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 第二八七章 跟踪(第二更)

第二八七章 跟踪(第二更)

    “你能带我飞?”

    小胖墩眨着眼睛,期待而又好奇。

    “当然可以。”

    说着,荆哲捡起地上的一块胳膊粗细的木头来,一脚就踢飞出去。

    “看看,它是不是飞了?”

    “……”

    小胖墩咧着嘴,有点不能接受这种“飞”。

    这是踹飞的啊!

    跟他想象中的飞差别太大了。

    荆哲“嘿嘿”一声坏笑道:“你呀,最好把你姐姐说的话都告诉我,不然,我就让你体验一下这种飞的感觉!”

    说着,还活动了下脚,吓的小胖墩嘴角再次咧开,快要哭了。

    “把嘴闭上!”

    荆哲厉声一句,小胖墩果然闭上了嘴,犹豫好久才小声道:“我要跟你说了…你可不能跟姐姐说是我告诉你的啊!”

    “嗯,那肯定啊,我可不是那种人!”

    荆哲拍着胸脯打包票道。

    于是,小胖墩就放下顾虑讲了起来。

    荆哲听完有些愕然。

    两姐妹在这个时候说的最多的竟不是离别之情,而是如何看住他,柳惊鸿还提议,不行派个信得过的人跟着他,因为憨憨明显不可信了…

    最让人害怕的,柳惊鸿还让祝馨宁时刻留意着园主的下落,事到如今,她还是不相信荆哲口中的“圆住”…

    而祝馨宁听完之后竟频频点头答应,而且还跟柳惊鸿保证,一定会把荆哲看好,绝对不能让他被其他女子给眯了心窍,没有她的允许,绝不让其他女人轻易接近他!

    荆哲听完,一阵默然。

    两位姐姐,这也太宠我了吧?

    怎么说,他也老大不小了,说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都不为过,你们就这么跟防贼一样防着外面的女人,就不怕把自家弟弟防成光棍?

    或者说…她们准备监守自盗,来个肥水不流外人田?

    想到这层,荆哲又是一阵激动,而且他突然来了灵感,知道晚上该怎么办了…

    想到这,荆哲一阵嘿嘿嘿。

    这可把旁边的小胖墩给吓坏了,赶紧摆手说道:“大哥,我可把姐姐说的话都告诉你了,你不能让我飞了啊!”

    说着还往后退了一步,目光可怜。

    “你怕什么?你大哥我其他的不说,但是在诚信做人这一块,还是很稳的,过来!”

    小胖墩将信将疑,挪步走了上来。

    “我让你飞吧?”

    “!!!”

    小胖墩瞪大了眼睛: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呢?

    “看把你吓得,胆子那么小?我是说,你有没有骑过大马啊?”

    说着在头上比划两下,小胖墩瞬间明白,先点了点头,随后摇头。

    “小时候我爹曾经让我骑过,再后来…就没有了。”

    说着,脸上还露出向往。

    荆哲看了看他的身段,心想你都这么胖了,你爹那老身子骨怎么敢让你骑?怕是直接散架!

    “还想不想再骑?”

    “想!”

    些许年前,祝同驮着祝堂文的画面又在他脑海中出现,所以听荆哲说完,他还是很兴奋的。

    “大哥准备让我骑?”

    小胖墩试探道。

    “就算我让,你敢吗?”

    小胖墩看了看荆哲,然后摇了摇头。

    “走,我给你找匹马去!”

    “……”

    片刻之后,丞相府前院里就出现了十分和谐美好的一幕,瘦弱书生陈剑南,脑袋上驮着一个估测有六七十斤以上的小胖墩,缓缓前进。

    “哎呀,你快点啊!”

    “能不能别晃,我都快掉下去了!”

    “别停下啊,快跑!”

    听着祝堂文天真烂漫的发号施令,陈剑南一手扶腰一手抹汗水的幸福模样,荆哲悄然离去,深藏功与名。

    ……

    中午是便席,简单吃了一点,柳惊鸿又拉着祝馨宁去了小院里,荆哲也想跟着,来一场姐弟情深话离别,结果被无情的赶了出来。

    他又不能像陈剑南一样,跟祝堂文那么愉快幸福的玩耍,在里面待着无聊,荆哲就带着憨憨偷偷溜了出来。

    “少寨主,咱们去哪呀?”

    明面上他是属于姐姐的,背地里他是属于情姐姐的,所以荆哲连想都没想,“当然是要去——”

    他还没说出来,突然瞥到身后街角处有一道熟悉的人影,距离他们不足五米的距离,见他们停下,那道人影立马缩了回去。

    似乎是…香薷?

    二姐身边那个丫鬟?

    荆哲一怔,马上明白过来。

    两位姐姐把他赶出来之后,似乎猜到了他会出来,所以派了一个人来跟着!

    好险啊!

    荆哲心里惊呼一声。

    “当然是要去铁匠铺那里看看了!”

    “铁匠铺?”

    憨憨有点狐疑,心想这不应该是少寨主的风格啊!

    “怎么,有什么问题?”

    “没…没有,俺本来以为要去无仙苑的!”

    憨憨声音不小,想必街角后面的香薷一定听到了,荆哲又惊又气,直接给了憨憨一脚:“瞧你都在想些什么?我天天告诫你,无仙苑那种地方不该经常去的,像我偶尔去参加个诗会还行,哪能跟你似的天天想姑娘?”

    “……”

    憨憨捂着屁股,有点蒙圈。

    明明是你天天想去无仙苑好不好?

    你不光想,而且当真去,一待就是半天!

    见憨憨又要张嘴,怕他坏事,荆哲赶紧又踢了他一脚,“有想姑娘这功夫,不如去铁匠铺看看你的锤子打造的如何了!”

    “哦,好!”

    听到锤子,憨憨就不说话了,跟着荆哲朝铁匠铺走去,而后面的香薷又跟了一段,发现他们真去了铁匠铺并跟铁匠认真讨论着什么,便悄悄溜走了。

    ……

    丞相府,祝馨宁的小院。

    “去了铁匠铺?”

    “是啊,小姐!”

    香薷大口灌了碗凉茶,才说道:“听少爷说话的意思,似乎是给那个憨憨打了一把锤子,他们过去看打造的如何了!”

    “……”

    一旁的柳惊鸿将信将疑,祝馨宁开口道:“难不成是五妹多虑了?他说的都是真的?”

    香薷也点了点头:“是呀小姐,我看少爷这人就十分正派呢!应该做不出什么轻浮的事来!”

    正派?

    柳惊鸿冷笑一声,心想他若是正派,那天底下还有坏人吗?

    昨天晚上,是谁把她捏的七上八下的?

    哼,若不是看在他是弟弟的份上,她就——

    咦,为什么突然有种感觉,他若不是弟弟的话,似乎更好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