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29章 严国峰
    门外停泊一辆红旗小轿车,见钟毓秀过来,车里的人推门下来;赫然是严如山,跟在他后面下来的还有一个老人和两个身着警卫服的年轻人,钟毓秀疾步上前。

    严如山主动介绍道:“钟同志,这是我爷爷严国峰;爷爷,她便是我跟你说起的钟毓秀同志,她非常优秀。”

    严国峰国字脸,眼睑苍老下垂,眸光深邃沧桑,仿佛藏着许许多多的故事;纵然一身便衣也遮掩不了他身上的威势,经历过战火的老人不知不觉都会流露出些许威严。

    “钟毓秀同志,你好啊。”

    “严老好,有劳您跑这一趟;进家门慢慢谈?”眉目清淡,眼底藏着深深的打量。

    严国峰同样如此,“叨扰了。”

    “谈不上叨扰。”钟毓秀从兜里摸出钥匙,打开院门,侧身道:“严老请,严同志请。”

    严国峰看了一眼神色有瞬息僵硬的孙儿,心下好笑,“有劳钟同志。”

    一行三人走在前面,两名警卫员紧随其后,进院顺手关门。

    堂屋里。

    狗蛋感应到钟毓秀回来,同时还有旁人,听从主人的指令并未第一时间出去迎接,而是在厨房里忙活,就当外面的人不存在。

    “严老请坐,严同志也坐。”钟毓秀单手一挥,示意两人落座。

    “不必客气,随意些。”严如山扶着老爷子在上位落座,他则是在下手坐下;给跟随而来的两位警卫员使了个颜色。

    两名警卫员点点头,退出堂屋到院中驻守。

    “钟同志,可以叫两个机器人出来吗?我爷爷想看看。”

    钟毓秀的视线转向老爷子,严国峰微螓首,“听如山说你研究出来的机器人十分神奇,我想亲眼见见,不知可方便?”

    “可以。”钟毓秀朝外面喊道:“狗蛋,有客人来了,上两碗水来;让小机器人也过来。”

    狗蛋走出厨房,两名警卫员两眼发直;狗蛋身后还跟着一个小机器人,约莫一米四的样子。

    这就是今天要看的研究成果?果然厉害。

    狗蛋行至堂屋,一米七八的个子遮了阳光,为堂屋蒙上一片阴影;一双机械手托木制托盘,将其放在桌上便立于钟毓秀身侧不动,小机器人同样如此。

    一人一碗水,钟毓秀分好了才道:“严老,此乃机器人,他们拥有感应功能、自动充电的能力,做一些日常不成问题,它们的芯片是我特制的,拥有听从主人命令的指令,一旦为它们命名,它们这一生都只会拥有一个主人。”

    “它们怎么认准你才是它的主人?”严老双眸微眯,暗藏锋芒。

    “我为它们设置了指纹、声音锁及感应器,就是为了识别人物的;指纹和声音设定可以强制性绑定主人,感应器则可以辨别方向、人物、事物。”

    “你为什么想做机器人?”严老双眸幽暗深邃,直勾勾盯着人瞧。

    钟毓秀落落大方地轻笑,“不怕严老笑话,当初做机器人的初衷是为了偷懒;严同志应该知道,我不会做饭,怎么学都学不会。”

    “嗯。”严如山微微颔首。

    “我现在学业重,每天不是在上课就是泡在图书馆,时间对我来说太宝贵;为了避免每日家务耽搁时间,我才下定决心做机器人,刚开始本想做一个能搭把手的机器人就好。后来不知不觉就研究出了这些东西,做成了现在的机器人;它们能照顾我的日常起居,我再也不用将时间放在家务上,也不用餐餐必须去学校食堂吃。”

    有狗蛋,她便拥有一个全能保姆。

    “确实如此,钟同志非常努力。”这也是学校学子们如今的现状,犹如海绵如饥似渴的汲取知识。

    严老不由重新审视眼前的年轻姑娘,独立研究出超出国内外的科技成果,头脑得有多聪明?

    “钟毓秀同志,能否为我们演示一遍?”

    “自然。”钟毓秀含笑转向两个机器人,淡粉红唇轻启,“狗蛋,收碗。”

    狗蛋沉默上前,将他们面前的三个水碗放进托盘,转身便走。

    “狗蛋,回来,碗放下。”

    狗蛋转身回来,又将托盘放在桌上。

    钟毓秀视线调转,“严老觉得如何?”

    “很好。”严国峰郑重颔首,“之前听你说起感应器和芯片,感应器我能理解,芯片是为何物?”

    “小机器人,过来。”小机器人走上前,嘀嘀两声后站定;钟毓秀打开小机器人的肚子,从里面取出一片被许多电线连接的芯片,“这边是芯片,是为它们的中枢神经,它们的一切行动和指令都靠芯片来内的程序;若是少了芯片,机器人便没了脑子,就跟我们人一样。”

    严国峰皱着眉头思索片刻,觉得匪夷所思想;但也勉强能理解,“它们会不会生出自己的意识?”

    “不会,它们是死的。”

    是死的就好。

    “我需要带走它们。”不是与她商量,而是告知一声。

    钟毓秀摇头,“严老,我不可能把它们都给你,我只能给你小机器人;大的这个我有用,不论是交给您,还是交给上面,我都不会答应。”狗蛋的芯片与小机器人不一样。

    严国峰不动声色,也没说话,气氛沉寂。

    “爷爷,它们钟同志的研究成果,钟同志留下一个自有用处,我们也不能全都给收了;若是需要研究,有一台足够了。”严如山开口解围。

    “研究是我的成果,我有权利决定他们的去留。”钟毓秀面不改色,对于严国峰身上涌动的气势并不在意;她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去了,这点儿算什么。

    严国峰顺坡下驴,语气缓和下来,“你没有能力保护它。”

    若是被他国细作知晓,必定会想方设法窃取。

    “我是没能力保护它,但,我为它安装了自毁程序和装置;一旦有人企图窃取它,便会爆炸,玉石俱焚。”小机器人她没设定,那是要送出去的东西;狗蛋芯片是自带的。

    “自毁?”

    钟毓秀认真道:“是的,狗蛋身上有自毁装置,自毁时自身线路互相碰撞产生电流;电流积累到一定程度便会爆炸,程序一旦启动不能更改不能打断,是强制性的。”

    狗蛋的电池蓄电量大,自毁开启,爆炸两次都不是问题。

    “如此.......”严老定定望着狗蛋好一会儿才松口,“留下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