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39章 一跃成助教

第39章 一跃成助教

    两个小时后,钟毓秀放下笔,活动活动手腕。

    “郭校长,丁教授,我写完了。”

    “这么快?”丁教授满目惊讶。

    郭校长也不例外,坐在原位没动,独自思量。

    钟毓秀整理好试卷,起身交给丁教授,“丁教授,麻烦您了。”

    “我看看。”接过试卷,丁教授从抽屉里拿了老花镜戴上,又用红笔一一批改;他本以为做这么快,至少不会多好,没想到越改越心惊,批改到一半他整个人都在激动的颤抖。

    天才,天才啊!

    他们没教过的知识点都给做出来了,这还就罢了,他们出的题里有未来三年教学知识点;许多知识点还有新颖的理论和推算方式。

    丁教授将最后一张批改完,眼眶泛红,抬头问道:“钟同学,我能问问你是怎么学习的吗?”

    “做题、看书、阅读相关书籍,将理论和实践结合。”钟毓秀如实回答。

    郭校长不解,“老丁?”

    “校长.......”丁教授眼眶泛起水雾,哽咽道:“咱们的科技有希望了,钟同学就为研究而生啊!您瞧瞧,她这些解题方法,我都自惭形秽。”

    郭校长起身上前,拿起桌上的试卷看;在他的印象里,钟毓秀同学是很优秀,但也没优秀到这种程度,看完之后又忍不住感慨。。

    “自古英雄出少年啊!”

    丁教授将眼泪咽回去,动动嗓子轻喉,附和道:“三年,校长,我们让钟同学跳级到三年级吧;咱们系一共是五年,三年之后再考,或者钟同学什么时候还想考四年级五年级的,都行。”

    “丁教授,现在有四五年级的题吗?”钟毓秀心底微动。

    “你还想继续考?”

    钟毓秀颔首,“是的。”

    “这么有信心?”丁教授湿润地双眼微亮,若是之前,他会怀疑钟毓秀的才能;经过一场考试,他反而不怀疑了。

    “我有信心。”

    丁教授点点头,视线调转,“校长,您觉得呢?”

    “钟同学想考,那就考;钟同学如今已挂有副教授头衔,能考过,我做主将你安排到丁教授身边做助教。”看过试卷,郭校长和丁教授默契的达成共识。

    “那就先多谢郭校长了。”副教授衔只是虚衔,大家都明白的;若是此次考过,她便是名副其实的副教授,省去了多少让人认可的时间。

    虚衔和实衔是不一样的,实衔不仅要学识过人,还要慢慢熬资历,要求之严谨,可见一斑。

    郭校长轻笑,“最近大家刚整理出五年教学知识点,题目也在陆陆续续出;众位教授将题目出了四年级,你考的是一到三年级的,所以,你只能暂时考一考四年级的题目。”

    “好,有劳郭校长和丁教授。”钟毓秀满心愉悦。

    “在这儿等着吧。”郭校长起身离开办公室。

    丁教授笑了笑,“钟同学,你写的答案有几个理论和推理的方法,能和我讲讲吗?”

    “不敢当,互相讨论?”钟毓秀谦虚道。

    “当得当得。”

    丁教授将试卷给她,问了好几个有疑虑之处,钟毓秀一一解答,并举例论证;讨论起来就没玩没了,丁教授谈兴越来越高,郭校长回来时便见这一幕。

    “老丁,你们在说什么?”

    “校长回来了,试卷来了。”丁教授把批改好的试卷一推,接下郭校长递来的试卷给钟毓秀,“钟同学,好好考,我相信你。”

    钟毓秀郑重点头,回原位继续做试卷。

    丁教授笑眯眯地压低嗓音,“校长啊!钟同学的学识了不得,听说她以前还是下乡过;她的学识绝非一朝一夕能成,想来下乡后她也在坚持不辍,她的好些观点十分新颖,头脑清醒,想法有根据;难怪能一个人坚持做项目,我可办不到。”

    一个项目需要许多人帮衬,如他一般,每一个项目都要七八人十来人左右。

    “确实。”郭校长转向钟毓秀的方向,靠在办公桌上,悄声道:“她已经不需要我们培养。”

    丁教授十分赞同,他们从钟毓秀身上看到了未来,二人一边监考一边聊着未来发展方向。

    这次钟毓秀只用了一个多小时便做完了,外头夕阳西斜,余辉渲染天空。

    “真快,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丁教授眉眼饱含笑意,“钟同学,你做题的速度十分了得。”

    钟毓秀微微笑道:“多谢丁教授夸赞。”

    “坐,一会儿就能批改出来。”丁教授手拿试卷回到办公桌前落座,重新取红笔一道道提的改,极为认真;连钟毓秀的解题思路,他都要一一在脑海中过滤。

    半个小时后,试卷批改完,丁教授笑容满满,“钟同学做助教大材小用了。”

    “先这么着,钟同学是大忙人,不是最近要研究新项目嘛!等她的项目拿出来了,咱们再升一升。”也有个正当名头。

    “是极。”丁教授笑的停不下来。

    一看二人的表情,不用猜就知道考的很好,钟毓秀问道:“丁教授,郭校长,之后我可以请假了吗?”

    “自然可以,你安心做研究,早日出成果。”郭校长一口应了,“出成果之前,至少一个星期要来点卯一次;时间随你安排,有事就来找我。”

    “好的,谢谢郭校长,谢谢丁教授;为了我的事情,耽误您们的时间了。”钟毓秀喜笑颜开,眼底透着兴奋。

    郭校长见此,笑意都多上几分,“回吧,好好做研究。”

    “是,郭校长再见,丁教授再见。”眉眼弯弯走出办公室,钟毓秀转道去了教室,但见许红旗在她的位置上并未离开,“许同学,下课了你没走啊?”

    许红旗回身,明显松了口气,“你可算回来了,我想去丁教授办公室找你,又怕打搅你们;我见你东西还没收拾,就先帮你守着了。对了,丁教授叫你过去做什么?”

    “好事儿。”钟毓秀坐到位置上,“许同学,谢谢你帮我看着课本了。”

    “不用谢,你一天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每次上课都匆匆来匆匆走,都没能好好跟你说说话。”许红旗脸上扬起笑意,“你还没说呢,丁教授叫你过去做什么?你今天可没开小差。”

    黑历史,过不去了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