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 第二八八章 离别夜话(第三更)

第二八八章 离别夜话(第三更)

    荆哲百无聊赖的在铁匠铺晃荡一圈,并指点了一下铁匠,状如“飞斧”的“锤子”到底该如何打造,然后回到了丞相府。

    心里还在盘算,等柳惊鸿走了,他再去无仙苑时就挑夜深人静的时候去,看看到时候还有没有人跟跟踪他!

    夜幕降临,宴席开始。

    因为有了昨天的教训,祝同并没有再拿出烈酒来,而是拿了一小坛浊酒,准备意思意思。

    荆哲的气色还好,陈剑南昨天宿醉一晚,今天起了个大早,然后又忙活一天,若是再醉,明天怕是都上不了任。

    “世侄和剑南都有了官职,按理来说该多喝些庆祝庆祝的,不过明天是你们第一天上任,还是少喝些,免得误了事!”

    “多谢表舅!”

    扛着六七十斤的小胖墩“飞”了一个下午,陈剑南觉得身子虚的厉害,确实喝不动了。

    但他的精神不错。

    之前面对荆哲的时候,他一直处于被打脸、被压制的状态,总觉得低人一等,但现在完全不同了,两人成了同僚,而他又十分自信,未来凭借他的圆滑,定能成为荆哲的上司!

    所以连称呼都变了。

    “荆兄弟,以后咱俩成了同僚,就以兄弟相称吧,也亲近些!以后有什么事你跟我说就行,能办到的我一定替你办了!”

    陈剑南拍着胸脯,俨然已经把自己代入到了荆哲上司的角色里。

    荆哲拱手笑笑:“那以后就要多多仰仗贱男兄了!希望贱男兄能够照顾我!”

    “呵呵,好说好说!既然是兄弟,大哥一定会照顾你的!”

    “好的,贱男…兄!”

    “……”

    听完他们的对话,祝同神色古怪的看了二人一眼,本想提醒陈剑南一句,坐在你身边的、你准备照顾的可是你的顶头上司呀!

    不过最后还是欲言又止,并且安慰自己:

    傻人有傻福!

    因为没喝酒的缘故,这顿饭吃的很快。

    吃完之后,柳惊鸿和荆哲谢绝祝同留宿的邀请,一起走了出来。

    ……

    月朗星稀,夜色撩人。

    荆哲和柳惊鸿并排走在无人的小巷子里,巷子静,两人更静。

    “五姐…”

    “别说话。”

    柳惊鸿打断他,“你陪姐姐在这夜里安静的走走,等到回了梁州姐姐自己走的时候,就会觉得你在身边一样。”

    “……”

    这一刻,他突然就很想说一句别走了,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悻悻作罢。

    走了不多会,两人就回了家,吴妈跟柳惊鸿嘱咐几句,给他们铺好床,就先休息去了。

    原以为柳惊鸿会有很多话要跟他说,哪里知道她只是简单叮嘱几句,说让他以后凡事多听、多问祝馨宁,然后就回了屋。

    柳惊鸿进屋之后,房间里暗了下来,似乎真的躺下了。

    看来,她的情绪从上朝开始就没调整过来,荆哲咬了咬牙,绝不能让她带着情绪回梁州!

    面对柳惊鸿的最好办法就是拿下她!

    干了!

    于是来到柳惊鸿房门外敲了敲门。

    “五姐,开开门。”

    “……”

    屋里没人回话。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那我进去了!”

    说着,荆哲推门而入。

    柳惊鸿猛的从床上坐起,在昏暗的角落里怒嗔道:“你现在脸皮真厚,谁让你进来了?”

    “嘿嘿,我脸皮一直很厚,五姐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你这门没锁,不就是在等我?”

    “……”

    柳惊鸿满脸通红,幸亏光线不好,才不至于更加害羞,噘嘴不服道。

    “我只是忘了关而已!”

    “那我不管,反正我进来了。”

    随后往床上一坐,贴着柳惊鸿问道:“五姐,今天在朝堂上我把爵位给了二姐,你是不是生气了呀?”

    “没有。”

    柳惊鸿把脖子一扭。

    “明明就是生气了,我都看出来了。”

    “……”

    柳惊鸿并不善于撒谎,沉默片刻之后终于说道:“生气又怎么了?”

    “当初从彭州你就只记得来找你二姐,在邙山上也是,连让你去梁州看看我生活的地方你都不愿意,现在又把爵位给了她,在你心里,二姐是你姐,五姐就不是了!”

    柳惊鸿从上朝的时候就憋了一肚子委屈,在即将离别的前夜,终于爆发,一股脑说了出来。

    可话刚出口,她就后悔了。

    这些她本不应该说的,因为原来的她不会如此小气,可面对荆哲的时候,她又变得如此斤斤计较,让她惶惶不安。

    荆哲听了突然觉得有点想笑。

    “五姐啊,我记得在朝堂上的时候,是你一个劲的跟我摇头指二姐的呀!”

    “你二姐还跟你摇头指我了呢,你当我没看到呀?”

    “……”

    荆哲讪讪一笑道:“二姐让我选你我最后却选了她,这不更说明,我听你的话嘛!”

    “哼,让你去梁州的时候你怎么不听我的?现在又装听我的,谁信!”

    “梁州自然会去呀!”

    荆哲搂住柳惊鸿的肩膀,温柔道:“而且二姐在梁州也待不了太久了!等会我把那天做的黑火药配方告诉五姐,五姐回去后派人多做一些,等西疆蛮夷再来进犯之时,五姐随便用上几个,定把西疆蛮夷炸的魂飞魄散,再也不敢踏足梁州半步!到时候再留一些在梁州做震慑用,五姐就不用一直守在那里了,什么时候想来京州跟我住在一起都可以呀!”

    “谁想跟你住在一起了!”

    柳惊鸿伸手轻轻的按了他额头一下,随后又问道:“今日在朝堂上,你是不是就这么想的?”

    见荆哲点头,柳惊鸿叹息一声道:“你呀,还是太莽撞了!昨日才当着陛下的面对众位大臣们说了,已经把白昼惊雷用完,倘若我回梁州就做出来用了,传到别人耳朵里,到时候告你个欺君之罪,你都无话可说!”

    或许觉得荆哲不服,她又继续道:“倘若有心人真以此事找你的麻烦,哪怕陛下都保不了你!”

    荆哲听完,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他本来就树敌不少,以后入了朝堂,更该谨言慎行才对,不然稍有不慎,就可能万劫不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