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31章 搬家入住

第31章 搬家入住

    严如山一走,严国峰正襟危坐,郑重开口,“钟毓秀同志,上面还给予你两项奖励;一项是钱票、一项是你的职位,上面认为你的学识可以担任教授,只是你还年轻。因此,有意让你挂职华大研究院,职称按副教授来,工资物资等也随职称来领。”

    “我没意见。”这样的待遇不错了。

    “你没其他想法?”

    “没有,我的要求不高;给我拨款做研究,能养活我,不要干扰我,那就能合作愉快。”对工资方面她还真没太高要求,钱多了也就是个数字;再说,在七零年末到八零初,副教授的工资已经很高了。

    “行吧。”从怀里取出一个信封,送到她面前,“给你的奖励我带来了,国家现在拿不出多余的钱财;只能给五千,我知道少是少了点儿.......”

    钟毓秀拿在手里掂了掂,轻飘飘的,里面应是存单或者存折一类的。

    “这些钱足够我用了。”

    严国峰被憋得不轻,准备了一肚子劝导话用不上了。

    钟毓秀只作未见,扭头对狗蛋道:“去把我的衣裳被褥收拾好。”

    “被褥不用收拾,大院有准备。”严国峰出言。

    “那就只把衣裳带上。”钟毓秀怡然下达指令。

    “滴滴滴......”

    狗蛋摆出一副识别指令的样子,随后往钟毓秀的卧房而去。

    严国峰端起茶水抿一口,亲眼见证狗蛋收拾一个行李箱出来,默默移开眼,“钟同志,你的机器人比小机器人更灵活。”

    “是要灵活一些。”钟毓秀直言不讳,“毕竟是我要用的,以后我在研究方面也需要它给我当助手;它的芯片里录入了许多程序,比小机器人的程序更为复杂。”

    “小机器人的芯片能否录入?”

    钟毓秀含笑抬起眼睑,回道:“可以。”

    严国峰微微颔首,不再言语;待严如山回来告知他们东西收拾好了,严国峰直接带着他们出了小院。

    钟毓秀给院门上锁,望着这座才住了几个月的小院,一时百感交集;当初才来时无地儿落脚,这里是她唯一的落脚地,如今,它已经不是唯一。

    “走吧。”

    一行人上车,两名警卫员在前排,后座严国峰、严如山、钟毓秀和狗蛋,略拥挤。

    红旗车开到大院外停下,经检查后进入大院,小车开到大院中央地带的一座小楼停下;小楼外等着两名警卫和一名中年妇女。

    严如山打开车门走下去,“爷爷,钟同志,到了。”

    “钟同志下车吧,这就是上面分给你的住处。”严国峰声音低沉。

    “好。”

    打开车门下了车,狗蛋紧随其后;钟毓秀打量周围环境,这座小楼虽然在大院中央,却与旁边的小楼相隔甚远,可以想象必定十分安静。最重要的是,小楼下边有花台,把这些花拔了还能种菜。

    严国峰不知何时行至身侧,“钟同志,可还满意?”

    “满意。”钟毓秀脸上浮出淡淡的笑意,“周围没有遮挡物,狗蛋若是出来,会引起大院里其他人的注意。”

    “你放心,不会有人来打搅你;狗蛋也可以随意在大院行走。”

    上面打过招呼了?

    得到答案,钟毓秀笑开颜,“狗蛋会很高兴。”

    严国峰微微一笑,心有疑惑,并未问出口;走到他这个高度人都知道什么事情该问,什么事情不该问,眼前这位小姑娘年纪虽小,但行事方面十分大气不似同龄人。她的能耐一旦发挥,必定能将国家的科技水平拉到几个度。

    出于种种缘由,严国峰和上面的人对钟毓秀抱有最大的宽容和善念。

    “严老。”

    等在小楼下的警卫和中年妇女走上前,尊敬的唤人。

    严国峰颔首,介绍道:“这位是钟毓秀同志,以后你们就跟着她,照顾她的饮食起居及安全。”

    “是。”两名警卫敬礼。

    保姆笑意盈盈的点头。

    “钟同志,这两位以后负责你的安全,她负责你的饮食。”严国峰轮番介绍,“日后你安心住着,需要什么可以随时来找我;上面应该还会派出一人与你接洽,若有需要也可以找他。”

    钟毓秀满目愉悦,对严国峰点点头,调转目光,“自我介绍一下?”

    “钟同志,您好,我是您的警卫郝南。”生有一张国字脸,身高在一米七七左右的警卫敬礼。

    旁边略高的警卫也敬礼开口,“钟同志,您好,我是您的警卫田尚国。”

    “你们好,以后我的安全就交给你们了。”钟毓秀轻笑,两人目光清正,满身正气,初步看来是满意的。

    “誓死保卫您。”两人满脸严肃,郑重许诺。

    钟毓秀微微螓首,眼神一转,落在中年妇女身上,“你呢?”

    “我叫李云,负责您的生活起居。”

    “那我以后叫你李姐。”

    李云点头,“可以的,钟同志随意。”

    严如山带着警卫员卸了东西一道过来,“互相认识了?”

    “都认识了。”钟毓秀回应。

    严国峰发话,“那就先进屋,李姐,饭菜做好了吗?钟同志吃完休息一下要早些睡,明日还要上课。”

    “做好了,在厨房温着,端出来就能吃。”李云脸上笑容一如既往,仿佛从出来后就没变过。

    钟毓秀不得不怀疑这位是被特意训练过的。

    一道进屋,钟毓秀又看了看屋里的陈设,大厅不算大,分为待客厅和饭厅;椅子是木制的,上面铺了一层软垫,窗帘颜色偏暗沉,桌椅等物打了漆,相对此时的生活水平,能摆设成这样的人家已是极好。

    “钟同志,屋里摆设有不满意的,可以随意更改;没有意外的话,这里以后就是你常住的地儿。”严如山眼底划过笑意,方才她的视线落在窗帘上,有一瞬间的嫌弃,很淡很浅。

    “可以吗?”这种房子不是私有的,是公有的。

    被小姑娘仰头望着,严如山唇角轻勾,心尖发麻,“只要不恶意破坏房屋,怎么摆放装饰都是你的事儿。”

    “那行,我找个机会把窗帘给换了,颜色太暗沉,早晨起来看着就没好心情。”室内装潢很重要,关乎着居住之人身心是否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