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56章 酸溜溜
    “这么多菜呀。”钟毓秀笑眯了眼,基本都是她爱吃的,“狗蛋做的好,狗蛋真棒真能干。”

    严如山撇狗蛋,就一铁疙瘩。

    “又蠢又呆,哪儿好?”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会做饭的男人最好了,狗蛋虽然是机器人,但是人家好歹性别设定为男呀;瞧瞧咱家狗蛋做的菜色香味俱全,看着就有胃口。”戏谑调侃他的酸言酸语。

    严如山:“.......”会做饭就好?

    钟毓秀落座,问道:“郝南同志今天怎么还没回来?”

    “他有事儿,明天才能回来。”在她身旁落座,严如山继续说话,“李云的事情上面已经给出结论了,今日开始严密审问。”

    田尚国坐在他们对面,竖起耳朵听他们说话;当提起李云时,他还是懵的,李云被带走了,还要被严密审问。说明什么?说明李云背叛了他们,背叛了国家,背叛了她半生忠于的事业。

    郝南将保密工作做的太好,连他都没说。

    “严同志,你们早就知道李姐有问题?”

    “前几天才知道。”严如山眸光如炬,“为了方便行事,除了让郝南同志盯着李云同志,我们谁也没说。”

    田尚国点点头,“我知道了。”

    “你对李姐并无戒心,若是让你也晓得了;你和郝同志都改变了对她的态度,会让她心生警惕。”这也是发现李云有问题后,并未第一时间告知两名警卫员的原因之一。

    一来,她想知道李云能坐到何等程度;二来,一开始并不信任他们。

    “我明白的,钟同志不用解释,做我们这一行的最了解保密机制。”田尚国说的认真,“只希望您下一次能提示我一下,不论是谁,我都不会露馅;郝南也一样,我们都是经过特殊训练出来的。”

    不会感情用事。

    确定他没有在意,钟毓秀笑了笑,“好的,下回再说。”

    田尚国:“......”

    饭后,田尚国主动承接洗碗工作,严如山跟钟毓秀上楼进实验室。

    “严大哥随便坐。”钟毓秀随手一指,在电脑前落座,将之前写的论文通看一遍;手指敲打键盘,对论文进行修改。

    严如山并未依言找地方坐,而是走到她的身后,“你在修改论文?”

    “是的,丁教授让我先将做过的研究写成论文,可以作为日后毕业论文。”星眸盯着屏幕,手指不停,还能抽出空闲时间来回答问题。

    “这么早就开始考虑论文问题了?”严如山出言询问。

    钟毓秀这才给了他一个眼风,“我是参加考试跳级的,我准备这学期再参加一次跳级,争取毕业。”

    “可以提前毕业?学校那边给你准话了?”

    “没有,不过,我们专业的教授们已经将考题出到了四年级;想来用不了多久,五年级的考题就能出了,我可以申请跳级毕业。”钟毓秀想的很美好。

    严如山扶额,“大学是需要学分的,学分不够没法毕业。”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有职称了,我还有研究成果;丁教授应该会给我算学分的,毕业学分又不多。”考试也有学分的,毕业这点学分对她来说轻轻松松。

    严如山似有所感,脑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了提前毕业的想法。

    当晚回去,严如山将事情与严老说,“爷爷,您说我申请跳级,提前毕业可行?”

    “大山啊!你想清楚了,现在的时局并不稳。”严国峰皱着眉头,“你想经商我没意见,问题在于如今时局不够明朗。”

    现今刚恢复秩序,毕业了又能如何?

    “爷爷,我想好了,如今时局不明也许才是最佳时机。”严如山迫切想要成长起来,活在爷爷和家里人的羽翼下,并不能让他成长。

    严国峰别有深意,“你是怕钟同志嫌弃你?”

    严如山脸色微顿,好一会儿才道:“我想变得更优秀,站在她的身边让人家都会说一句真般配。”

    “别人的言论不过是虚言。”何必在意。

    “钟同志非常优秀。”并非虚言,他不想日后有人谈论起他们的时候,会说人家钟同志那么优秀,人聪明、漂亮,做事认真稳重,哪儿哪儿都好,再看严家那个大孙子......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自信了?”严国峰摇头轻笑,倒也稀罕,“钟同志确实是个好同志,优秀的同辈之中少有;就算钟同志再优秀,你们还不是对象,怎么想那么远去了?”

    严如山脸色黑了黑,“谁说不是对象。”

    严国峰老眼一顿,眉头轻动又缓缓舒展;眼底的笑意晕开,深深打量大孙子。

    “钟同志答应和你交往了?”

    “嗯。”严如山耳朵泛红,“她都在忙着写论文考虑毕业的事情了,我不能落后她太多。”

    严国峰哈哈大笑,大孙子害羞少见,面对他少有这般不自信的样子,也很少见。

    “你的学业能跟得上吗?跳级了可没有专业的教授教导了,日后发展成什么样儿谁也不知道。”

    “跟的上。”知道钟毓秀在图书馆来回,他也时常去借书,看的都是专业书籍;他的家世让他想要什么资料都能找得到,加上有基础,学起来一点不吃力。

    严国峰笑眯了眼,浑身上下都透着愉悦,“你想好了就去做,爷爷能做的只有这些。”

    不拖后腿,支持大孙子。

    “谢谢爷爷。”严如山郑重感激,起身回房。

    严如山一贯雷厉风行,次日一早去学校便找到了带他们班级的教授说明来意;教授知晓后惊愕不已,最后被他劝说成功,答应让他跳级。

    金融系的试卷比物理系出的更快,早就将未来五年的试题规划敲定;顶多每年再做一次修改,不会有大的变动。

    严如山谁都没说,从二年级开始跳级到五年级,带他的教授惊喜惊叹,喜形于色。

    “严同学,你要不要考虑留校?”

    留校?

    严如山摇头,“多谢教授好意,我的目标不在学校。”他要成为心上人的后盾,他需要快速成长。

    未来十几年是他的机会,现在是他积攒家底的好时机;一旦局势明朗,就是他出手之时,在学校反而束手束脚。

    从此,严如山也过上了长期不上学的日子,别提多逍遥了;召集一帮小伙伴混迹黑市,积攒资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