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穿成七零极品假千金 > 第8章 冬季来临
    来到这里一次饺子都没吃过,回忆那些各色美味饺子,不禁口吃生津,钟毓秀当即往外走,一副说干就干的性子。

    严如山无奈劝阻,“这会儿出去,你是想露馅儿?”

    “对哦,我现在是病人。”钟毓秀忍不住吃饺子的冲动,砸咂嘴,“有面粉都不能吃饺子,好惨。”

    “.......”严如山,“你回屋去,装的像点儿,我去外头找野菜,你要什么野菜包饺子?”

    “野菜种类,你认得全?”钟毓秀轻笑:“灰灰菜,严同志认得吗?”

    “有这种菜?”

    毓秀哈哈笑道:“灰灰菜对人体好,可补锌钙,在正季节吃灰灰菜比吃补药还好。”

    笑的是好看,笑声就扎心了,严如山脸黑如锅底。

    一看便知结果,钟毓秀失望道:“算了,我忍忍,明天身体好了再包饺子。”

    “随你。”严如山冷着脸转身便走。

    “不认得还不让人笑,哼。”钟毓秀笑眯眯地回房,乘着大家没回来,翻出腾箱里的书本来翻看;这个年代的高中知识不难,多是后世初中要学的东西。

    经历三回古代,三回现代,又穿到了星际时代,学到的知识多不胜数;现在这点儿知识点翻看一回也就差不离了,有精神力异能加持,复习更快,看这些书一点不费力。

    傍晚,知青们回来时,钟毓秀已经看完了数学、化学、物理,物理化三本算是这些书里最难的;这些都看完了,整理好了知识点,放下书本躺床上。

    “毓秀,听说你病了,现在好点儿了没?”江梅跟孙如红走进房里。

    毓秀佯弱笑着回应,“好多了,还要谢谢严大哥亲自开拖拉机带我去县城看病,耽误了严大哥上工。”

    “没事儿了就好,你身体也太弱了。”孙如红松了口气,走上前在床边坐下,“我们醒来没看到你,只以为你去外面走走了;到了上工点儿久没见人,还是后来严同志去找大队长请假,我和江梅姐才知道你病了。”

    钟毓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中午睡了一会儿,醒来见还早就去了山上;本想找点儿荤腥,也不晓得啥时候发烧的,在山上晕了过去,还是严大哥救了我呢。”

    江梅和孙如红对视一眼,放下心中疑虑,江梅轻点她的额头,“你啊!下回可不能这样了,山里野味是不少,但也不是每回都能抓到的;山里也危险,还好严同志也去了山上,不然看你怎么办。”

    “可不是嘛,咱们这一个月来吃的荤腥不少了,想吃肉忍忍就过去了;你可不能再去山上冒险,为了一口荤腥丢了命可怎么整?”

    “我知道了,我错了,下回我会注意的,江梅姐,如红姐,大家都回来了,晚饭还没做。”忙岔开话题。

    孙如红笑的不行,“行了,知道你不耐烦我们唠叨,我和江梅姐去做饭;你歇着,做好饭我们再叫你。”

    两人做好饭回来叫上钟毓秀一起去堂屋用过晚饭,饭后各自梳洗后便早早躺下;喻家村还没通电,不早点睡下,到晚上就只能点油灯或蜡烛。

    在农家,油灯费油、蜡烛也是金贵物,知青们普遍不富裕;大多节俭,孙如红跟江梅也不例外。

    竖日,钟毓秀便跟着知青点的人下地去,孙如红和江梅本想劝她再休息两天,身体是自己的,没人能替她受罪;但见毓秀起来面色红润,也就没说出劝人的话。

    她们这些知青少上多少天工,就少得多少工分;全靠工分分粮,哪儿能想歇就歇的?

    钟毓秀还是新来的,下半年还要还工分给队里,一旦倒欠队里工分,她下半年和明年上半年可怎么办?

    别说钟毓秀能山上打猎物,没见她也不是每次都有收获的,山上打猎只能作为闲余时间收入。

    时光如白驹过隙,忙忙碌碌转眼两个月时间已过,饺子也没时间做;期间,严如山和钟毓秀没再进过县城,偶尔去山里找点儿猎物回来开开荤,大队上又迎来了一次分粮。

    此次分的都是粗粮,最多的是红薯,此次收获便是红薯为主。

    严如山等男知青一人分了五百来斤,两名女知青也有四百来斤;唯独钟毓秀最少,还了大队工分,只分得一百五十斤,再加上一些粗粮,若是没有之前一个多月在县里换来的粮食,怕是只能靠野菜度日。

    粮食全部搬回知青点,塞进地窖,一年最忙碌的时间段已经过去;冬日天儿冷,没什么活计,即便是南方也是如此。

    冬季来临,知青点的人换上了棉袄等厚实衣裳,只钟毓秀带了几身薄衣下乡,这会儿连件厚实衣裳都没有。

    孙如红和江梅见此,翻箱倒柜,一人找出一套打满补丁的旧衣给钟毓秀。

    “毓秀,我们也没多的棉衣,这两件衣裳虽然破旧了点儿,还能勉强保暖,你别嫌弃。”两人家境一般,家中负担还重,偶尔还要支援远方的家里,她们各自的钱财都舍不得用,有钱在手里存着反而更安心。

    钟毓秀含笑道谢,“谢谢如红姐、江梅姐,对我来说有的穿就很好了,等我换到布料和棉花,做了衣裳就洗干净还给你们。”

    “行。”孙如红把两件棉衣交给她,“赶紧换上。”

    依言褪下薄衣,换上有补丁的棉袄,钟毓秀拍拍干净的棉袄,笑眯眯的,“如红姐,江梅姐,我想去山上看看,你们在家里玩吧。”

    “去山里做什么?大冷的天儿,山里怕是更冷。”江梅眉心紧蹙,满脸不赞同。

    “山里其实不怎么冷的,树木草类茂盛,反而没山下这么冷。”毓秀微顿,又道:“江梅姐,等会儿我去叫上严大哥一起,我们会注意安全的。”

    江梅略安心,“有严大哥陪着你进山,我们能放心些,早去早回。”

    “好,江梅姐,如红姐,回见。”迈步走出房间便见男知青们都在院子里,有的洗衣服,有的在闲聊,毓秀含笑出声,“几位同志都在啊!”

    几个男知青扭头看来,纷纷点头,唯有罗建民嬉皮笑脸,“钟同志这是要出门?”

    男知青们定定望着人,等她说话。

    “对,我想去山里看看,你们去吗?”毓秀轻笑问道,态度温和。

    “我就不去了,外头太冷了,我洗完衣服就回屋窝着去。”罗建民果断拒绝,王一山、冯建军也摇了摇头,表示不去。

    严如山目光微动,“上山找点荤腥也好,钟同志,我和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