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37章 尽了最大的努力

第37章 尽了最大的努力

    越日。

    钟毓秀下楼便见严如山稳坐大厅,翻看报纸;严如山听见动静,浅笑回首。

    “起来了。”

    仿佛一句家常话,钟毓秀摇摇头,抛开多余的思绪,“严同志等多久了?”

    “严同志来了快半小时了。”李云从厨房出来,笑眯眯的说道:“钟同志,我估摸着你这时候下楼,早餐已经端上桌了。”

    钟毓秀颔首,“谢谢李姐,郝同志和田同志呢?”

    “他们在外头锻炼身体,应该快回来了。”

    “那行,我先洗漱。”一边下楼一边道:“严同志,让你久等了,可用早饭了?”

    严如山本是用了,略一犹豫,摇首,“还不曾,钟同志欢迎我蹭饭吗?”

    不欢迎还能不来?

    “自是欢迎的,严同志帮我良多,一顿饭而已算什么?”

    “那以后我每天都来蹭饭,我可以交生活费。”严如山眼底含笑,话语间风轻云淡。

    钟毓秀眼角轻抽,“.......”

    “莫非,钟同志是不欢迎我吗?”拍板决定,严如山放下报纸,钟毓秀见他还要说话,忙道:“随你,我去洗漱。”

    才相识,严如山严肃冷漠;至今,他严肃的外表下那颗火热的心,赤裸裸摆在她面前,令她无所适从。

    严如山唇角轻勾,笑意浮现,拿起报纸继续看。

    郝南、田尚国一身热气归来,“严同志,你那报纸还没看完?”都半小时了。

    严如山点头,“挺有意思的。”

    “是吗?我看的时候没觉得多有意思。”郝南满脸莫名。

    田尚国忍不住扶额,此意非彼意,“钟同志下来了吗?”

    “下来了。”严如山指了指卫生间。

    “那我们洗把脸,准备吃饭。”

    郝南、田尚国又去了外头,家里就一个卫生间,有人在里面自然不能进去;屋子外头还有水龙头,他们皮糙肉厚在哪儿洗都一样。他们再次回来,两人头上湿漉漉的,又去换了衣裳才出来。

    等钟毓秀出来,一行人坐到桌前,严如山十分自然的坐到钟毓秀旁边,还为她拿碗筷布菜。

    一顿早饭,钟毓秀食不知味,严如山的骚操作太多了,还忒会得寸进尺。

    “书给我。”饭后,两人准备走时,严如山走上前抽出她手里的课本,侧身道:“走吧。”

    郝南和田尚国相视一眼,又不约而同移开,跟在两人身后。

    出了大院,郝南二人自觉拉开距离,不远不近跟随;将两人送进校园,他们在校外找了个便利的地方蹲守。

    严如山将追求进行到底,为防止旁人惦记,还亲自将人送到教室门口;书本递给她,眉目柔和的说道。

    “中午放学我来接你。”

    “不用。”

    严如山坚持,“中午我去你家吃饭,李姐做的饭菜好吃。”

    “.......”顺酐往上爬的本事见长,“严同志,得寸进尺要有个度。”

    严如山眸光微沉,见她要生气了,便道:“那好吧,我每天早上过来吃饭,中午回家去。”

    “上课了。”没拒绝,也没答应,钟毓秀决定好好治治他;别以为对他有点好感就能为所欲为,几次三番试探她的底线。

    “回见。”严如山转身的瞬间,面无表情,眼底的情绪被抚平。

    第一节课毕,钟毓秀去往丁教授,到达办公室外,丁教授在埋头忙碌。

    “钟同学来了,正好,我正要去找你。”丁教授听见脚步声,看过来见是她,放下手中笔。

    钟毓秀迈进办公室,“丁教授。”

    “昨日你的提议出来后,我找校长商量了一下;校长召集了物理系所有教授考了个会,觉得可以给你这种自身知识基础扎实的学子些许自由。”丁教授指了指待客的凳子,“坐下说。”

    “谢谢丁教授。”钟毓秀走上前落座,“我什么时候可以考试?”

    丁教授眉心紧蹙,思虑道:“你急着做研究?”

    “急倒是说不上,只是这两天有些灵感,想实践一下。”每天上课,没时间实践。

    “我和其他科任老师商量一下,尽快出好题再叫你过来,到时就在这间办公室考。”

    钟毓秀欣然颔首,“多谢丁教授,我等您的消息。”

    “去上课吧,拉铃了。”

    “丁教授再见。”

    丁教授看着钟毓秀离去,摇头笑了笑;十年后大学第一届,没有前例可循,只能摸石头过河。面对钟毓秀这样的优秀学生,学校唯一能做的只有尽量满足她的要求,任其发挥。

    耽误了她的灵感才是真正的罪过。

    当天回家,钟毓秀直接找到李云,“李姐,我的实验室可整理出来了?”

    “今天才整理完毕,所需器材上面也给拨下来了,已安放在您的实验室了;您的电脑也放进去了,您可以上楼看一下可还满意。”前两天打通房间,又在打通的地方加了道门,原来那道门被封成了墙;上面知道钟毓秀要在住所安置一间实验室,想法子分了些器材下来。

    “我上去看看。”

    钟毓秀噔噔噔上楼,从房间里进去,打开通往实验室的门;琳琅满目引入眼睑,与星际时她用的那些器材不能比,也不齐全,但,它们是上面尽了最大的努力安排的,想想办法勉勉强强也够用。

    “太好了。”钟毓秀走上前一一查看,陈旧了些,没大毛病。

    “主人,这些器材太落后了,做实验会有数据差异。”狗蛋跟着她进实验室,走到其中一台跟前,“您看这台,它已经有了明显磨损的痕迹,用起来肯定不会顺手。”

    钟毓秀笑了笑,眼底都是欢喜,“狗蛋,我们不是在星际,与星际相比,这里无论什么都很落后;上面在尽量满足我的需求,旧一点,有点儿小毛病怎么了?又不是不能用。”

    隐约记得后世有关记载,七八十年代过渡的艰难,到九十年代科技开始高速发展。

    有了器材,钟毓秀心痒难耐,搓搓手指。

    “狗蛋,废铁搬出来。”

    “是,主人。”

    狗蛋从实验室杂物堆积的角落翻找出搬家带来的废铁。

    钟毓秀忍了又忍,扭头忍住了,“纸笔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