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奇屋 > 抗战之召唤千军 > 第318章 东临碣石

第318章 东临碣石

    秦皇岛作为北方贫民旅游的圣地,还是有很多好玩的地方的,山海关,老龙头,南戴河,北戴河,自然还有东戴河。

    东临碣石就是这里。

    韩立他们的第一站就约好了在这里。

    待,他们到达时已经是中午快吃饭的时节了,先到的同学基本都已经安排好了,吃的喝的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韩立几人可以说是下了车,就上了饭桌啊。

    “哎呀,大螃蟹!”

    艾薇上了桌,立刻拿起大螃蟹就开吃,还说呢,“这个时节的螃蟹还没黄,凑合吃吧,来,米静你也吃啊。”

    “嗯。”

    米静也不例外都是同学。

    这时其他同学也没觉得不好,还问呢,“你们去那个什么黑云观怎么样啊,我们刚才还问了,都说特别准。”

    “是啊,真后悔没去一趟。”

    纷纷发问。

    马超、王猛啥都不知道啊。

    韩立自然不会想说。

    艾薇就笑呵呵的说了起来,“我们没算,就是看了看,不过山脚下的庙会倒是挺热闹的,嗯,有机会了,在去看看吧。”

    “这样啊,那行。”

    嘻嘻哈哈的说着,就也吃了起来。

    基本都是海鲜,以海鲜为主。

    这里的海滩、海水一类的其实早已经污染的差不多了,根本不行,完全可以用臭气熏天来形容。

    来这无非是吃吃海鲜,看看东临碣石,然后就转战下一个地方了。

    至于说,海鲜吃的倒是不错。

    韩立来者不拒,各种北方海鲜,什么皮皮虾,元宝虾,蛤蜊一类的,吃个不停,还喝了不少啤酒。

    “喝了酒了,咱们就去玩玩,等酒劲过了在去其他地方。”

    “对,走。”

    乐呵呵的就一起坐着游艇,去碣石下面看了看。

    海风“呼!”“呼!”的吹着。

    游艇很小,“呼!”“呼!”的摇摆,海水臭气熏天,碣石很美,却也看不出来了,只得一一退去,匆匆一面就走了。

    然后又去了南戴河。

    玩了玩一些游乐设施时。

    按照说好的。

    天一擦黑就往回赶,很多人第二天还得上班呢,基本上就是抽空出来玩的,自然不能过夜。

    虽然只是偶尔出来玩玩,但对于普通人家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夏天了,不来趟海边,算是白过了一个夏天一样。

    韩立这时就开车了。

    米静、艾薇坐在后面,玩的疲惫不堪,居然打起了瞌睡,其他人也差不多,没什么动静的就回了家。

    一趟塌海之旅就也结束。

    韩立乐呵呵的继续享受自己的跨越时空的旅行。

    但又过了几天,韩立这正准备去见米静呢,突然有一行人找到了自己,没错,“嘭!”“嘭!”的敲开了韩立家的门,韩立父母正好出去了。

    他迷迷糊糊的开门后,见是一群道士,立刻一愣,“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啊?”

    “无量天尊!”

    道士们一一合手道:“我们是黑云观的,我家观主法相师尊,已经坐化,他临死前让我们把这些东西给韩施主你送来。”

    一个黑色的包裹,里面包着一些东西。

    韩立接过,镇静无比,“法相死了?哎,匆匆一别,没想到却是永别啊。”接过包裹道:“我还能在去看看观主的遗容吗?”

    “嗯,不行了,观主已经火化,按照他的意愿,骨灰洒在了大海中。”

    “洒在了大海?!”

    韩立再次不解,想来,这个世界的法相也经历了很多事吧,就点头道:“好,我知道了。”一百岁终归是喜丧了。

    内心深处倒也没多少伤悲。

    因为韩立还是可以看到法相的,就又合手道:“大师们,那你们进来坐吧,元老而来,休息休息。”

    “不了。”

    众人合手,说道:“我们是奉师命来的,师命已经完成,我们先走了。”转身就要走,看样子是特意来的。

    韩立连忙问道:“几位大师,你们是怎么找来的,只有我的名字,可不好找。”

    “我们去了派出所,那里有您的信息,我们还是很好找的。”

    道士们淡淡笑着说着。

    韩立明白了,随之挽留,“那大师们,特意来一趟,还是进去待会吧,不喝杯水,我总觉得慢待了大师们啊。”

    “不用了,我们真要走了。”

    没在多余的话,还是走了。

    “好吧。”

    韩立只得拖着包裹送了送,送到了小区外,看他们坐上了一辆等候的面包车,这才重新回到了房间里,看着包裹,有些沉重,内心深重,心里也很沉重。

    心情并不是很好的,并没有着急打开,而是看了看,想了想和法相说的话,这才,缓缓打开。

    第一层。

    一封信。

    韩立打开了,上面的字还是毛笔字呢,写的却是整整三张纸。

    韩立连忙凑到身前看了看,写的是:“韩兄,嗯,我想了许久还是喊你韩兄吧,虽然你我在这个世界差了几十岁,但你既然认识1938年的我,那么我这么喊,也是应该的。我能在将死之年,遇到你,也算是我的幸事,让我知道了世界的本质,算是没有白白悟道一场,所以我还是要感谢你的。”

    这是第一张。

    毛笔自大,一张只是写了这么多。

    第二张。

    韩立接着看,“我这几天回想了回想我师父的话,我感觉,我师父就是一个穿越者,他会突然消失一段时间,然后又突然冒出来,每次都是十二年,最后他说自己死了,也是突然消失了,并不是死在了我的面前,这里面有他留下的一些东西,你看看吧。”

    “我去。”

    韩立直接第三张纸都没看,就去看了包裹里面的东西,结果呢,是一个木牌,木牌上写着一大串数字。

    “fufang2006。”

    “我去,这不会是坐标吧,嗯,道彦观主的世界,在2006年,真的假的啊。”

    后面的东西就证明这一点,居然是一些不该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一个亮晶晶的能量体,没错,并不是陨石,也不是钻石,而是能量体。

    因为韩立感受到了能量感,“这是什么啊?”

    他搞不清楚了,但肯定很有用,就收了起来。

    随后的就是一个道袍的穗子和一件道袍了。

    里里外外看了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就也重新打开了那封信的第三张,“韩兄,你问我,有什么事可以拖我去办的,嗯,我想了想,还是有一件事的,那就是我们黑云观山下有个牧羊女,他年纪与我相仿,我心里一直有他,他却被地主抓去做了小妾,而后一生坎坷,如果你能改变也好。”

    还自嘲道:“我修道一生,临死还想女人,算是白搭了一生的工夫啊。”

    就此作罢。

    韩立又翻看了翻看,忍不住说道:“法相观主,你在临死这一刻,还在想着旧人,自然不是白白浪费时间,您是有大爱啊。”

    对着黑云观的方向作揖行礼。

    这才将东西重新一一收好。

    当然。

    能量体和带有坐标的木牌,没有收起来,韩立拿在手里一直观看,木牌不会有错了,肯定是坐标,肯定是另外一个世界的存在了。

    至于说。

    这可能量体,韩立只感觉了热乎乎的,其他倒没什么,就拿在手里好好的观瞧,透着光芒,韩立近距离的看了看。

    里面好像蕴含着一团火一样,让人看着就刺眼夺目,在看其他层面,倒是什么都没有了,就也准备放弃。

    找个地方重新放下。

    但又觉得该放在身上,以免丢失,就放在了身上,这才收敛了悲伤的心情,把其他东西收好了。

    “死则死矣,人生继续。”

    韩立收敛了心情,就也放下了。