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34章 被捅破窗户纸

第34章 被捅破窗户纸

    中午放学,在校外跟严如山汇合,钟毓秀将此事说给他听;郝南、田尚国远远跟在他们身后。

    严如山眸光泛起波澜,“郭校长的话听一部分就好,你还年轻,又正是能玩想玩的年纪,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我知道,我会安排好时间。”家里的实验室要狗蛋守着,学校这边不能带它过来;平日里用学校实验室的机会很少,在家里也可以研究。

    “你心里有数便好。”话题适可而止,严如山紧紧把握这个度。

    回到大院,严如山将人送到家门口,忍不住叮嘱,“中午休息一下,让大脑保持清明。”

    “嗯,严大哥要吃了饭再走吗?李姐做的饭还不错。”时常麻烦严如山,总要回报一二,吃顿饭还是可以的。

    见她神色真诚,严如山本是打算回去用饭的,立马改了主意,“好,打搅你了。”

    郝南、田尚国越过他们走进屋里,告知李云,钟同志回来了,并帮她一起把饭菜端上桌。

    严如山跟钟毓秀一进堂屋就闻到了饭菜香。

    “严大哥先坐,我去洗手。”指了指沙发,钟毓秀含笑去了卫生间;片刻后从里面出来,与等在外头的严如山撞个正着,钟毓秀仰头询问,“严大哥也要洗手?”

    “嗯。”

    “那严大哥请。”让开道,绕过严如山径直去餐桌旁坐下。

    严如山望着她的背影,神色不明;抬脚进入卫生间简单洗完就出来,与钟毓秀并肩而坐。

    郝南、田尚国端着最后两道菜肴过来,桌上已经有五道菜,加上这两道就是七道,荤素搭配;五个人吃也还行,不算多,能吃完。

    最后,李云从厨房送了碗筷过来。

    钟毓秀亲自取一套放在严如山面前,“严大哥,请用。”

    “谢谢。”严如山心尖软乎,眉眼轮廓肉眼可见的柔和下来。

    李云将这一幕看在眼里,垂下眼睑,在空位上落座;郝南和田尚国则是在钟毓秀和严如山对面落座。

    郝南和田尚国习惯了吃饭速度快,不说话;李云吃饭慢条斯理,也是不说话那种类型。

    钟毓秀也不是喜欢找话题的人,唯有严如山给她夹菜,“钟同志,肉丝炒的很嫩滑,你多吃一些;你要搞研究,身体得保养好才能做出更多贡献。”

    “你吃你的,不用给我夹菜。”她没这习惯。

    严如山再次送上一筷子荤菜,这才罢休。

    饭后。

    送走严如山,钟毓秀洗漱一番上楼午休;李云收拾完碗筷,去见了郝南和田尚国。

    “你们有没有发现,严老那位大孙子......”

    郝南波澜不惊的点头,“钟同志很优秀,有人喜欢也不奇怪。”

    “严老的孙子对钟同志太热情了些,我记得他以前不是个热情人。”田尚国道。

    “追对象不热情怎么追?”郝南白了他一眼,他算是看出来了,钟同志不是个热情性子,在感情方面还是个慢性子;若是严如山真喜欢钟同志,还不热烈追求,他就完全没指望。

    李云若有所思,“严如山是不是一直都喜欢钟同志?我记得调查上说,他们是从一个地方回城的。”

    “喜欢就喜欢,那是人家两人的事儿,与我们无关;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好钟同志的安全,你是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也是。”李云抛开心底的顾虑,“严如山是个靠谱人,为人正派,严老手把手教导出来的孙子,差不了。”

    钟同志独身一人,若能定在严家,不失为一个好归宿。

    心慌意乱收回精神力,钟毓秀头皮发麻,放出精神力是想监听郝南等人;没想,竟听到一个如晴天霹雳的消息。

    严如山竟喜欢她?!

    脑海反复翻涌在喻家生产大队的时日,严如山对她,确实比对旁人要温和;她没有多想,下意识认为是惺惺相惜,两人能上山打猎,也敢上山打猎,互相交集多一些,又有些共同话题,他们只是互相欣赏。

    如今被捅破,钟毓秀咽喉轻动,仿佛被什么地方梗咽在喉,吞咽困难。

    这一晚,彻夜未眠。

    次日在校门口见到长身玉立的严如山,钟毓秀眉心一跳,又想起了李云等人的话。

    “钟同志早上好。”

    “......严大哥早。”钟毓秀压下心底的尴尬,“严大哥在这里等人吗?”

    严如山摇头,“不是,我也刚到。”

    信了你的邪!

    “我急着去上课,严大哥自便。”钟毓秀面不改色,越过他进入校园。

    突如其来的冷淡,严如山懵在原地,一夜不见,她的态度变了,在躲着他。

    走进教室落座,钟毓秀强制性镇定下来,陡然发现她失态了;面对严如山时,她居然失态了,无论古代现代还是星际,她不是没被人追求过,何至于如此?

    “钟同学。”

    “啊?”钟毓秀下意识应声,神思茫然。

    许红旗拍了拍她的肩头,“你怎么了?瞧你魂不守舍的。”

    “我在想事情,出神了。”钟毓秀内心一个激灵,不动声色道:“许同学找我有事?”

    “昨天我见你和一位男同学走在一起,你们处对象了?”许红旗眨眨眼,暧昧调侃。

    钟毓秀忙摇头,“没有的事儿。”

    “是吗?”许红旗笑的古怪,显然没信。

    钟毓秀忍不住扶额,肯定是和严如山一起走被看见了,“我真没处对象,我现在忙着学习,哪儿有心思处劳什子对象?”

    “那你和他.......”

    “我们以前是一个地方下乡回来的,他年龄比我大,对我照顾的多一些.......”越说越说不下去,年龄大就该照顾她吗?不是的,人家的心思都那么明显了,她居然一点没察觉。

    “哦......”许红旗了然笑道:“那就是他喜欢你,正在追你咯?”

    钟毓秀轻推一把,“瞎说。”

    “行行行,我不瞎说,我就问问你,对他有感觉吗?”许红旗八卦的趴在桌上,两人的脸挨的很近。

    有感觉吗?应该是有的吧,否则,她为何失态?

    钟毓秀久久不言,许红旗笑眯眯的用肩头碰了碰,“瞧你就是有意的,我远远看过他几回;是个正经人,瞅着有些严肃,跟你走在一起时还会将就你呢;明明是个冷淡高傲的人,当你们走在一起,我觉得他不冷淡不高傲了,全身气息都柔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