国和郝南人影消失在二楼走廊,钟毓秀忍俊不禁,“郝南同志平时看着挺机灵的。”

    “是吗?”严如山嗓音低沉。

    “是啊!”钟毓秀仿若未闻,双手负于身后,“郝南同志人会说话,还激灵;田尚国同志沉默木呐些,但也很聪明,各有各的性子,他们这样就挺好的。只是,郝南情商堪忧。”

    “情商堪忧?”严如山不明觉厉。

    钟毓秀唔声点头,“情商,从科学上来讲是指情感和逻辑能力;广泛指为人处事的能力,其中包含自我意识、自我管理、感受他人情绪、管理人际关系。”

    “郝南的自我管理能力挺强的。”

    “那还有其他部分呢,比如感情、感知他人情绪什么的。”钟毓秀说的漫不经心,严如山却听进去了,开始反思自身情商问题;想来想去,他好似也有点情商偏低,一开始的追求方式让他家姑娘有些反感,“我也有这方面的问题。”

    对于缺点,严如山不会选择逃避。

    钟毓秀回首瞅他两眼,兀自笑了,“你还真有这方面的问题。”

    “你也有。”严如山定定凝视眼前的姑娘。

    “.......”不,我没有,别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